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Jordan Larson搞不懂为什么Vitoria会让她去找关于Elizabeth的资料,当然她虽然心里有着各种疑问,但是还是照办了。

她三岁半在瑞典时就认识了Vitoria,她们的友情来源于家庭的关系,她的妈妈跟Vitoria是表亲,所以她跟Vitoria算是亲戚,后来12岁的时候因为家族的生意 她们一起来到了美国,友谊一直持续至今

与Elizabeth跟Anne这对朋友一样,Jordan跟Vitoria的性格也大相径庭,Jordan搞笑幽默,活泼开朗,热情友善,是个喜欢帮助人的瑞典女孩,而Vitoria,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从不关心与她无关的事情,只从13岁那年经历的意外之后,她就变得冷酷跟沉默寡言,即使微笑也是带着礼貌的疏远,Jordan例外,不仅因为她是Vitoria的表亲,还因为她是Vitoria最好的朋友

刚好Jordan是Elizabeth新建乐队的贝斯手,所以Jordan或多或少可以趁机跟她身边的朋友聊聊Elizabeth,比如Anne那个大嘴巴,借机收集资料。

Jordan本身与Elizabeth不熟,只不过认识Anne,碰巧又因为Elizabeth要组乐队,Jordan又会贝斯,而且自己另一个好朋友Kimberly hill也在,本着助人为乐跟玩的心态答应了下来,Jordan现在真的是非常庆幸自己当时的心血来潮,好人有好报是不是

网球课训练的时候,Jordan拿着一沓文件递给Vitoria“呐,这是你要的东西,我尽量都找出来了,放心,我不会问你为什么,我知道你做事一定有理由”说完便去更衣室换衣服了


而另一边,Elizabeth家里,自从她告诉Taylor跟karlie自己要在才艺秀上表演《enchanted》两个人就兴奋得不要不要的,特别是兄弟姐妹知道后更加惊讶不已,Charles还揶揄说,以为姐姐那么酷,会唱点朋克什么的,此话一出,招来全家人的白眼

Taylor拉着Elizabeth的手兴致勃勃的往楼上的秘密房间走去,开门一看,Elizabeth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各式各样的吉他,海报,甚至是放在储物柜上数不清的奖杯,还有精心包装好的每一张唱片,分别按照发行日期排列好,还有排在钢琴架上数十座的格莱美留声机,听说当年跟妈一样的pop歌手连一座格莱美都可遇不可求,而老妈现在排在钢琴架上满满当当的留声机都可以召唤13次神龙了吧

Elizabeth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眼前的景象挪开,她从没有想象过这些,她知道她的妈妈很厉害,她从出生会听人话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音乐巨匠,但是这一切的荣誉真真切切摆在她面前时,她才了解到她的母亲有多么了不起,也终于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老爸,也就是karlie看着Taylor哪一种眼神,那不仅是看着自己此生挚爱的眼神,还有仰慕的眼神,就像看到自己的本命一般

Taylor小心的从墙上拿下一把红色的吉他,虽然时代久远,但由于包养得当,吉他还依旧光洁如新,她转身把它交给了Elizabeth“Lizzy,这是妈妈当年最喜欢的吉他之一,也见证了妈妈当年由乡村转战流行的岁月,我现在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在下周的才艺秀有出色的表现”Elizabeth开心的捂住了嘴,虔诚的接过吉他将背带跨在自己的肩上“我一定会将我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thank you mom,that is a very precious gift”说着她单手抱住了Taylor,“ you are welcome,my dear”Taylor抱紧她笑着回答

吃完晚餐洗完澡的Vitoria躺在床上看着Jordan找的资料,心里感激Jordan的办事效率,她非常庆幸有这么一个好朋友能够经常陪伴在自己左右,特别是共同经历了一段痛苦难熬的时期,她专心致志的看着资料

“Elizabeth Taylor kloss,家里有四个孩子,是三胞胎的老二,分别有一个孪生弟弟跟哥哥,还有一个小自己一岁的妹妹,四个人同念一所高中,哈,真有意思,她还有兄弟姐妹啊,不知道跟她像不像“Vitoria轻声嘀咕

”Elizabeth出生于LGBT家庭,父母都是女性,母亲Taylor kloss是音乐工作者,年轻时是美国乡村跨流行天后,几年前宣布隐退幕后,现在主要负责swift唱片公司的运营,父亲karlie kloss年轻是世界超模,后来投身于科技事业,现任为美国科技巨头“Vitoria顺便看了一眼文件上Taylor跟karlie的配图,恍然大悟的说”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为什么这么出色了,她爸妈长得还真是好看,而且长得还超像“不得不说Jordan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要是去当间谍搞不好还真的是有前途呢,看完这些资料,Vitoria对Elizabeth的情况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而且她还了解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Elizabeth不会跳舞,而且讨厌斯诺克跟网球之外所有的运动,而这个学期的体育考试就是方块舞-Elizabeth不会,自己到时候可以献殷勤,想到这里,Vitoria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满意的睡了

第二天,学校餐厅,Anne一边埋头噼里啪啦吸着可乐,一边捏着手里汉堡,还不时发出”啊,啧“的赞叹声,坐在对面的Elizabeth看到如此不雅的吃相,不禁叹了口气,她搅动着纸杯里果汁,试探性的问,”Anne,你认不认识隔壁班的Vitoria Fredriken?”

“Vitoria Fredriken?你问她干嘛”听到Elizabeth,Anne抬起了头,含着满口食物瓮声瓮气的问

“哦,没事,只是听Charles提起过,你在我们学校认识的人那么u哦,想问问这个人怎么样而已,毕竟是Charles感兴趣的人”为了不让Anne看出破绽,Elizabeth急中生智拉了Charles当挡箭牌

“哦,你是说隔壁班的费德列森啊,是有过数面之缘啦,不过不算非常熟悉,倒是对她的脾气有所耳闻,她是拉尔森最好的朋友,你知道拉尔森吧,我们乐队的那个拉尔森”Anne耸了耸肩回答

“Jordan认识她,还是她最好的朋友?"Elizabeth有些惊讶,同时一股不知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我劝Charles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了,那家伙的性格跟你一个样,事实上要是你们两个在一起还挺合适的,哈哈哈“Anne喝了口可乐,开着Elizabeth的玩笑

”怎么说“Elizabeth听Anne这么说还突然来了兴致,好吧,她承认,她是听到Anne说她跟Vitoria合适才想继续听下去的

”那家伙跟你共同点超多,自大,傲慢,目中无人,还特别聪明,哦,还有她超级OCD,连咖啡都要是黑的,而且她跟你一样都是金发蓝眼睛的高个小婊砸“说着Anne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我就当你在夸奖我'Elizabeth挑了挑眉毛,丝毫不理会Anne的白眼

“总之,这个家伙不好招惹,我是说不适合Charles,而且我不确定她喜欢男生”Anne好心提醒

“好啦,我知道了,总之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跟你聊过维多利亚,.费德列森,我的意思是包括所有人”Elizabeth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提醒了Anne一句,毕竟要是她不小心问起Charles那不就糟糕了


晚上,为了预习第二天的欧洲史功课,Elizabeth在谷歌搜索关键字正准备输入维多利亚女王时,却鬼使神差的输入了Vitoria Fredriken,Elizabeth正准备懊恼自己的心不在焉时,跳出的一版词条便吸引了她的注意

“维多利亚.费德列森,挪威首富,钻石大王兰斯.费德列森的三女儿,家里有兄弟姐妹6人,母亲玛利亚.费德列森出嫁前是荷兰公主,哦,原来她有荷兰血统,怪不得她的眉毛是红色的……”Elizabeth认真的看着谷歌上的词条一边想着她跟Vitoria认识的情景,她回忆起对方衣领上那当配饰用的蓝宝石光是看着就价值不菲的家族戒指,考究的衣着,袖扣上甚至还烫着她的名字缩写“v.k”,Elizabeth想到这里便笑了起来,原来她跟Vitoria一样,是个名字控呢,看来又多了个共同点

“维多利亚.费德列森曾在13岁那年陪外祖父荷兰亲王威廉出使比利时,途中遭遇IS恐怖分子枪击暗杀,威廉亲王当即身亡,年幼的维多利亚则不幸中弹,失血严重,所幸送医院及时,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但是却在暗杀之后,这位年幼的少女却留下了阴影,据挪威王室透露,经历了大约一年的心理治疗,维多利亚才从PTSD走出来”Elizabeth看到这里,心里很难过,她无法想象Vitoria失去亲人的痛苦以及面临生命危险时的绝望与恐惧,此时Elizabeth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想好好的保护Vitoria,不让她受伤害

 

此时,Taylor跟karlie正在床上缠绵,一场温存过后,Taylor倒在karlie怀里喘着粗气,脸上依旧留有刚才情欲的证据,karlie轻轻拭去她额上的薄汗,深情的吻着Taylor的额头,然后是鼻梁,脸颊,嘴角,最后堵上那两片红唇温柔的吮吸,好一会察觉到Taylor的微微缺氧,karlie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嘴唇,Taylor紧紧的抱住了karlie,双手在对方光滑的背上游走,待呼吸慢慢平复下来,Taylor侧了侧身,换了个舒服的位置,看着karlie说“你知道吗,我今天把red的那把吉他送给Lizzy了,希望她能在下周有个好的表现,这可是她第一次在学校公开表演呢,好开心,到时候一定要让孩子们拍下来,好好欣赏”“真的吗,看来,你很期待呢,当然我也很期待,要知道Lizzy可是那么多孩子里面最像你的,我敢说到时候的表演一定会非常精彩,她可是Taylor kloss的女儿呢”karlie看着怀里的娇妻,眼里的爱意都要溢出来了,“就你会卖口乖,傻狗”Taylor嘟着嘴捏了捏karlie的脸肉

为了能让表演达到最好的效果,Elizabeth早早就把乐谱给了另外三位队友,对于各司其职的她们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她们还是决定去Elizabeth家排练,顺便可以让Taylor指导一下

结果在大厅排练的时候,Charles跟Alison就有意见了,特别是Charles,直接对坐在沙发上的Taylor跟karlie抱怨“爸妈,你们也太偏心了,从小到大,我们三个不允许带朋友回家玩,说是为了隐私什么的,现在Lizzy还带了一个乐队,这也差太多了吧,不管,我明天也要带朋友回来”

“对啊,妈,你甚至还把你以前演出的吉他给姐了,我让你给我买辆新车你都没答应”听见Charles的抱怨,Alison在旁边也忍不住嘀咕

“你们两个,Lizzy只是要去学校表演,妈赞助一下乐器没有什么吧,怎么上升到偏心那么严重,说的好像你们是领养的一样”Fitzwilliam见弟弟妹妹越说越离谱,不满的说道

“哥,你跟Lizzy一向最得老妈老爸疼爱,自然是说话不腰疼,特别是Lizzy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随便使个眼色,想要的东西就会立刻送上门,爸哪次不是千依百顺,她就像个公主一样”Charles愤愤不平的说道,顺便还气鼓鼓的迁怒了FitzWilliam

“你……”fitzWilliam本想劝架,哪知道Charles连自己都不放过,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

听到家人的对话,Elizabeth放下了手中的吉他,白了Charles一眼,幽幽的说“不是好像公主,因为我就是公主,顺便说一句,我这个公主出门的时间还没有你梳头的时间多”说着看了一眼Alison,继续道“还有,我这个公主可不会顺便欺负妹妹帮忙写作业"

”Kimmy,Anne,Jordan,我们去后院,那里够空旷,吵不到别人"说完便兀自的走出了大门,三个同伴面面相觑,向Taylor跟karlie说声抱歉之后便也跟着出去,留下了错愕的kloss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