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终于赶在最后一发写了出来,现在美东还是3号,

祝我们最蠢萌,最可爱,最高的码农超模





长颈鹿.兼小太阳汪宝宝 .karlie kloss 24岁生日快乐,

祝你健康快乐,事业更上一层楼,实现所有的企图心,

最重要的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爱想爱的人,不被外界所困惑,所干扰阻挠,不忘初心,

you are worth it,we are always on your side,

One more time,kaylor forever,best wishes for you & Taylor

 

 

 

科比说,我曾在黑夜凝视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

 

而Taylor却说,我凝视过纽约凌晨四点的太阳,但是这个在地理的角度却是不科学的,不过此太阳非彼太阳,她所说的是the sunshine of her life----karlie kloss

 

 

挪威,那梦幻与天堂的国度,满载着时间所有的幻想跟奇迹

 

午夜太阳,极光,峡湾风光,是这个有着“万岛之国”美誉的挪威三大奇观

 

Taylor没有亲眼见过极昼下的午夜太阳,但是她丝毫不觉得可惜,因为,她的太阳,正躺在她的身旁,在清风的伴奏下散发着均匀的呼吸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2013.11.13,那是她第一次跟karlie见面的时候,13一直是她的幸运数字,跟13有关的日子都会有好事发生,那天也不例外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蛋糕店老板,一个人经营着店面,每天晚上的11点13分准时打烊,多是整理第二天要卖的蛋糕面包,或者是打扫卫生之类的活

Taylor店的生意一直很好,热情又美丽,做出来的糕点香甜软糯,加之物美价廉自然大受欢迎,可是那天却遇到了麻烦

 

因为新配方的丝毫差错,面团发酵时间不佳,烤出了一批颜色非常金黄,甚至有点焦糊的大吐司,口感Taylor亲自尝过,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卖相实在不算上乘,没办法,Taylor只能拿了几条回家当早餐,剩下的只能忍痛处理掉了

 

 

白白把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面包扔掉,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Taylor立马想到了好办法,她把面包包装好,准备回家的时候放在店铺街角,这样晚上出来觅食的流浪汉就可以轻松的拿到食物了

 

 

虽然她的面包不算是美味佳肴,但是总比在垃圾桶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冷饭剩菜要干净卫生,这样一想,Taylor立马开心起来

 

 

她可是学做烘焙的时候,师傅就教导过她,比起其他的蛋糕面包,吐司是最容易尝到面包师的心意,因为吐司最简单,也最难,简单在配料及工序,难在其中的真情实感

 

Taylor把师傅的教导铭记在心,用心的去对待每一勺芝麻,每一粒花生,每一颗面团,每一克奶油,每条吐司,她都饱含深情,每一个蛋糕都凝聚心意

 

她希望她的面包,能给深秋街角的某个人带来温暖,以及希望

 

 

她锁上门,拉好外套的拉链,深秋的纽约还不算冷,道路两旁的树叶也还没落光,只不过天阴沉沉的,说下雨就下雨

 

Taylor叹了口气,重新开了门拿了把伞,快要关灯时,瞥见了柜台上还摆着的酸奶,要是吃面包口干了还可以喝点酸奶呢~于是她撑着伞,拎着一大袋子的长条吐司,走向了拐角的街角

 

 

出乎她的意料,街角并不是空无一人,在夜灯的照射下,一个蜷缩的人影清晰可辨,看外形,是个女孩子,Taylor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她不认为一个手无寸铁的女流浪汉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至少在对方半饥半饱的那种状态

 

 

“hey,you‘re all right?”Taylor弯下腰,试探性的问一句

“嗯”对方没有回答她,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咽音,明显听得出其中冷得发抖的颤音

 

“no offense,不过,我觉得你会需要这些”说着,Taylor递上了手里的吐司跟酸奶

 

对方一听,没有想象中的感激涕零或劈手夺过狼吞虎咽,而是意外的安静,直到Taylor尴尬的伸回了手,对方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瞬间,蓝色海洋与绿色湖泊相互碰撞,Taylor甚至觉得时间都静止了

 

多么美妙的绿眼睛,纯洁无邪不加杂任何杂质,冷冽的双瞳,倔强的嘴角,稚嫩而俊美的脸庞,让Taylor有那么一瞬间晃神,这真的不是某个美色足以祸国殃民的超模或者名人扮演的吗?活生生的基努里维斯啊,oh,不,比他还胜千万倍!

 

 

对方似乎不介意Taylor的惊讶,从容的拿过了Taylor手里的塑料袋,掏出那矮胖的酸奶瓶,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Taylor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内心的同情又多了几分,她也是哪家父母的宝贝吧!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不幸,还是伤心的过往,才会如此潦倒落魄跟自暴自弃,那张脸,分明还是个孩子啊!

 

 

看她虽然不像其他的流浪汉那般衣衫褴褛,但是也是破旧不堪了,应该也是流浪一段时间了

 

“where is your home?”Taylor蹲下来,关心的问

 

对方像触电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愣了一会,她才摇摇头作为回应,随后又大口大口的撕咬着那巨大的吐司

 

Taylor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不过对方都是木然的摇头 

 

看着这个可能还未成年的孩子流落街头,Taylor突然觉得喉咙像堵了一团棉花那样难受

 

也许是自己生理期多愁善感,也许是看到寒风中浑身湿透而瑟瑟发抖的单薄背影,又也许是对方那明净如天空的眼睛牵扯住了自己的心

 

Taylor做出了一个疯狂又大胆的决定:她要带这个流浪汉回家!

 

这个想法一出,Taylor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她23岁,马上就要过24岁生日,一直以来生活一帆顺风波澜不惊,有这种奇特的想法,她还是第一次,也许是同情,也许是信任,也许是头脑发热……anyway,她决心要帮助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至少目前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

 

在内心做了千番思想斗争之后,Taylor终于下定了决心,她不是特蕾莎修女,但是她依然想帮这个孩子!

 

 

所以,她伸出了手,温柔的问眼前专心致志吃着晚餐的流浪汉

 

“你愿意跟我回去吗?我可以给你一个家,i mean,给你提供温饱的一个地方”

 

许久,她才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才刚认识的陌生人,噢,不能说认识,她们甚至没有相互自我介绍

 

她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看到Taylor期待的善意眼神,她才左右擦了擦自己不那么干净的手,放在了Taylor摊出的手掌心!然后又转而扯住了Taylor衣服的下摆,站了起来

 

多年之后,她依旧感激自己当年的举动,幸亏自己没有拒绝Taylor,否则就要抱憾终身了,不过就算是再选一遍,她也相信自己的决定不会改变,噢,那双蓝眼睛的主人,谁能抗拒她呢!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两个高高的长腿星人,她就像是放学被留堂的小孩,紧紧扯着Taylor衣服的一角,两个人挤在一把不那么宽敞的龙猫雨伞下踏上了归家的道路

 

 

回到家,Taylor立马将她介绍给自己最重要的家庭成员,猫殿Meredith,那只不可一世的黑白猫,她们四个湿漉漉的脚掌踏在地板的时候把倚在沙发看电视的mere吓了一跳,你们两个是掉水沟里了吗?落汤鸡,wait,Taylor铲屎官,你怎么多带了个人回来?

 

“我们的新舍友,从今天起就要跟我们住一起啦!”Taylor一脸兴奋的跟mere做着介绍,不过那个人,还是一言不发

 

Taylor翻箱倒柜,才找着比较宽大的睡衣,但是目测还是不合尺寸,为了不让她感冒,Taylor也管不上许多,急忙关了浴室的门,开始帮她洗澡

 

Taylor细心的给泡在浴缸的她搓着澡,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害羞,在进浴缸之前,就全身赤裸的站在喷头底下反复冲洗自己的身体,丝毫没有被Taylor涨成苹果的脸颊跟半眯的眼睛影响到

 

 

“你的名字是有个K吗?那我以后叫你小kk好不好?我叫Taylor”脖颈上的项链返回了后背,上面的K字依旧闪闪发光

 

 

“karlie”她轻启双唇

 

“嗯?”Taylor显然是没有听清

 

“i say my name is karlie,Taylor”她一字一顿的说

 

 

“yes,thank you telling me that,karlie“Taylor微微的翘起嘴角,她故意的拉长了尾音,她的声音,比Taylor想象中还要好听,还要有吸引力

 

“you’re welcome,Taylor”karlie也礼尚往来的回了一句,看着水里的倒影微微一笑,只不过她背对着Taylor,对方没看到

 

虽然karlie在流浪期间很注意卫生,也时常去加油站洗澡,但是长时间的日晒雨淋跟营养不良,那头长长的棕发变得像稻草一样干枯毛躁,Taylor已经尽量小心了,可是打结的头发还是疼得karlie呲牙咧嘴,努力了几次之后,Taylor看着满手的头发只能作罢

 

 

“剪掉吧”

 

“what?”

 

“如果不行就剪掉吧”她平静的说

 

“不一定要剪掉的,是我弄疼你了吗?我会小心的”Taylor揉揉她的头皮,事实上她已经尽量小心了

 

 

“没有关系的,就当换发型了”karlie还是坚持

 

“fine,不过我手艺……”Taylor心虚的小声嘟囔

 

伴随着手起剪刀落,浴室地板铺满了头发,清爽帅气的karlie脱胎换骨版出现在她面前

多年之后,Taylor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晚的点点滴滴

 

Karlie提提睡裤,那条本该是长裤的睡裤由于不合适的关系活生生就卡在了karlie的小腿肚,显得滑稽又可爱,像是童心未泯的姐姐偷穿妹妹的卡通睡衣

 

 

尽管忍了很久,Taylor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笑声,瘫倒在床上笑着打起了滚,颠得床垫上上下下的,惊动了上面趴着的Meredith,对方也毫不客气的赏了几记白眼

 

 

当晚,两个人就躺在了同一张床

 

第二天,Taylor在路人130%个回头率下拉着穿着不合脚人字拖,袖子短一截的衬衫加不知道是几分裤的搞笑沙滩裤在一家又一家的商场专柜“血拼” ,末了,两个人还去了趟发廊

 

然后在夜晚时分心满意足的拎着大包小包在路人的羡慕嫉妒之下踏上了地铁,为什么不叫计程车?因为最后两块钱都给某个馋嘴的新舍友买热狗了,只能浮夸的坐地铁咯!

 

“新发型不错哦,染了金色更好看了呢~”Taylor揉了揉她的狗头,齐耳的短发不要太帅啊!真是佩服自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喂,人家本来就不错好不好,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斯威夫特!

 

 

“yeah,现在,现在才不错,昨晚被你剪完头发之后,我就像个炸毛化疗之后的鹌鹑”karlie吐吐舌头,想到今天路人怪异的眼神,她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又是你说要剪的,而且我不是早就说过我手艺有限吗?”Taylor嘟着嘴小声说,她也不想的啊!

 

 

 

三个月后,Taylor也剪了一模一样的头发,而且毫不掩饰的说,她是为karlie而剪的!(*@ο@*) 哇~,空气中漂浮着暧昧的气息呢!

 

 

 

Karlie依旧是沉默寡言,但是对Taylor算是有问必答了,偶尔还会毒舌的神补刀,气得Taylor抱着Meredith求安慰

 

 

越来越相似的习惯,越来越像的两个人,出双入对,让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此匹配的美貌,如此和谐的身高,还有那眉目传情,是多么的合拍,简直天作之合!

 

 

但是Taylor心里依然有个结,karlie对她的过去绝口不提,甚至反应过激,如此神秘,还是让她很没安全感

 

 

她很想解开谜团,想更了解karlie,所有的问题跟疑问压得她喘不过气,不过所有问题都在一个初夏的夜晚迎刃而解

 

 

那时她们照例在店里整理打烊,突然不知道哪里冲出一个蒙面的彪形大汉,阴森森的要挟她们拿出收银台所有的现金,而且还要挟不许大叫,否则他就掏枪

 

Taylor当时吓呆了,只得按照劫匪的意思照办,不过karlie倒是不为所动,劫匪也许是做贼心虚,不断的东张西望,一直催促着柜台的Taylor手脚麻利点

 

 

劫匪看着慌了手脚的Taylor丝毫不耐烦,破口大骂之后将Taylor推到在地,骂骂咧咧的让她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币,这没由的让旁边的karlie捏紧了拳头

 

正当劫匪准备大摇大摆的准备跑路时,还趁机调戏了Taylor几句,这更让karlie怒火中烧,眼看着臭男人的咸猪手就要伸过来,karlie忍无可忍,一记直钩拳打得他闷声不出,再复一脚将他撂翻在地

 

 

Karlie迎上去,一手揪着他的领子,一手无情的砸向那张面目可憎的脸,一拳两拳……砂锅般大的拳头密密麻麻落在劫匪的脸上,打得对方鲜血直流,直接声声讨饶,可是karlie像疯了一样,红了眼一直胖揍,像个杀红眼的前线士兵

 

Taylor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狠的karlie,甚至是有点……可怕

 

眼看着就要出人命,Taylor赶紧大喊

 

“够了,karlie,够了”Taylor紧紧的抱住她的腰,制止住她下落的拳头

 

Karlie一听,立刻顺从的停下来,起身将那神志不清的劫匪捆了起来,随后报警

 

 

去警察局录完口供之后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走回家,谁都没有说话

 

Taylor有很多疑问,为什么karlie会那么冲动,为什么会那么能打……可是她没有问,因为她知道,只要时机成熟,karlie会告诉她的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关了床头的台灯,karlie冷不丁的开口,看见今天自己像头嗜血的鲨鱼,她应该吓到了吧!

 

 

“是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会等你准备好了再告诉我”Taylor之前都要开着灯睡,因为她怕黑,不过现在karlie在旁边,这些都不需要了

 

“我是军人”karlie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Taylor

 

她是怎么参军的,怎么在目睹战友为了救她而牺牲的内疚下逃出阿富汗的,怎么患上PTSD而拒绝回家治疗的……

 

自然她也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告诉了Taylor,那是幸福有爱的一家,调皮的双胞胎姐妹,幽默的爸爸,美丽的妈妈……

 

可是讲到自己战死的战友,karlie还是忍不住哽咽,她后悔自己没有救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会,为什么不争气点就晕过去了……

 

 

“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晕过去了,就算你清醒着也不应该责怪自己,你只是没救他,并不是害了他”Taylor紧紧的扣住她的手指,柔声的安慰她,战争是最残酷的,即使能平安归来,身心也被摧残一半

 

 

“i know,可是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那段时间我一闭上眼,就浮现那尸横遍野的前线,周围躺着断肢残臂……”想到那血腥的硝烟战场,karlie还是心有余悸

 

 

“honey,无论怎么样,都要坚强的活下去,你的伙伴不惜牺牲自己来救你,就意味着他是心甘情愿,甚至是做好最坏打算的了,如果他看到你这样,他一定不会开心,他一定希望开心的生活,不是吗?”Taylor悉心的安慰

 

 

Karlie转过身子,安静的看着Taylor,黑色的夜晚,她的绿眼睛在夜幕下闪闪发亮

 

活着比死亡更艰难跟需要勇气,always

 

 

在Taylor的帮助下,karlie渐渐从PTSD走了出来,karlie变得像高中那样开朗跟快乐,两个人还一起回来圣路易斯老家见了kloss一家,虽然Taylor对棒球一窍不通,但是还是在圣路易斯观看了红雀对皇家的比赛

 

形影不离,密不可分,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内心的变化

 

直到某天……

 

 

“啊啊啊啊!!!!!!!”浴室传来一声吓人的尖叫,门外的Meredith跟Olivia都被吓得咬到了舌头!

 

该死的,能不能不要在人家舔爪子的时候吓人啊!Meredith贡献王之蔑视

 

 

“怎么了怎么了”闻声而来的karlie立马冲进去,想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

 

 

“蟑螂,那里!!”Taylor站起身,身上还贴着水中的花瓣,颤抖着肩膀指了指浴缸旁的人字拖

 

 

“哪里?”karlie赶紧把视线从一丝不挂的Taylor身上收回来,憋住嘴角的笑意低头找起那只可恶的蟑螂来

 

 

“哪里啊~~~”Taylor一副生无可恋脸,跺着脚指着已经跑到洗漱台的小强君,丝毫没有注意到karlie表情的异样,以及那微妙的气氛

 

 

“OK,终于抓到你了,不过这不是蟑螂,是蟋蟀啦”karlie拨了拨蟋蟀头上的两根触须,超Taylor扮了个鬼脸

 

 

“不管啦,把它拿出去,黑乎乎的哪知道它是蟑螂还是蟋蟀~~~”Taylor依旧不依不饶的跺着脚

 

“好啦好啦”karlie笑着关了门,然后趴在门上脸红的摸着心脏,damn!刚才她是看到赤裸的Taylor了吗?换句话说,Taylor是跟她坦诚相待了吗?God,幸福来得不要太突然啊!

 

 

而Taylor,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靠,刚才是直接站了起来没有裹浴巾吗?那karlie她有没有看到啊?废话,当然有看到啊!你站了那么久,聋子都看到啦!

 

Taylor脸红像火烧,缩在浴缸不停的懊恼,她实在是太淫荡了!

 

不过,似乎紧张过头的Taylor没有发现karlie眼里那异样的光彩呢!

 

所以她披着浴袍回房试图解释的时候,就被对方猝不及防的压倒在床,那晚,她们终于发生了关系

 

她还记得她们相互摩擦身体的感觉,那种感觉至今都没有变

 

翻云覆雨,肉帛相见,四目相对在蓝海泛起的惊涛骇浪,仿佛要把沉淀千年的湖底残骸掀起,她一遍一遍的摩挲karlie身上留下的伤疤,一遍一遍的虔诚亲吻

 

 

Karlie不停的进入她,冲撞她,一次一次让她攀上高峰,两股之间的愉悦一直持续,汗如雨下的凌晨,抱着对方汗腻的身子沉沦

 

她们就这样,确定了关系

 

 

“诶,那就是你收养的流浪汉,长得也太好看了吧”Selena羡慕的撞了撞Taylor的手肘,看着在厨房忙碌的karlie,今天是karlie生日,作为蛋糕师的她却让寿星去下厨,真是傲娇!

 

当初Taylor告诉她收养了一名流浪汉的时候,她差点吓得要报警,还把Taylor臭骂一顿,认为她不是失心疯就是神经不正常,不然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不过看到真人之后,Selena也为她感到高兴

 

 

 

“没办法,好人有好报,你也可以去皇后区或布鲁克林看看,不过像这么好看的就没有了”Taylor悠闲的啃着西瓜,看着电视上播着的《破产姐妹》开口

 

 

“没这么好命,不过说真的,你们有没有……”说着Selena坏笑的靠了过来,一脸八卦

 

“什么啊”Taylor鄙视的给了个眼神

 

“发生过关系”Selena咽了咽唾沫,压低声音问

 

“什么关系啊”Taylor存心逗逗她!八卦精!

 

“性关系”Selena继续问

 

“有啊”Taylor爽快的回答

 

“啊?你们……”Selena只是随口八卦一下,没想到真的挖到了大料

 

“还不止一次,我是下面那个,是的,我们是在交往,还有什么问题吗?”Taylor一口气说完,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嘴巴张成O型的好友

 

“没有了,不过Taylor,我祝你们美满幸福,白头偕老”Selena微微一笑,她非常感激Taylor对她的信任,愿意将最私人的情感跟她分享,同时,她也为她们感到高兴

 

 

 

“怎么样,Selena有没有嫌弃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做饭不好吃,吃饭不洗碗,拖地慢吞吞,慢热又词穷?”又是一晚的痴缠,两个人正heart to heart的聊天

 

 

“没有,她非常高兴,还对你赞赏有加”Taylor眯着眼满足的呼吸

 

“oh,so,她没有生气,气我抢走了她最好的朋友?”karlie笑着揉了揉她的耳垂

“没有,她是高兴的离开的”Taylor又往她怀里靠了靠

 

“thank you”karlie抱着她,吻着她的额头

 

“for what?”Taylor似乎很惊讶

 

“marry me”karlie抱紧她,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you’re welcome,my wife” Taylor笑着回答,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胸前打着圈圈

 

“那可以提前洞房花烛夜吗?”karlie任由她撩拨自己的情丝,含着她的嘴唇问

 

“sure”得到对方的回应,karlie再次将她压倒在身下,窗外清风虫鸣,都盖不住这屋内的情欲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