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怎么今儿这么早就来了,我做了杏仁糕,刚想给你送过去呢?”泰勒一抬头便瞧见卡莉风风火火的走进来


“难得近来无事,奏章也少,加上卡勒又在御书房帮忙,倒也清闲”卡莉就着软垫坐了下来,夏日炎炎,一路快步走来,额上积了不少汗


“圣君日夜为国事操劳,应当注意身体才是”泰勒心疼的拿着手绢给她擦汗


“安亲王到”沙连娜禀告


“大公子来了?宣”卡莉抿了口茶,那是泰勒亲自给她酿的玫瑰露,清甜润滑,最适合夏天饮用了


“臣叩见皇上,皇后,金安”安雅抱拳


“免礼,赐座”


“皇姐来是所为何事啊?”卡莉给她端上喝茶用的梅子


“是臣妾叫王爷来的”泰勒急忙回答


“哦?“


“皇后召臣前来。主要是问一下太子近来在御书房处理政务的情况”安雅说明了缘由


“原来如此,那皇姐,卡勒表现怎么样?朕吩咐她监管的运河改道工程又完成的怎么样了?”卡莉为了锻炼太子,和泰勒去了行宫避暑,整整两个月,都命太子监国,让她自己去独立处理,但是为了万一,还是叫了安王在旁协助


“太子……她”安王面露难色,思索了一会才继续说出口


“皇姐但说无妨,一家人无谓礼数”卡莉打消她的顾虑,如果是想听好消息的话,她在上朝时候听的恭维话就够多了


“太子监国期间,先是与两位侧妃在宫中大肆淫乐,公然在御书房行周公之礼,妃嫔玉体横陈,衣不蔽体……”安雅面色羞愧


“混账!”卡莉青筋暴起,幸而一旁的泰勒不停抚胸安慰才不敢当着安雅的面发作



“不仅如此,去大坝监管运河,竟敲锣打鼓,携带家眷数百在河畔嬉戏,对过往百姓不闻不问,批阅奏章之时也是不甚了了,臣甚是担忧啊!”安雅痛心疾首,作为皇储如此骄奢淫逸,国之不幸!



“逆子!”卡莉拍案而起,平时卡勒轻佻不羁她也是有所耳闻,不料她才离宫数月,就闹得如此招人话柄,真是丢人现眼!


“有劳安亲王,本宫会处理的了”泰勒扶着气得差点晕头的卡莉坐下,思来想去,还是去了东宫


果不其然,卡勒又在与姬妾寻欢作乐了


“皇后娘娘驾到!!!!”


卡勒一听,面不改色的搂着怀中美人,继续尝着美人淋下来的美酒


“太子!”泰勒一见此景,不由得火冒三丈,从前还会虚情假意装模作样的卖乖,现在是干脆自暴自弃了吗?



“怎么了,母后?哦,儿臣忘记给母后请安了,母后万福金安,千岁千千岁”卡勒喝得醉醺醺,脸上带着上脸的潮红,吊儿郎当的给泰勒施了一个万福


“将这帮贱婢给本宫拖出去,杖责二十,缘由是迷惑太子”泰勒招了下手,一帮身穿盔甲,高大魁梧的侍卫就将屋内数名衣不蔽体的妖冶女子拖出了宫外


一帮妖艳的女子吓得花残粉退,狼狈得大哭,直呼救命


“母后只不过是看儿臣不顺眼,又何苦拿那些弱女子出气?”卡勒总算清醒过来,站起来瞪着眼前依旧美丽年轻的母亲


“她们狐媚惑主,迷惑太子,让你沉迷酒色而荒废政事,母后只不过小惩大诫,以儆效尤而已”泰勒捏着手里的丝巾,太子荒唐她早有耳闻,只不过亲眼所见,更是让她心痛万分



“她们只不过是儿臣的宠物罢了,母后何须当真?再说,狐媚惑主有谁比得过母后您呢?”卡勒张着血红的眼睛,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酒精,竟对着泰勒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放肆!”泰勒抬手就是一巴掌,出手之后她却后悔不已


“儿臣是放肆!后宫不许干政,这是千百年来的道理,母后日夜与母皇缠绵悱恻,就连上朝都形影不离,竟还让您帮忙批阅奏章!俨然当年吕后,武皇,怕是儿臣没有等到登上皇位的那天,母后你就已经把持朝政,那我这皇帝当得有什么意思!“卡勒大吼



"你竟为你荒淫无度,不思进取找借口!罢了,想必你这太子你也不稀罕“泰勒抿着嘴唇,胸口愤怒难填



“母后,你想废儿臣?”卡勒一阵惶恐,她只是心直口快加上酒后胡言乱语,她并不是那个意思啊!


“太子那么怕本宫日后垂帘听政,那么本宫也可以现在就解决你这个顾虑,别忘了,本宫跟陛下不止你这一个孩子,你七个妹妹都已长大,论才华人品,个个出类拔萃,你怎么会认为你这本事能够坐稳东宫之位呢”泰勒一甩袖子,潇洒离去


“太子好自为之”卡勒看着泰勒的背影,绝望的瘫倒在地……


“听说你今天跟太子大吵了一架?”卡莉搂着怀中人,亲热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笑眯眯的问她


“是,臣妾还动手打了她,想必现在皇儿恨死臣妾了”泰勒眼中含泪,委屈的往她怀里拱了拱



“太子她是倔强了一点,冲动了一点,加上年轻气盛,母女哪有隔夜仇?”卡莉细心宽慰着她,卡勒虽然荒唐,但是本质不坏,她还是了解她的孩子的,只不过一时被宠姬扇了枕边风,才如此



“臣妾现在可是成了她眼中的妖后,狐媚惑主,简直堪比纣王的妲己,幽王的褒姒,若是再舞技出众些,就是那祸国殃民的赵飞燕了”想起白天女儿讲的话,泰勒还是很寒心


“朕明天找她聊聊便是,有些话要解释清楚,不过朕得先找出谁在挑拨离间”事出突然,卡勒虽然不羁,但是从前短短不会对母亲如此不敬,一定是有人在此离间


翌日


“皇上驾到”


“母皇万福金安”卡勒头低低的跪在地上抖成了筛子,昨日酒醉口出狂言,醒后追悔莫及,还没来得及去道歉,卡莉就来了


不用猜了,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卡莉那么护妻,想必被骂事小,到时候被废,就难有挽回之日了,想到这些,卡勒又胆战心惊了几分



“起来吧,堂堂皇储畏畏缩缩成何体统”卡莉扬了扬折扇,瞄了一眼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卡勒,既好气又好笑


“儿臣自知犯下弥天大错,求母皇责罚”卡勒双手伏地,颤抖着说


“错?你何错之有啊,在你眼中,朕不过是纵情酒色,色欲熏心的昏君罢了,你昨日慷慨激昂,指点河山的气概哪里去了?对朕哪里不满,尽管上谏”卡莉悠闲的嘬了口茶,那浓郁的绿茶涩味让她皱了眉头



“儿臣罪该万死,儿臣大逆不道,辜负母皇母后的悉心栽培,还出言不逊,口不择言伤了母后的心,儿臣知错了,儿臣等会就去纽伦宫请罪,求母后原谅”卡勒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跪地求饶



“你是错了,错得还很离谱”卡莉搬起脸,一掌拍碎了手里的茶盖,碎裂的瓷片划伤了手掌,鲜血淋漓


“儿臣知错了,儿臣只是想引起母后注意,让她多关心一下儿臣,多夸奖一下儿臣,三妹只不过会背四书,母后就开心得赐她南海的夜明珠,儿臣会吟诗作赋,那副孔雀开屏画的栩栩如生,母后也只是微微翘一下嘴角,儿臣……”卡勒泪眼汪汪的将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倾泻而出


“幼稚!你母后爱你如生命,甚至特殊时刻连朕都不能有所嫉妒”卡莉大声呵斥


“你想让母后多爱你一些,拿为什么还要惹她生气,昨日与你大吵,你可知母后伤心欲绝,心如刀割,乃至昨晚都在朕的怀中哭泣”


卡莉的话让卡勒惊讶的抬起了头?这是真的吗?母后真的那么在乎自己?


“儿臣只是想引起母后的注意,好的不行,那就学坏,反其道而行之”卡勒心虚愧疚的低头


“母后对你们的爱是一样的,只是方式有所不同,你生性沉稳,但却容易自满;有才,但是却容易刚愎自用;善良,却又容易被人蒙蔽,你若想继承大统,还需要多加磨练”卡莉一语道破



“儿臣知错了,辜负了母后的良苦用心”卡勒愧疚的哽咽,如果早点知道,她也不会误会泰勒,更加不会做那种蠢事来引人笑话了



“知道就好,不早了,你歇着吧”卡莉起身,迈着步子走出东宫,迎面走来的一个妃嫔引起她的注意


那妃子慌慌张张的施万礼就快步走进了宫中,表情还十分可疑


“那是那家的宫人?”卡莉问了身旁的毛琼,宫中大小事务她最清楚不过了


“主子,那是太子新纳的宠姬,叫文凯莉,是文凯太史的侄孙女”毛琼看了看,努力回忆


“怪不得,帮朕查查她的老底,朕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卡莉冷哼一声,打开折扇,背着手兜回了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