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爱上了你,我才领略思念的滋味、分离的愁苦和妒忌的煎熬,还有那无休止的占有欲。


karlie还是没有跟她解释斯图亚特的事,除了在气头上不想跟Taylor多做争执之外,也不希望再在她的好友cara伤口上撒盐。


斯图亚特是不折不扣的浪子,仗着虚伪的礼仪跟满嘴的恭维,获得不少少妇的好感,她不敢来招惹karlie,她在伦敦做的丑事karlie是一清二楚,好赌嗜酒,不折不扣的风流种,偏偏这种满嘴跑火车的轻挑性格居然深得女人喜欢,karlie端着酒杯看着带着假笑的斯图尔特推杯换盏,取悦着那帮娇生惯养的贵妇。


不知所谓,karlie放下玻璃杯,拿起自己的帽子便离开了舞会。


Taylor跟她还是少话,但是还是跟她待在一个空间,无论吵得多凶,Taylor都没动过分房睡的念头,karlie深深感激这一点。


Taylor也许说得对,自己也许真的太过霸道跟自以为是了,不管怎么样,她的确不应该插手cara的感情,忠告与否,自己也不应该越俎代庖。


karlie不是记仇的人,也许Taylor讲的话的的确确冒犯了她,除了当时的愤怒,karlie还是没能下定决心来讨厌她,也许因为,她对这个女人有着特殊的情感之外,她还成功的控制了自己的喜怒哀乐。


karlie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向往自由自在的贵妇人,也许自己的父亲因为公事没办法照顾她太多,母亲也时常因为出格任性而触怒父亲,但是无论循环往返多少次,父亲都会原谅她,用自己的方式宠爱她。


也许Kurt对夫人不是最爱的表达,但是他也一定深爱着自己的妻子,至少爱到可以让她为所欲为。


“你今天还要出去打猎吗?”Taylor切了盘里的肉,半晌,抬头。


“嗯,freja约了我出去走走,骑马是不错的运动”karlie回道,她蹙着眉头,捏了捏手心,自从昨天出去赛马回来,她的左手就一直很不舒服,隐隐作痛还一直发麻,今天早上起来就更糟糕,简单的弯曲都已经困难,感觉手臂的一根筋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一般。


“我晚上会亲自下厨做一点点心,如果你有想吃的东西,可以告诉我一声”Taylor见她这两天明显话少了,心里闷闷的不舒服,渐渐的也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


不管karlie怎么霸道,对自己还是千依百顺的啊,自己不应该那么对待她。


“我,草莓蛋糕就很好”karlie淡淡的回道,手臂越发的剧痛起来,她努力再回忆自己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除了散步跟骑马之外她觉得记忆一片模糊,完全察觉不到自己到底哪里受伤,一个用力不稳,银刀哐当掉落地板,karlie的脸色也随即变得苍白。


痛!karlie咬着嘴唇。


“你怎么了?”Taylor才发现她的异样,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病了吗?她不禁为自己的粗心懊恼起来,对啊,karlie明明昨晚就睡得很不好,一直甩手臂来着。


“痛……”karlie撑着桌面,无力的垂着左手,她的拳头握不回来,整个手臂像断了一般剧痛,还带着诡异的僵硬麻痹,她难受极了。


“手能动吗?”Taylor蹲下身,舒展她的手指,不敢轻易碰她。


“痛”karlie淌着汗摇摇头,麻痹感布满整个手臂,直达手指,难受极了。


“那你别动,我看一下你的手”Taylor小心揉开她的手指,看了看她的手心,一个小红点引起她的注意,想起平时喜欢徒手摆东西的karlie,Taylor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亲爱的,你昨天有碰过木条或者灌木丛吗?或者削过细长的箭吗?”Taylor一边询问,一边抚摸着她的脸颊转移注意力,她看起来难受极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也酸酸的。


“我掰过两根树枝,因为挡住路了”karlie努力回忆,说起来好像就是那时候觉得手不舒服的,但是自己身上没有伤口啊、


“亲爱的,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等我一会儿好吗?”Taylor小跳的站起来,到摆放药品的柜子拿了布条跟酒精,将karlie扶到房间,她要帮karlie将不小心刺进去的木刺拔出来,过程可能会很痛,她需要karlie在床上好好躺着。


“这个确定会有用吗?”karlie困惑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虽然她很信任Taylor,可是她毕竟不是医生啊。


“相信我,还有,不要乱动哦”Taylor俯下身将她外套脱了,小心的撸起她手臂的衣物,拿起布条在她大臂扎紧,一边轻轻拍打着手臂让她放松。


“想不到夫人还会看病,那下次我感冒夫人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照顾我?”karlie蹭蹭Taylor散落下来的金发,调皮的笑道。


“没事干嘛诅咒自己生病?不要动,等会会很痛”Taylor小心的揉着她的手指,确保karlie没有因为疼痛握紧拳头。


“我只是……想要夫人,多说说话而已”karlie的声音慢慢变低,像个沮丧的小孩。往日像狮子般的眼神现在变得像没有奶吃的小奶猫,委屈巴巴。


“我生你气,但是不代表我不关心你”Taylor给她垫好枕头,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睛说。


“小心,会很痛,记住,千万不要握拳”Taylor揉着大臂的肌肉帮助她放松,抬起手臂准备就绪之后开始跟karlie沟通。


“没关系,我忍得住”karlie右手趁机搂住她的腰,她现在觉得没这么疼了。


“OK,预备,开始!”Taylor捏住她的手指,以最快的速度做了手臂九十度弯曲,只见karlie眼睛瞬间放大,还没叫出声那阵酥麻就已经消失。


karlie出了一身冷汗,一阵剧痛之后像射箭般从手掌心刺出半截发黑的木刺,带着发黑的脓血,Taylor小心的拿镊子夹出来,然后硼酸水洗过之后包扎,karlie感觉好多了。


“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呢夫人”karlie借机圈住Taylor,她的手好多了,又可以这样没脸没皮的欺负她了。有时候得脸皮厚点才行。


“你……”刚才不是还疼得死去活来的吗?Taylor小小的白了一眼,嘴上很嫌弃身体倒是不由自主的向她靠近,任由她圈在怀里,天气真好,睡个午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