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上一次日更应该是16年了,继续攒人品!

 

“您盯着我看很久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Taylor感觉到目光的些许怪异,隐蔽的环抱住自己的肩膀,不让小红点冒出来,不让在这独处的房间,可不是什么好的讯号。


“额,我可能走神了,在想明天酒会的事,freja给你的邀请函,你收到了吧?”karlie赶紧尴尬的转移话题,不然让Taylor发现自己在偷瞄她也太怪异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自己呢!


“嗯,下午的时候收到的,你要去吗?”Taylor走到床边坐下,双手还是不自在的环住胸前,她平时真的太不注意了,直到刚才她才发现这件睡衣有多……透明,亏她还后知后觉穿了一个多月,天天在karlie面前晃来晃去,也难怪她会失眠。


wait,她是因为这个才睡不着的吗?Taylor抬头偷偷瞄了她一眼,果然,karlie的视线真的不知道该往哪放,那种想偷看又脸红的举动,看起来,居然有点……可爱?


如果karlie有读心的能力,此刻应该会被她的迟钝蠢哭,罪魁祸首心安理得,现在居然还有点窃喜!也怪内廷为什么要设计这种睡衣!


“嗯,如果你要去的话,我没什么意见”karlie耳朵有点发红,壁炉的火烧得噼里啪啦的,她坐下来,往里面添柴火,火光的映射,让她的五官又深刻了几分。


“我还好,随你”Taylor耸耸肩,天气冷出去热闹一下她也不反对。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karlie拍拍手,整理手上沾到的木屑站了起来,火烧得很旺,相信整晚房间都会很温暖,她可以休息了。




“怎么还不来?”freja摇晃着杯里的红酒,焦急的看着门口,这个人架子还真大,让那么多人在等她。


“可能是不来了?”Lily晃悠过她身边的时候说,她身边跟着一票贵妇,个个妖艳无比。


“那也太不礼貌了!”freja有些生气,虽然karlie也没答应她一定会来,只不过cara今晚刚到,她准备给她一个惊喜的。


“没关系的,我迟些到她府上拜访也是一样”cara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正当两个人碰杯正酣时,门口的管家突然扬手让演奏乐队停下,然后大声呼报来访宾客姓名。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的贵宾,kloss侯爵及夫人”身穿燕尾服的管家摘下胸前的小圆镜,弯腰带领kloss妇妻入席,一一打过招呼后,乐队演奏起了最流行的华尔兹。


“华尔兹,还挺时髦呢?”cara笑着弯腰,她得邀请她的表亲Lily跳舞才行,毕竟她们是在场为数不多的英国人。


“oh,迪瓦伊小姐,丹麦什么都很时髦,你多住些日子就知道了,我们现在可以跳舞了吗?”Lily搭上自己雪白袖子套着的玉手,瞥了freja一眼便跟cara开心的在舞池荡了起来。


Taylor没有去,她怕冷又不喜欢热闹,她在这就像是陌生人,加上不会怎么跳舞的她,更加不想迈动脚步。她跟tree坐在一起,刚好被一根大柱子挡住,几个人也无事,相互聊了起来。


她以为karlie会跟freja她们玩得很开心,不过看她也在旁边呆站,倒是也出乎她意料,不过karlie并没有注意到她在身后,百无聊赖的摩挲着自己上衣的链子,面无表情看着眼前推杯换盏,搂搂抱抱的贵族们。


“怎么像个傻瓜一样站着发呆?过来跳舞,你今晚还没有邀请一位女孩跳舞呢!”cara喝得醉醺醺的,脸色发红拍着她的肩膀,她得让她的朋友投入进来,玩得尽兴。


“和谁呢?这里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让我活受罪的。”karlie显然有些不高兴,她本来想邀请Taylor跳舞来缓和一下她们的关系的,毕竟自己之前表现得也很不绅士,而且Taylor是她的妻子,她应该主动打破僵局,可惜Taylor没给她机会,她只是跑去闲聊两句,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的夫人啊,听说kloss侯爵夫人生的貌美如花,长相跟体态就不用说了,听说还会写诗,不会比Lily差的。”cara笑呵呵的夸奖,Taylor听见她们谈起自己,不自觉竖起耳朵想听听看karlie对自己的看法。


“她,长得还可以忍受,不过个性实在太差了,也许看在她那张脸上我还能忍她几晚,但是我今晚没有心情抬举任何一个女人。”karlie有些生气,自然口不对心,而且她不想在cara面前落了面子,那个英国粗眉毛不正经的调笑让她很难为情,自然也就不想轻易的被她看穿心思。


只不过,这几句话,全都落尽了Taylor的耳朵里,旁边的tree已经是脸色大变,不停的看着Taylor,生怕下一秒自己的女主人就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如此傲慢,亏我还主动跟她出门,真是自讨苦吃!”Taylor忍住脾气,待karlie挪开脚步去倒酒的时候气得从椅子上蹭的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舞着手里的扇子,室外下着鹅毛大雪,屋内却硝烟弥漫。


她气坏了!


“伯爵夫人,您找到我夫人了吗?”karlie亲切的问着Lily,她四处都找不到Taylor,想找她跳舞都没机会。


“跳舞是年轻人应该会的交际技巧,多学舞蹈是对的,侯爵”Lily显然有些醉了,七拐八拐的脚步分不清东南西北,karlie小心的搀扶着她,避免她磕到桌子的边边角角。


“这要看什么舞蹈了,夫人,毕竟野人也会跳舞,您现在可以告诉我侯爵夫人在哪了吗?”karlie有点着急,Lily喝醉酒还在絮絮叨叨,完全感觉不到着急的心急。


“哦,她在这,你好,侯爵夫人,你亲爱的侯爵满世界找您呢!”Lily踉跄着脚步,karlie为难的想把她扔给freja,那个四处拈花惹草的风流种,也不知道浪到那个情妇的裙底了!


“把她给我吧”cara虽然也醉得不轻,但是接过Lily还是很熟练。


“呼”karlie如释重负,向前走了两步靠Taylor近些,然后绅士的伸出手,不好意思的笑了。


“夫人,既然您提前被告知我很想跟您跳舞,想问一下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呢?”karlie难得露出笑容,她自信认为自己表现还不错,Taylor会答应她才对,结果没等来Taylor的手,一句话却给她寒冬里泼了一盆冷水。


“恐怕我没有这个荣幸,跟您跳舞的殊荣超出我所能承受的。”女人嘴唇一张一合,饱满的嘴唇说出的话却像刀剑一样锋利。


“您,您的意思是,不愿意跟我跳舞吗?”karlie有些错愕,也有些难堪,旁边的tree脸色早已大变,两个人面面相觑但是也爱莫能助。


“请您原谅,侯爵”Taylor抿住嘴唇,用嘴角扯出一丝微笑,虽然那些话不是当着她的面说的,但是对Taylor来说也没有区别,毕竟karlie亲口说了。


“哦,那,那真是我的损失,亲爱的,也许你累了……”karlie难为情的收起自己的手,勉强笑笑,内心却像打翻五味瓶一样复杂。


“这恐怕您最清楚了”Taylor毫不客气,karlie脸色就更加难看,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让她当面这么无礼的拒绝自己。


“亲爱的……我做错什么了吗?”karlie很困惑,虽然Taylor平时也喜欢跟她拌嘴,但是讲话从来不会这么尖锐,她感觉有点受伤。


“当然没有,亲爱的,请您继续享受舞会,我相信能有人让您在这个舞会不受罪的。”说着Taylor朝tree扬了一下手。


“告诉James,我恐怕需要我的马车了。”Taylor站起身,朝karlie行了礼,不管karlie内心的暴跳如雷便扬长而去。


“晚安,亲爱的。”karlie忍住内心的韫怒跟受伤,朝她微笑的道了晚安。




“夫人,您刚才……您知道侯爵不是那个意思,她并不知道我们在听”tree还是觉得Taylor刚才太伤害karlie了,她比平时已经很沉得住气了,不知道为什么Taylor还是对她如此冷淡。


“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她都那么说了,就怕是当着我的面我相信她也不会改变半分,简直是狂妄自大到讨厌!”Taylor也气得不轻,把手里的小扇子羽毛都扯了下来。


“我了解侯爵,她虽然说话不是特别让人愉悦,但是绝对不会这么粗鲁,这一定是有误会。”tree也觉得karlie反常,明明她对她们俩有某种预感,突然闹得这样不可开交也是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也许你了解得还不够透彻”Taylor坐了下来,试图撸猫使她平静,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区区一句话就把她气成这样。


也许她自己都没发现,一些东西正在悄然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