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You pierce my soul. I am half agony, half hope...

I have loved none but you.


Taylor没有在西村待太久,她在纳什维尔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处理,纽约的房产也急需过户,装修跟其他的搬家事宜也要处理。


她离开纽约的时候还是大雪,穿着高个子女孩给她套上的外套,金色的脑袋顶着雪花,绿眼睛依依不舍,尽管她再三保证会尽快来看她,在几次的拥抱之后女孩才离开了视线。


Elizabeth有点被karlie的伤心触动,难得遇到一个那么合拍的朋友,呆了没多久就要离开了,delicate kloss啊!


“她马上就会回来的,be happy”Elizabeth拍拍她肩膀,她很少见到karlie难过,毕竟她们俩的日常就是油腻腻天惹噜的状态,恩爱界的玛丽苏,油腻界的清流。


“好冷啊,我们回去吧。”karlie哈了一口气,低着头往回走。


她不知道为什么karlie会对一个只见过几面的Taylor念念不忘,甚至还有那么强的感情联系,即使她承认Taylor很迷人。


Taylor似乎把她半个魂魄都带回纳什维尔了,高个儿女孩接下来几天都魂不守舍,即使在赶着通告都捏着手机,可惜Taylor没有给她太多的消息。


“hi,今天过得怎么样?”Taylor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她刚刚写了一首新歌,很想跟karlie分享,但是曲子尚未成熟,想录音之后再给她听一听。


“哈,纽约还是很冷,你呢,最近还是那么忙嘛?”karlie在浴室还是压抑不住兴奋的声音,她太想念这副嗓子的主人了,以至于听到那熟悉的音线,昨天只睡三个小时的疲劳都烟消云散。


Elizabeth停下了吃东西的手,悄悄把电视按了静音,八卦的竖起耳朵,她才不是故意要听的,只是karlie讲话太大声了,对,她才不感兴趣!


趴在地上的Joe kloss显得郁郁寡欢,yep,长得太丑所以不讨喜,Elizabeth不仅一次抱怨它为什么不是一只猫,每次都会被karlie翻白眼,拜托,Meredith三世也不见得喜欢你啊,你哪里来的胆子嫌弃人家。


遇到Taylor之前的Joe还是很得宠的好吗?都怪Olivia这个小蠢喵!


karlie只顾着咯咯的傻笑,她只要听到Taylor的声音就已经高兴得手舞足蹈了,她不懂什么音乐,即使是生日快乐她都能跑调的过分,可是Taylor说的她都一本正经在听,她觉得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作品,当然啦,Taylor是那么棒的音乐人。


她只是没想到,她有一天会变成Taylor人生的女主角。


“Elizabeth还好吗?”Taylor总是想起这个高贵又稚嫩的脸,她总觉得她跟自己长得很像,当然这个不奇怪嘛,很多人都觉得她跟karlie长得很像,而karlie跟Elizabeth又是姐妹,那四舍五入跟自己长得像好像也很合理。


图样图森破啊,泰勒斯!她是你女鹅,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她啊,在家又把Joe弄哭了,我不知道她对猫为什么那么执念,BTW她那么对我的狗我觉得很mean。”karlie忍不住吐槽,Lizzy天天揪着Joe的胡子嫌弃它没眼睛也是够了。


“她也喜欢猫吗?哈哈哈,别这样,她还是个小朋友,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会比较坚持。”Taylor轻声笑道,也许她下次来纽约可以把Meredith带来,Elizabeth搞不好会开心疯。


“诶,真希望你可以常来纽约,最近天气好多了,也许我能开车载你出门走走。”karlie叹了口气,你未免也太喜欢她了!


“好啊,我很快就会过去,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哦!”Taylor眉开眼笑,她刚刚办理了过户,她马上可以搬进翠贝卡了,当然在此之前,她有些事还在计划,但是她保证她答应karlie的,都会做到。


“真的?”karlie突然变得兴奋,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对,关于旅行,我也答应你。”Taylor细细的打算,她手上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她捏着录制好的母带,小心的包裹着放进行李箱的隔层,karlie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