©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2018大家都要更好啊!

想去的地方很远,想要的东西很贵,相爱的人很完美,所以,才要加油啊!


菲茨威廉是家中的长子,初恋自然是会受到瞩目的。


“我是有够无聊才会出来一起偷窥大哥约会”查理噼里啪啦的吸着易拉罐的果汁,什么嘛,一家人跑出来乔装打扮,就为了看看亲大哥是怎么约会的,诶,他才没有嫉妒!


“你明明就很感兴趣,口是心非的家伙”Elizabeth哈士奇的凝视,你是说实话是会死吗?自己明明也是很好奇好吗!


“你们两个小声一点,是担心他们俩看不到是吗?”Taylor插了一块萝卜成功塞住了查理的嘴,吵死了!


“略略略”Elizabeth得意的朝查理扮了个鬼脸,还没得意完被karlie的狼之眼怼得心虚的喝起来果汁。你们还真是不省心!


“诶,快看,哥吃完饭了,现在要离开餐厅了”Alison提醒,所以她们现在到底要不要跟着一起走,一大家子一起行动会很不方便吧!


不得不说,她们乔装打扮也太好笑了,Taylor那头村姑式的大波浪卷,karlie戴了一头浅棕色短发的假发,两撇小胡子也是很逗。


查理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贴上络腮胡子,emm,你们这么打扮,又鬼鬼祟祟形迹可疑,还真是一点都不引人注目呢!


悄悄按下快门的Heather内心OS:你们这种打扮,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为了向Elizabeth示威,她还多拍了两张,哈哈哈,你还真是不缺黑历史啊!杂志社应该蛮高兴的!


“Josephine,我很高兴今天能约你出来……我真的很高兴”FitzWilliam有点脸红,他没想过Josephine会答应他跟他约会,更没想到会跟他交往。


“我也很高兴你能约我出来……”德国女孩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日耳曼的冷冽与高贵在她身上显露无疑。


“抱歉,我家人有点太过焦虑了,对于我约会方面”FitzWilliam看着在街角又相互拌嘴的家人叹了口气,诶,认真的吗?你们的发型,也太丑了吧!


“所以,那几位……打扮很特别的……”Josephine委婉的换了个说法,emm,也是啦,纽约贵族里也没有比swift-kloss更高的海拔了。那个匪夷所思的90年代拉拉爆炸头是kloss夫人,呵呵,说起来一点都不惊讶呢!


anyway,kloss家再次上了娱乐头版:kloss大公子与女友出街甜蜜秀恩爱,家人秘密暗中观察!配图……emmm!金色卷发爆炸头映入眼帘,像足了90年代的拉拉!


所以,你们大概是能想象到Taylor看到评论的心情!


Elizabeth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跟Heather Morgan有不共戴天之仇,不然她干嘛老是跟自己作对!怕不是前世排队买饼干的时候她抢走了最后一块饼干,又或者是她用掉了咖啡厅里最后一包糖……不然她干嘛老是要跟自己作对!


现在居然还要跟她当同桌!你在开什么玩笑!而且居然还是她亲自提的,有没有搞错!我不要!Elizabeth板着手跟老师表示反对。


“可是这个要求是Morgan同学提的诶,你们俩功课都很不错,在一起良性竞争也很不错。”老师扶了扶眼镜,看来漂亮女孩之间总是相互看不顺眼的,当然,除非她们是情侣,可是怎么可能!


“我跟Morgan性格不合,当同桌恐怕不能和睦相处,老师拜托!”Elizabeth开始可怜楚楚的卖萌,她们俩的关系就像冰与火,蓝鸟跟游骑兵,怎么可能和睦相处!


“可是,Morgan同学亲自要求的诶,这样不会太伤害她吗?”老师有点疑惑,一个是千方百计要求务必让对方成为自己同桌,一个却不,你们在玩什么游戏?


“那种人才没有那么容易被伤害!”Elizabeth礼貌的翻了个白眼。


“老师,我想kloss同学会答应跟我同桌的”Morgan总是出现得很及时,我就知道你会来软磨硬泡,可惜没有用啊!


“那拜托你说服她了,我先开会了”老师看看手表,该去办公室了。女生之间的事情女生解决比较好,他才不要参与,溜了溜了!


“你最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不然我不管你的脸蛋漂不漂亮,我都给你揍出两片桃花”Elizabeth威胁式掰动关节。别的女生她肯定怜香惜玉,海瑟.摩根真的例外,那么狡猾讨厌真的是对不起她那张脸!


诶,拜托,人家只是跟你弟弟谈一下恋爱,你要不要这样针对人家啊!查理咬着薯片吐槽,要不是海瑟跟自己是情侣,她们俩整天那样不依不饶的纠缠对方,他还真的认为她们是暗恋对方!


“就是你不仔细,才会找这种女朋友”Elizabeth一叉插住他盘里的牛肉,堂而皇之的抢走,欣赏着弟弟的白眼作死的咀嚼嘴里的食物!


“费德列森也是品味独特,才会跟你交往!”查理反唇相讥,真是气死他了!那么多块肉,非得抢他的吗?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好了!”Elizabeth本来被迫跟Heather当同桌就已经很气了,偏偏还有人不知死活……


所以,为什么Elizabeth会答应呢?答案当然是,相机里的黑历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