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祝天下爸爸父亲节快乐,健康顺利!


Taylor跟karlie从小就认识,不过是怎么认识的呢?

 

初次见面,Taylor就对器宇不凡的karlie有很深的印象,那时候karlie穿着藏青的格子衬衫,小小的脑袋有着一头整齐的棕色短发,用发胶梳的一丝不苟,像个帅气的小男孩

 

她还记得对上karlie眼眸时候的一丝悸动,平静的眼神,绿色的眼珠像反射着湖底的光,仅是一抬头,Taylor就被吸引住了

 

要是能跟她在一起多好啊!她会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Taylor萌生了这样一个看似一时兴起,其实深思熟虑的想法,虽然,她那时候才四岁

 

“karlie kloss,有K的karlie”绿眼睛的帅气女孩伸过了手,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平静跟成熟

 

 

“Taylor ,Taylor swift”她愣愣的伸过肉肉的小手,握住了对方

 

自从那天,karlie kloss的名字就像钉在十字架的钉子一样刻在了她的心里

 

Taylor从小就与周围的孩子不合群,也没有什么朋友,但是karlie却在四岁那年之后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这是她一直的愿望

 

形影不离,用来形容她跟karlie是最恰当不过了,她的旁边永远站着比她高半个头的karlie,就像站在太阳下的影子一样

 

也许是性格,也许是同样孤独的灵魂,令她们两个惺惺相惜

 

Karlie从小就表现出超于常人的镇定跟沉稳,不会哈哈大笑,不会调皮捣蛋,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副静若止水的冰山脸,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她只在其中扮演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可是karlie跟Taylor在一起的时候永远不是那个样子

 

Taylor总是声情并茂的跟karlie分享一天发生的趣事,虽然karlie只是点头,或者是礼貌的“嗯”作为回应,但是Taylor从她眼里认真的注视跟流露的温柔知道她是在认真的倾听的

 

Karlie不擅长表达,这是Taylor一直都知道的

 

她是不折不扣的行动派

 

与众不同跟不合群,Taylor从小就被同伴排挤跟嘲笑,男孩们仗着身材的优势没少刁难她,可是7岁那年,karlie特意搬过来跟她当了同桌之后,一切就发生了变化

 

Karlie就像是保卫公主的王子,用着她所有的力量让Taylor免受欺凌跟同伴的言语暴力

 

7岁暑假夏令营,karlie将一个抢Taylor水果卷的调皮男孩揍出了两串鼻血,从此吓得见到她们两个都要绕道走……

 

8岁,karlie把那个将口香糖粘在Taylor椅子上的小男孩的书全部扔出了教室,即使当时外面还下着雨……

 

9岁,Taylor因为被牛高马大的足球队长嘲讽她弹琴像棉花,karlie逼着对方跟自己在烈日当空进行了比试,最后艰难赢下比赛让他去跟Taylor道歉……

 

13岁,karlie拿着推子剃光了嘲笑Taylor泡面头的红头发胖子,当时的karlie已经长到了180,比当时很多男生都要高了,她依稀记得小胖子那羞辱的泪珠跟眼底的恐惧

 

16岁,karlie跟有名的花花公子起了冲突,原因很简单,对方竟敢打起来她Taylor的主意,求爱不成便四处毁谤,说一些非常难听的话,karlie忍无可忍,众目睽睽之下,拿着网球拍,在球场将对方的膝盖砸得血肉模糊……

 

而她,差点因为这件事被退学……

 

她就是用这一切看似蛮不讲理又霸道的行为保护着Taylor,在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校园里面有名的校霸,没人敢去招惹她,或者是她的Taylor,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后果,毕竟他们只有两个膝盖

 

所有人都知道冷若冰霜的karlie kloss的敏感点,那就是一直在她身旁的Taylor,不管平时多么冷静跟不问世事,只要一跟Taylor挂上勾,足以让这头安静的狮子失控

 

保护她,是karlie的天职

 

她还是四岁的时候,Kurt就叮嘱她,要她好好照顾Taylor,那认真慈爱的语气跟落在肩膀的手掌,让karlie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Taylor一直不知道为什么karlie这么护着她,甚至是因为她而不惜一切,她问过,疑惑过,但是karlie总是不正面回答

 

“这个很重要吗?”

 

“不是,我只是很好奇”

 

“没有什么可好奇的,Taylor,你只需要知道,保护你,是我的使命”

 

“哦”Taylor默默的低下头,回味着这句话的含义

 

18岁,她们开始交往,没有表白,没有鲜花,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如同大家设想的那样,不过冰山依旧是冰山,而Taylor却不再是那个驼背内敛的Taylor了

 

每一段恋情都需要一点导火索,就像发酵到一定程度的葡萄酒,在时间的催化下,总会溢出芳香

 

那是个仲夏的黄昏,伴着夕阳的余晖喝下冰咖啡,海风稍稍撩起Taylor额前的碎发,转身四目相对,karlie看着她丰满的嘴唇,脑海里想着经典的浪漫电影的接吻情节

 

这么好看的嘴唇,吻起来一定感觉很棒吧!Karlie心想,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Taylor”

 

“嗯?”转过头,正好碰上对方柔软的嘴唇,Taylor惊愕的瞪大眼睛,手里的咖啡也应声倒地,喷溅的液体洒了一地

 

Taylor颤动着睫毛,看着karlie专注的贴着自己的嘴唇,生涩的吻技却让Taylor感到真实,很快,她也闭上眼,回吻着对方

 

一切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又理所当然,她们就开始交往

 

Karlie对她无微不至,甚至千依百顺,Taylor是感觉到幸福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感觉到一丝的距离感,怎么说,她感觉走不进karlie的内心,karlie令人感觉疏离的礼貌,恰如其分的彬彬有礼,都让Taylor感到一丝沮丧

 

她跟karlie不像其他的恋人,她们不开玩笑,甚至不会相互撒娇,更加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相互吐槽埋怨,一切都太正常了,正常得让Taylor有些心惊

 

Karlie总是波澜不惊,体贴入微,但是从来对她也是没有笑容,平静像对待朋友一般,像履行责任般的接吻,Taylor在karlie脸上捕捉不到一丝真实的想法,她总是那么无动于衷,难以虏获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Taylor终于还是在不安中爆发,起因仅是Taylor深情表白遭到karlie冷淡回应

 

委屈的泪水充盈着Taylor的眼眶,像断线的珍珠落了下来,她失声哽咽,狼狈的捂住口鼻,像个被情伤透了心的痴情女子

 

Karlie手忙脚乱的扯过桌上的纸巾,伸手揽住她失声痛哭的女朋友,她哪里做错了吗?

 

“我不知道是我一厢情愿还是太患得患失,我觉得你不爱我,karlie,你甚至对我说的i love you都那么冷淡……我觉得自己像个被施舍的傻瓜……我好难过……”

 

“Taylor,sorry,不要哭了,都是我的错”karlie皱着眉头,内心不断责怪自己刚才的粗心,Taylor那么敏感的女孩子,这么久才爆发,肯定是忍了很久了吧!

 

 

“我以为我是特别的,就算你从来不主动说甜言蜜语,就算你从来不对我微笑,就算你……”说着说着,Taylor又继续哭了起来

 

“我以为我可以感动你,可以将你融化,就算你对我也一样冷若冰霜,我也接受,可是我不能接受你那公式化的我爱你跟毫无反应的表白……如果你不爱我,就直说,不用故意让我难堪……”

 

 

“不是这样的,Taylor,我很爱你……”karlie结结巴巴的回答,每次Taylor一掉眼泪,她就会手忙脚乱不知怎么办才好,该死!你怎么可以让她哭泣,她可是你要守护的公主!

 

 

“你不用安慰我……如果你爱我,那你怎么会对我那么无动于衷,我们甚至都没有做过爱……”Taylor抬起头,浸湿的蓝眼珠泛着悲伤

 

 

“我很爱你,Taylor,我有感觉的,我对你有感觉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回应跟表达……”karlie慌慌张张的掰着手指解释,词汇一向不是她擅长的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上床?”Taylor有点脸红的开口,交往了3年,karlie就算同床共枕也是安分得像教堂的修女,平时也就是接吻拥抱,从没有过性暗示,类似柏拉图式的爱情不免让Taylor很不满

 

 

“我……我想等你完全准备好了再那个……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那种哄你上床的混蛋,我想再交往久一点……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karlie挠了挠头,像个考试作弊被抓包的孩子

 

 

“你都不在乎我,你甚至忘记今天是我们交往1300天纪念日,不止是这样,在很多方面我都感觉我比你更在乎这段恋情,如果你不爱我,请你早点告诉我”Taylor有点生气的咬着嘴唇

 

“Taylor,不是这样的”karlie摆过她的肩膀,抬起她的下巴

 

“我很爱你,虽然我对你某些示爱不回应,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感觉,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的,就像你每次约会都会搽上我最爱的香奈儿香水,为我而剪掉的长发,还有早上为我现磨的咖啡……我都是知道的,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karlie温柔的拨着她额前的刘海,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

 

 

“well,那首先你就不应该忘记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Taylor扁扁嘴,委屈的回答,她可是出了名的数字控啊!

 

“honey,你怎么那么确定我不记得?”karlie无奈的抿了抿嘴

 

“还有,你知道我们第一次牵手离现在有多远吗?“karlie反问道

 

“不知道,大概十年了吧”Taylor晃了晃脑袋

 

“6513天13个小时又三分钟”karlie摇了摇带着手表的手腕,准确的吐出一串数字

 

 

“是吗?都那么久啦?”Taylor一脸吃惊,那快18年了吧!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永生难忘,我永远忘不了是你给我的幸福,我爱你,Taylor”karlie摩擦她的下嘴唇,低头给了一个深吻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原谅你之前对我的冷淡!”Taylor气呼呼的抱胸

 

“那这样呢!你要原谅我吗?”karlie啪嗒的掏出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枚细心雕刻的钻戒,那是karlie亲自画草图设计的,戒指的内侧,还刻着她们的名字

 

 

“讨厌,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跟人家求婚……我都没有准备好”Taylor惊喜的看着闪闪发光的钻戒,泪珠抑制不住又继续掉了下来

 

 

“提前告诉你就没有神秘感了,你愿意嫁给我吗?跟我白头偕老,厮守终身,直到我们老去,伴随黄昏迟暮,再也不分开吗?”karlie含情脉脉的单膝跪地,脸上依旧没有一点波澜,但是温柔的告白足以让Taylor泣不成声

 

 

“我愿意,karlie”Taylor颤抖着伸出手,看着karlie将她银色的婚戒套进她的无名指

 

 

“那我现在可以和我的未婚妻上床了吗?听起来你好像期待很久了呢,来吧,让我满足你”karlie将她抱回大床,像教科书上所写的一样,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当晚她们毫无保留的上床,通宵达旦的索取,进入,愉悦而取代的痛感,没有技巧但依旧让Taylor堕入仙境的手指,让她如愿以偿

 

每一寸的抚摸,每一处的亲吻,都让她沉溺,karlie舌头扫过她私处的时候,她几乎就要融化了,刀片般锋利的薄唇舔舐着她,全身绽开的朵朵梅花,是一切情爱的证据

 

 

第二天一早,Taylor早早的就醒了,虽然昨晚翻云覆雨一夜,但是强烈的生物钟还是让她在阳光照进窗户前就醒了,她小心的转身,避免牵扯到那被攻陷的城池,回想起昨夜的点滴滴的,不免脸红心跳

 

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做起那种事来可是像火山喷发一样热情呢!

 

 

“嗯……”听到枕边人熟悉的床气,Taylor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折腾了一会,karlie才张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酸疼的胳膊之后,侧过身子圈住了旁边的Taylor,发出满足的呼吸声

 

Taylor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某个人不安分的小爪子正伸进被窝,先是抚摸她的臀瓣,后是直接滑入禁区逗弄花谷,Taylor吓得咬住了嘴唇,双手紧紧揪住被套,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还不醒过来吗?亲爱的“karlie带着沙哑的奶音咬着Taylor的耳朵,不断磨蹭她的耻度,既然她想装睡,那karlie自然有办法让她醒过来

 

 

“哎呀……放开啦,色狼”Taylor忍不住脸红,抽出karlie湿漉漉的手指,上面还沾染了些许暧昧的痕迹

 

 

“我还以为是我太没技巧,让你做到一半睡过去了呢”karlie挑了挑眉毛,转过身捡起扔在地板的衬衫套了起来

 

“不是啦,你很棒”Taylor脸红的回答

 

“起来吧,去洗澡”karlie一把抱起她,突然的动作让Taylor没反应过来就撞上了karlie结实的胸膛

 

“我有事情要坦白,亲爱的”karlie抱着在浴缸摊成水母的Taylor突然开口,既然她们是要结婚的关系,那么从此在她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嗯,我在听”Taylor转过身,坐在她的大腿,胸贴着胸,看着她

 

“我其实是面瘫”karlie想了很久,才想出一个看起来能让Taylor明白的说法

 

“整个纽大都知道你是面瘫啊,这个才不是什么新闻”Taylor吐了吐舌头,冰山克劳斯,这个外号可是伴随了她整个念书的生涯!

 

“honey,认真听我说,我所说的面瘫就是字面上的意思”karlie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一脸困惑,然后继续解释

 

“我大脑神经有一条出了问题,导致我不能控制我的面部肌肉,意思就是说,我做不出有效的表情,我能表达愤怒,冷漠,甚至是漠不关心,但是也仅是这些而已,我不会笑……you  know,i can ,but i can’t,这就是为什么你觉得我整天对你冷冰冰的关系“karlie讲到这些,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oh,god,这是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Taylor一脸吃惊,因为这个,她还差点要跟karlie闹分手

 

“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缺陷,而且,我有点自卑,不能控制自己的表情,就像戴了面具的假面骑士一样困扰……很抱歉隐瞒了你这么久,我怕你因为这件事会不喜欢我……所以我才不敢说”karlie红着眼睛低下了头,除了Taylor,这件事就是karlie的软肋了

 

 

“honey,我才不会不喜欢你,我从13岁就爱上你了,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愿望,我只是有点伤心,你没有早点告诉我,我们本该无话不说的”Taylor捧起她的脸颊,在她唇上落下浅浅的吻

 

 

“我以后保证什么都跟你说,不再隐瞒你”karlie竖起四指,一本正经的保证,脸上依旧是那没有起伏的表情

 

 

“好,我相信你“Taylor勾了勾karlie调皮的小鼻子

 

 

 

 

“亲爱的,你确定这样有用吗?”karlie一脸白汗的拿着手里的铅笔,要铅笔固定笑容,这是谁发明的?被她知道抓出来痛打一顿好了!

 

“有用的,这是科学,来咬住“Taylor像哄着闹脾气的小朋友吃药一般让karlie张开嘴

 

“铅笔很脏啦”karlie一脸嫌弃

 

“你们两个在干嘛?”Kendall走过来,看见在课间推来推去的小两口发问

 

“Mrs kloss认为我笑得太少,现在要求我用铅笔练习笑容,你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吗?”karlie转着手里的铅笔回答

 

 

“我可不希望你比现在笑得多,笑得多了,未免显得不优雅”Kendall看着karlie揽着的Taylor一脸敌意,略显不屑的回答

 

 

“oh,想要真正的优雅只能去死,没有什么比木乃伊更庄重的了!”Taylor翻着白眼回击,我跟我家狗子调情,你来掺和什么劲儿!

 

“Taylor……”karlie小声的抱紧她,小喵咪吃起醋来可不得了!

 

“继续!”Taylor拿起铅笔

 

“哦”

 

 

 

 

 

“karlie ,Taylor生病进医院了,你现在赶紧过去”karlie一下飞机便接到老爸的Kurt的电话,急促的语气让karlie管不上换衣服,便火烧火燎的赶到医院

 

“医生,她怎么样?”karlie扯着领带,问着白袍的主治医生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医生抚了抚眼睛,看着眼前满头大汗的年轻人

 

“她是我未婚妻,please,她到底怎么样了?”karlie焦急的扯住了医生的肩膀

 

“只是阑尾炎发作,但是现在还不能安排手术,病人需要输血,而她的血型正是罕见的稀有血型,我们现在还没有备用的血浆”医生略显为难的回答

 

 

“立马给她安排手术,我跟她同样是稀有血型,我现在立马就可以给她输血”karlie挽起袖口,示意医生可以抛开顾虑进行手术了

 

她是Taylor的血奴,她一直都知道

 

Taylor从小就有血小板微小加贫血症状,为此Scott操碎了心,虽然不算是病,但是先天的缺陷让Scott非常担心,因为一旦Taylor不小心受伤,哪怕是踢足球摔倒擦伤,都有可能让Taylor面临失血又找不到血源的危险

 

因此,从小Scott就把Taylor管得非常严,尽量不让她参加激烈运动,好在好友Kurt的女儿karlie也是稀有血型,本着对Taylor像女儿般的宠爱,Kurt让karlie成为了她备用的血源

 

被karlie一直保护得很好的Taylor很少有要输血的情况,她请了家庭医生,用饮食来缓解Taylor贫血的状况,直到这次Taylor意外的阑尾炎发作

 

 

“够了吗?要不要继续?”karlie淌着冷汗看着粗针管流出的红色液体滑向血袋,她顶住虚弱的身体,一直捏着手里的橡胶球,希望血液能再流得多一点……

 

“600cc,miss kloss,你真的没有关系吗?”医生看着汗如雨下的karlie一脸担忧,怕她承受不住而晕倒

 

 

“我没事,医生,拜托你们了”karlie揉了揉眼眶,摇了摇头,小心抬起酥麻的手臂站了起来,不料眼前发黑,一阵眩晕之后,karlie便倒在了地板……

 

 

Taylor捂着刚刚缝合的腹部,忍着巨大的疼痛慢腾腾的走向病房,一走进床边,就被那张苍白的脸吓出了眼泪,一脸倦容的karlie面无血色的躺在白色的床单上,露出的手臂,上面密布着因抽血过多而散瘀的血斑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还是让沉睡的karlie找回了意识

 

“怎么了,公主?为什么哭了?”karlie虚弱的张开眼,咧着一个弧度,想要撑手坐起来的时候被脑袋的一阵眩晕痛得低下了头

 

“你不应该这么做的,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Taylor抚摸着她的脸,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

 

“我运气好,只是轻微脑震荡”karlie扯唇笑了,那个弧度是自己不曾有过的

 

“不要再这样做了”Taylor抽着鼻子叮嘱,一醒来就听到karlie抽血过多晕倒还磕到脑袋的事,她立马就挣扎着从床上跑了过来

 

“那你以后都要健健康康的,不要让我有这种机会”karlie打趣的擦了擦她人中的鼻水

 

“好,我答应你”Taylor用力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karlie那不寻常的变化

 

 

几天后,Taylor也出院了,karlie拿着一束百合,抱着她在医院门口转了几圈

 

 

“恭喜痊愈,小公主”karlie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她住院这段时间真是把她担心坏了

 

“啊,医院的消毒水味快把我熏吐了,还是喜欢你身上的味道”Taylor撒娇的蹭了蹭她的肩膀,像个磨蹭的小猫

 

 

“那我们赶紧回家吧,我也很怀念你的味道”karlie若有所指的挑了挑眉毛,暗示性的台词立马让Taylor红了脸,这条笨狗,想的都是什么啊!

 

开车回去的途中,karlie心情大好,可是Taylor一直觉得怪怪的,总觉得karlie哪里不对劲,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只能想盯着画报一样看着karlie

 

“honey,我脸上有东西嘛?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karlie在一家餐厅停下车,转过头问托着腮的Taylor,她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今天很不同,可是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Taylor困扰的咬着手指,香水吗?不是,西装领带都没变,发型吗?也没有,到底是哪里呢?

 

 

“你是说我今天终于不面瘫了吗?”karlie忍不住笑了,小傻瓜,这个不是很明显吗?

 

“\(^o^)/YES!,没错,笑容,我怎么把这个忘了!”Taylor拍了拍脑袋,看来是在医院睡了两天,脑子都迟钝了啊!

 

“你是趁着我不在家自己努力咬铅笔了吗?See,我说有用的”Taylor自豪的给自己竖了大拇指!

 

“sweetheart,我只是晕倒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墙然后打通了某条神经,然后就恢复面部控制功能了,跟咬铅笔没关系”karlie尴尬的回答,说起来还真是偶然啊!

 

 

“那么以后你都不会面瘫了是吗?这真是个好消息!”Taylor兴奋在副驾跳了起来,好在有安全带,不然karlie就担心她把车顶都拱坏了!

 

“\(^o^)/YES!而且我以后不用练习,都可以对你笑了,这下你满意了吗?”karlie宠爱的笑着,啊!享受笑容真的是太棒了!就像学习了一个新的技能一样!

 

 

“那你得跟我约法三章,不许对别的女孩子笑,不许去撩”Taylor一本正经的板起了脸

 

“好”karlie爽快答应,她可是很吝啬的!

 

 

 

“不许跟其他女人抛媚眼跟忠犬笑……老的嫩的都不可以”Taylor气喘吁吁的攀着身上人的肩膀,嘴里依旧是不饶人

 

“好,我都答应你,现在你先满足我”karlie再推入一指,听到身下传来满足的尖叫之后露出满意的微笑

 

“我永远是你的奴隶,保护你,爱你,取悦你,都是我的天职,我爱你Taylor,这是比地球绕着太阳转还要确定的事”

 

她一辈子都注定不会跟她分开,因为她们的爱伴随着血液,永远交融!

 

啰啰嗦嗦不知道写了虾米鬼,大家凑合看吧!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