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上一章改了些许,谢谢提建议的朋友❤!


 她有十天跟Taylor僵持,她们的婚礼定在13号。karlie不擅长冷战,虽然这个婚姻可能跟她设想的有点出入,但是她尽力去做到最好的。


换句话说,做她该做的。她选了西装上装,高叉裙装当婚服,带着裙装的柔美,西装制服的英气,显得与众不同。版型数月前就选好了,等到Taylor来到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已经准备就绪。


婚礼那天,教堂高朋满座,Taylor挽着她的手走向神父,在十字架面前祷告,宣誓,承诺对方是自己永世的爱人,永恒的伴侣;无论何时,她们的身心都属于彼此,直到世界的尽头。


Taylor这天很美,婚纱的裙摆足足有20英尺,要13个花童才能把裙摆牵起来,头花点缀的是雅典娜橄榄枝条纹,白纱直披腰间,发髻梳得高高的,她没选蓬松浮夸的袖口裙装,选的是束腰高开的领口裁剪,露出雪白的肩膀及胸脯,胸前添加连串的红宝石点缀,极尽奢华。


她不算讨厌Taylor,虽然那个女人长着一副讨人喜欢的长相,如血红唇,娇艳无比,双眸清澈而温柔,嘴角含笑,带着无尽温柔。相处了十天,她还是摸不清楚这个女人的性格。


她不像表面看起来的懦弱可欺,虽然她这位夫人看起来可以每个人都相聊甚欢,但是她可以看得出来那绝对只是限于客气,她很少跟宾客亲近,大部分时间坐在椅子上从容的扇着自己的小扇子,或者小口抿着调好的果酒。


从容,优雅,有礼貌,是她对Taylor的第一印象,带着神秘的距离感,蓝色的眼睛看着你时,你总是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她没试过靠一个女人那么近而不去亲吻她的,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她母亲常常说,一个人不需要漂亮,个性鲜明也足够吸引人;但是美貌与个性两者兼备的人往往更容易受到主的眷顾。Taylor就是这个两者兼备的人。


她没想明白Taylor会答应这门亲事,她看起来并不是那种轻易任人摆布的人,她甚至很有主见,也很胆大,她从那双眼睛看的出来。


即使这样,她们俩睡一起她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Taylor似乎完全没有她的顾虑,也许是长途跋涉太辛苦,也许是生性从容,她倒是睡得很香。


“没心肝的女人!”她低低骂了一句,天呐,她头发实在太金了,闪得她睡不着,然而罪魁祸首睡得正酣,一点都没有不自在,倒是显得她矫情故作娇羞大小姐样了。新婚当夜,她没好好享受肉体的愉悦,反而因为妻子近乎透明的睡衣跟呼呼大睡而辗转反侧。


Taylor其实没怎么睡着,除了环境陌生不习惯之外,旁边那个高个子翻来覆去的也不可能不影响她,可是她没有什么不自在的,她睡得心安理得。


“亲爱的,你睡得不好吗?”早餐时,隔着三个座位的Taylor感受到了karlie浓浓的困意,不仅是血盆大口的呵欠连天,还有那像是吸血鬼眼妆的黑眼圈,Taylor很“体贴”的献上关怀,自己才没有嘲笑她的意思,绝对没有!


“可能是太累了,我很好,夫人”karlie眯着眼捅着鱼肉,她太困了,以至于眼睛眯成一条线,但是她没意识到这句话的信息量,直到看到仆人脸色微红甚至带着诡异的微笑她才忍不住干咳了一声。摆手让他们退下。


“晚上还是要注意睡眠的,不然白天会没精神,需要我给您拿瓶酒吗?”Taylor微笑着建议。要不是那带着嘲讽的嘴角,karlie差点就被她蒙蔽了。


她在嘲笑我!可恶!karlie收回刚才的感激,眼神瞬间恢复之前的不善,她细细打量着她,不简单,居然这么光明正大嘲讽她,很好!


“不必了,我酒品不太好,万一喝醉了做出什么事来就不太好了!”她扯着嘴角回击,她就是要吓唬一下她。


“亲爱的,我们已经结婚了,没有什么是越轨的,如果您喝醉了,我能保证可以将您照顾好,如果不行,您府邸还有不少仆人呢!”Taylor抿了口酒,笑眯眯的回答,她确定karlie对她不感兴趣,所以强行发生关系,恐怕karlie比她更不愿意。


“你还真是体贴啊,亲爱的!”karlie败下阵来,她挤出一个笑容,看着暗自得意的Taylor,捏着刀叉的手微微发抖,才结婚第一天就给她难堪,嘴炮倒是很响,不过这是她的地盘,她有的是时间跟Taylor过招!


我会好好指教你的,女人!karlie心里暗暗发誓,深吸一口气后便又笑着跟Taylor碰杯。


Taylor刚嫁进来,既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除了随行的仆人hill,就没有其他人了。


karlie给她配备了马车夫James,还有平时照顾起居的tree女爵,她跟tree很聊得来,女爵是一位年长聪睿低调的女人,不仅对服装搭配很有考究,而且家居装修方面也很有心得。


“听说夫人在跟侯爵怄气?”tree倒也是很直接,她对两人的起居很了解,虽然karlie没当着她的面说过Taylor的不是,但是从两个人对的态度来看,她能猜测到一些。毕竟她看的出来,这位年轻的侯爵夫人,不是软柿子。


“哦,她睡不着可不是我害的。”Taylor不紧不慢的逗弄着怀里的灰白猫,再说她可是有提出不错的建议呢。


“夫人,作为妻子您应该关心一下侯爵,她需要你的爱护。”tree耐心的劝告。


“我可是提了很好的建议,BTW她现在每晚都会喝半杯红酒,然后睡得很好呢!”Taylor还是不怎么上心,她还是比较关心她怀里的猫。


“是这样,但是这远远不够的。”tree继续劝告,她不是没听说Taylor对karlie不理不睬,当然karlie也没多殷勤,一个整天不是去采花撸猫,一个就是把时间花在打猎骑马上,好不容易待在一起,就是一场辩论赛,虽然没有唇枪舌战,但是彼此都面红气喘,然后不欢而散。


“我料定我们性格不合,能和睦相处就不错了,女爵”Taylor还是不怎么关心,一个跟狗待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她多的人,她有理由不给她好脸色。


“幸福婚姻的秘诀是:对另一半的缺点了解得越少越好,侯爵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她只是不像其他年轻人油嘴滑舌的,所以让人觉得她很有距离感又很傲慢”tree是看着karlie长大的,她的性格tree还是非常了解的。


“她倒是将自己的性格表露无遗,傲慢无礼又自以为是,这点我真是无法忽视,因为实在印象深刻。”Taylor还是不为所动,她承认自己举止言语也不妥,但是不意味着她要对karlie的态度表示赞同。



“今晚我要举行一个舞会,你一定要来。”freja挑着桌上的圆球,这个位置真的是打哪颗球都不合适,斟酌许久,她还是不小心打了空杆,随后干脆跳了上去坐着,嗯karlie聊起天来。


“那个女人不喜欢热闹,恐怕不会去。”karlie放下杆子,口气依旧冷冰冰。


“我给她发了邀请函,要是不去也太不礼貌了。”freja说道,舞会没有她们俩怎么行呢,说好的贵族ball。


“她不抬举任何人,不过我尽管问问她就是了。”karlie没抱什么期待,她最近很少在家,老实说出于内心的愧疚,她还是想尽量对Taylor客气的,毕竟新婚妇妻,天天出去浪也不像话,而且她的妻子还貌美如花。


晚上她到家的时候,夜色还不算太深,但是丹麦冬天夜晚来得快,一时间外面全是白茫茫黑漆漆了。


她洗完澡回房的时候,Taylor正面对着壁炉换衣服,她不喜欢仆人服侍她,私密的衣物都是她自己换的。


透明的蕾丝纱质睡衣,将她的酮体一览无余,那条薄如蝉翼的睡衣,在火光的映照下起不到任何遮蔽的作用。


karlie一下子睡意全无,甚至有点口干舌燥,她知道这绝对不是酒喝多的关系,她有感觉了,而且这感觉并不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