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Kimby在接下来的三天成功围观了姬情,事实证明,两个女孩子不会无端的走得很近或者无端的避嫌,一是因为爱情,二则是因为友情,Taylor跟karlie属于前者

 

对于kimby来说,她的世界简直是比中了乐透还要来的梦幻跟不现实,有多少人可以跟自家cp本命同住一个屋檐下,而且攻君还是她的亲姐姐,简直是梦想照进现实的一大写照好吗

 

她不仅跟Taylor在一起吃饭,看电视,还可以像家人一样聊天,没错,她可以高调宣布,Taylor是她kloss家族的一份子呢

 

连当初没有去成1989试听会的后悔现在也烟消云散,试听会算什么,真人现在就可以在自己面前唱live,还可以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啊,不然怎么会想什么就来什么,心想事成简直比圣诞老人还要灵啊

 

Kimby坐在沙发跟老霉大聊特聊karlie小时候的糗事,惹得老霉哈哈大笑,没想到karlie的黑历史那么多

 

“告诉你哦,我姐她,超喜欢吃巧克力的,小时候没少偷拿我的巧克力,被妈妈发现了不懂解释还哇哇大哭,明明委屈的是我”kimby摸了摸冷汗,karlie从小就是个词汇缺乏的小话唠,一紧张就只会重复一句话跟一个单词,心虚的表现在脸上一览无余

 

“还超喜欢说 you know you know,是不是”Taylor忍不住吐槽,平时情话说的比拜伦的诗还要流畅,一到回到问题就各种卡壳

 

“对对对,这都是个梗了”kimby点头如捣蒜,她不能再同意Taylor的观点了

小姑跟sister非常和谐,完全忽略了在厨房忙碌的karlie

 

“干嘛把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爆出来,kimby,你这个叛徒”karlie鼻子红红的在厨房切着西瓜跟芒果,一边在心里埋怨小妹的大嘴巴

 

Kimby只待了三天便回了圣路易斯,离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其实她还想多待两天,可是看到karlie那张不爽的脸她便改变了主意,不能影响姐姐的性生活质量是不是,自己打扰了多日,碍着自己的存在,karlie都没能跟Taylor同房,忍得差点要去吃瓜冷静了,自己要是再不走,下次真的就别想再来了

 

“bye,kimby,到家给我打电话”karlie向kimby招手,她很欢迎小妹来她家,前提是不能影响到她个Taylor秀恩爱

看着远去的kimby,karlie终于松了一口气

 

“哦,kimby超可爱的,真舍不得她走呢”Taylor关上门,依依不舍,kimby风趣幽默,而且跟她爱好差不多,自己是真的把她当小妹了

然而Taylor swift小姐忘记一件事情,自己还没有嫁过去,就先叫人家小妹了

“很高兴你跟kimby能相处得那么融洽,她很开心呢”karlie笑着搂着Taylor的腰

 

“我也非常开心你能介绍家人给我认识,这很sweet,karlie”Taylor回抱着她,她是第一次正式见到karlie的家人,kloss的热情名不虚传,让她感到很安心

“哦,对了,我上次不是说过有礼物要带给你,我们回房去吧”karlie突然想起来她还没把礼物送给Taylor呢

 

“是什么呢?”Taylor好奇的看着眼前包装精美的盒子,karlie会送什么特别的礼物给自己呢

“打开看看吧,我可是拜托朋友做的,花了一个多月呢”karlie圈着Taylor的腰,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哇哦,是项链呢”Taylor打开盖子,一条蓝宝石项链便窝在其中,闪闪发亮

“喜欢吗?这是私人订制的,独一无二”karlie吻着她的额头

“就像你,独一无二”

“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karlie”Taylor仰起头,眼里满是幸福

“你知道它的名字叫什么吗?”karlie低下头温柔的询问,她给这条项链还起了一个特别的名字,视作她们爱情的象征

“叫什么”Taylor贴紧她的额头

“forever love”她一字一顿在她耳边轻声说

“forever love”慢慢念着这两个单词,她嘴角扬起了笑意

 

两副相互交缠的躯体在床上诉说着对彼此的爱慕,一次次的深入对方的身体,探索与释放

 

Taylor满是潮红的脸庞布满细密的汗水,沾了汗珠的蓝宝石项链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昭示着她们的爱,也像宝石般闪耀,永不褪色

 

“我爱你”karlie满头大汗吮吸着她的嘴唇,翻了个身继续将Taylor压在身下,再次跟她像藤蔓一般缠绕

“i know”Taylor抱紧她,这是她在失去理智之前唯一能够答复karlie的话

“啊……”销魂的喘息与呻吟,再次点亮夜空

 

Karlie躺在浴缸里闭目养神,她以为Taylor会承受不住她疯狂的索爱,结果是自己先顶不住了,最近是怎么了,难道是少锻炼了吗

 

感到鼻腔的暖流,karlie不禁后仰

Taylor笑着给她揩去鼻孔淌出来的红色液体,随后将她抱紧

“我又流鼻血啦?”

“嗯……”Taylor环着她的肩膀红着脸回答

“哦……还要吗?”

“好”

第二天,Taylor早早就出门了,心情大好的她想去买点好食材做顿大餐犒劳karlie,昨晚辛苦她了,自己起床的时候,karlie还倒在枕头上呼呼大睡

 

“做的不错,费德列森,今天是公假,好好休息”主厨看着在给甜点装盘的moirai露出了欣慰的表情,说起来,moirai也算是他的得意弟子了

 

“是,谢谢chef”moirai礼貌的弯腰,将盘子递给服务员后,便换下了袍子

做点什么好呢,moirai走在大街上有点无所事事,雅典娜回宫了,今天又休息,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诶,有了”moirai突然想起karlie家的三只胖猫,话说自己也好久没去看karlie那小两口了,不过好在她们都是女孩子,不然那么频繁的性爱,估计床单都能怀孕了

 

“honey,你回来啦”karlie勉强支起身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容易疲劳,而且精神还越来越涣散,稍稍不注意,眼前就是发黑

 

“是我啦”moirai扭动着门锁

“Taylor不在家吗?”看到屋子里空空的,moirai问

“嗯,好像是出去买东西了,你回来啦”karlie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招呼着moirai

“哦,是这样啊”moirai抱着在沙发的mere殿坐了下来

 

“最近还好吗?当然我只是寒暄,你跟Taylor在一起,自然好得很”moirai突然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还好”karlie勉强的咧开嘴角,她现在难受得要命,不仅开始发冷,而且还感觉到灵魂随时要出窍

“什么叫还好……“moirai抖了抖肩膀,看到脸色发白的karlie不禁惊呼出声

“oh,god,你怎么了”moirai赶紧将karlie扶着,用手掐着她的手腕

“没事,我可能是有点着凉”karlie摇了摇头

“你先回房休息,我等会得回一下老家”moirai得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honey,我回来啦……Vitoria,你来啦”Taylor拿着大包小包的开门,看到沙发上的moirai赶紧打了个招呼

 

“Taylor,你回来就好了,我是来道别的,我得回老家一趟,还有,karlie她好像很不舒服,麻烦你照看一下,我先回去了”moirai脸色平静的撒着谎,事不宜迟,她得赶紧回去

 

“oh,honey,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Taylor快步走过来,摸了摸karlie冒着冷汗的额头

“怎么会那么冰”Taylor蹙紧了秀眉,怪不得karlie睡得那么沉,是因为生病吗?为什么自己都没有察觉

“我先走了,再见”moirai也顾不上许多,急匆匆的出了门

 

怎么会这样,moirai回到神殿,看到纺车上死死交缠的两条生命线不禁大惊失色,那是Taylor跟karlie的生命线

 

她刚刚掐了karlie的手腕,发现她的生命迹象非常薄弱,她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而且她感觉到karlie的时间正在飞快的流逝,她百思不得其解,便赶紧回到神殿,看到眼前的景象,moirai突然有点绝望

 

怎么会……

当初,moirai为了召回Taylor的灵魂,不惜闹到天堂,跟大天使针锋相对,却发现Taylor压根不在天堂,而是在冥界

 

“Taylor,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天堂当天使吗?”期初路西法告诉她,她还不信,但是看到在地狱被烈焰炽烤的得满是伤痕的Taylor,moirai才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谁?”Taylor被拷在铁索露出一丝疑惑,被天火烧伤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无法对moirai做出有效的表情

 

“moirai,害死你的人,现在来救你”moirai愧疚的说

 

“哦,可是,你要怎么救我,这里是地狱,我已经死了,不值得你冒险”Taylor摇了摇头,她不希望moirai受伤,即使那个人曾经是害死她的人

 

“相信我,我能救你出去”moirai坚定的说,在冥界她还是有点权力的

“不,我在这里很快乐,你不要冒险了,快走”Taylor还是拒绝

“这里都是孤魂野鬼跟恶魔,天天承受天火跟雷电的鞭击,你怎么会快乐”moirai忍不住嚷了起来,她是疯了吗

 

“可是,我能天天见到她”Taylor有气无力的说,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karlie ,我的爱人”Taylor伸出满是血污的手指,指着墙上的水晶墙,上面倒映着Taylor所有的念想

“我救你出去之后你依旧可以见到她,我保证,包括你所有的家人”moirai笃定的说

 

“真的……吗?”Taylor不敢相信

“你是谁”

“我是神,掌管命运跟生死”moirai伸出了右手

“跟我走吧,让我补偿你”moirai几乎是恳求了

“好”

 

如果当初Taylor选择当了天使,她一定会以为使命跟责任而选择守护人间,根本不可能回到人间重生,是因为karlie,她才留在冥界,让moirai有机会救她

所以,救Taylor的不是她,是Taylor跟karlie自己,是她们对彼此的爱,才让moirai让一切重来

 

然而,这如今的局面,却是moirai没有料到的

原先她以为将Taylor两条被劈断的生命线衔在一起跟karlie的接在一块作为接口过渡,那么原来的意外就不会发生

所以她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她们,让她们再续前缘

 

出于命运的驱使,Taylor一定会与karlie相遇,只要一靠近她,Taylor对karlie的爱就会再多一分,她们的生命线也就会越缠越紧,Taylor的生命线也会越来越依附于karlie

 

本来只要在前面保持距离,两个人都能安然无恙,但是日渐浓厚的爱让她们的生命线已经无法解开,Taylor紧紧的吞噬karlie的生命线,甚至快要覆盖,换句话说karlie已经岌岌可危

 

“damn it,”moirai将桌上的黄金器皿一扫而空,如果不是因为她自作聪明,karlie根本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她要怎么办,她要怎么跟Taylor交代,还有,她要怎么跟karlie解释着发生的一切

 

“怎么了,moirai大人,怎么那么大火气”雅典娜看着满地的凌乱,伸手勾上了moirai的腰,她这是怎么了,moirai从来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的

 

“没事,这是有些事情很心烦,你怎么来了”moirai抿了抿嘴,她不能把情绪撒在雅典娜身上,她不是乱发脾气的人

 

“因为想你了啊”雅典娜圈紧她的腰,回到奥林匹斯山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神殿,连自己这个情人都忘了,真是伤心

 

“这样啊,我也很想你的”moirai摸着她的脸颊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说很心烦,有什么棘手的事呢”雅典娜很好奇,有什么能够困扰她英明神武的moirai呢,难道她也因为神王之位而担忧?



“一些很棘手的事,雅典娜,我犯了个严重的错误,”moirai想到自己可能会害死karlie,内心就愧疚的不行

 

“很严重的错误吗?”雅典娜突然有点担心,moirai从来不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了

“因为我的自以为是,我可能会害死我一个朋友,而我现在没有一点办法……天呐”moirai突然说不下去了,她现在痛苦的不行

 

“moirai,做错事就要去补救,如果没有办法,那就只有接受”雅典娜捧起她的脸,她不希望moirai这么折磨自己

“我会好好跟她说的,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god”moirai仰起头,抑制自己要掉下的泪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有办法的,moirai dear”雅典娜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柔声的安慰她

 

这一切,被躲在柱子后的Ares看在眼里,他看着眼前动作亲密的两个人,想起刚刚跟宙斯的不欢而散,不禁握紧了拳头……

 

“怎么突然来我的神殿,宙斯,是想来修复我们根本不存在的父子之情吗“Ares冷笑着倒了杯桌上的琼浆玉液,大大咧咧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用着鄙夷的眼光看着眼前披着圣袍花白胡子的宙斯,那是他的父亲,即使他不承认,他体内依旧留着宙斯的血,神族的血

 

“不要一副仇人的面孔来对待我,Ares,我今天来是有事要找你商量的”宙斯不理会Ares的冷嘲热讽,他早就习惯了

 

“说说看,搞不好我有兴趣听呢”Ares不得不承认他自己有点好奇心

“我想跟你讨论一下神王之位的接班人,我想跟你母亲--赫拉,早点退休,让你们接管奥林匹斯山”宙斯不紧不慢的说

 

“什么,你要跟赫拉辞去神王跟天后之位”Ares有点吃惊,为什么这么突然?

 

“Ares,每个孩子总要替代父母的位置,这个家族才能兴盛,我从你祖父手里夺权,祖父则是从我的祖父乌拉诺斯手里接过神王的宝座,而乌拉诺斯,则是铲平泰坦族夺得宝座,我不想看到你们自相残杀,早点退休也是平息一场无谓 的战争”

宙斯曾经手刃生父,见过太多的血跟战争,他不想看到自相残杀的悲惨画面他只是退休,并不意味着会退出神界,只要他活着,他依旧是天父,依旧是宙斯

 

“那你想选谁?”Ares有点欣喜,宙斯突然找他,难道是因为这个?

“我现在还徘徊不定,大力神只是半神,不能接管神界,赫尔墨斯太胡闹,也不是最佳候选人”宙斯摇了摇头

“唯有阿波罗,雅典娜跟moirai有资格接管神族”宙斯缓缓的说,Ares一听,立刻愤怒的站了起来

 

“你是说,你要我帮忙在这三个人中选一个吗?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呢,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Ares感觉受了极大的侮辱,他怒不可遏的抽出佩剑直指自己的父亲宙斯,眼里几乎能喷火

 

“Ares,你在我心目中一直有着特别的地位,答应我,无论我选择了谁,你都要真心的辅佐,不要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们自相残杀”宙斯叹了口气,他跟孩子们为什么老是处不好关系呢,雅典娜无视他,阿波罗对他视而不见,moirai对他残忍得如同寒冬腊月,阿瑞斯仇视他,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不可能!神王只能是我,你要我看着其他人登上那顶象征权利的至高无上的宝座,我就觉得痛苦”Ares声嘶力竭,他用尽了一切的方法,都没能引起父亲一丝的疼爱跟注意,相反,对他冷若冰霜的三个人却成了候选人,他万万不能接受

 

“Ares,不要这样!”宙斯料到了Ares的意图,绝对不可以

“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就用实力说话,我把他们全杀光,再来跟你讨要这神王的权杖”Ares面色狰狞

“Ares,你怎么忍心让你母亲看到这手足相残的流血画面,”宙斯痛心的大喊

“够了,宙斯,清醒一点,我们家族从来都是以别人的痛苦为乐,从乌拉诺斯开始就是这样”Ares冷笑着打断了宙斯的美好幻想

 

“再见,宙斯,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能乖乖的把权杖交给我”Ares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神殿

 

“Ares……”宙斯看着Ares落寞愤怒的背影,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开虐啦,红心蓝手求评论,今天双更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