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你最好还是不要进去了,怕你看了熬不到厕所”Susie弹了弹手套,对往仓库探头探脑的glass说


“什么情况?”Taylor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进去看就知道了,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场面很可怕,记得有心理准备”Susie先打预防针,那么丧心病狂的作案手法她也是第一次见


“fine”Taylor戴上手套,拉开警方防护带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被高悬在十字架上的男尸震惊得瞪大了双眼


双手被困在铁柱十字架上,手腕粗的铁链盘过了全身,胸腔被开膛破肚,里面的五脏六腑一目了然,而死者的太阳穴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碳钢手术刀


十字架旁边堆着的电流表跟线路,就知道死者生前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amazing!”Taylor突然语出惊人,引来所有人的斜视


“what?DR.swift,虽然知道你们法医与众不同,但是这个可是凶案现场”karlie挑挑眉,示意周围的恶意


“多么精湛的解剖手法,多么复合医理!就算是我,这种开刀的方式也望尘莫及”Susie也出乎意料的感叹!


“yeah!简直是手术台的教科书”Taylor两眼都看痴了


“等会再感叹吧,两位,我们得把尸体运回手术室,别忘了这可是一桩命案啊”这时候也只有Barbara还比较清醒了


“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惨烈的命案,比起肢解跟虐杀,这个可以说得上是惨绝人寰”Taylor看着被架在十字架的男尸,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感觉就是开膛手杰克跟霍伊特的结合,残忍,却又精密,光是看那光洁的地面跟被整理过的现场,我敢肯定,能找到一条染色体都是幻想,凶手太强大了”Susie摇了摇头


“这不是普通的随机杀人,这是私人恩怨的报复”karlie看着那交叉的双腿,粉碎骨折的脚踝上海残留着血迹,地面留着一滩暗红的液体,随着时间流逝已经凝固,但是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先把尸体搬回去吧,我们试着找找看有什么有效的线索”Barbara带起口罩,皱起眉头


***********************************


“怎么样?找到什么了吗?”karlie推开玻璃门,看到Taylor正在用紫外线灯管照着死者的头部


“还没有,不过死者生前受过电击跟水疗,这都是典型黑手党的作风,不过具体凶手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就不清楚了”Taylor收起灯


“那是典型的审判式处决,凶手跟死者有很深的恩怨”karlie托着下巴


“光是活生生解剖加挖出活心,这就够丧尽天良的了”


“凯撒时期,这种处决很常见,叛国者或敌军会被挂到十字架,双脚交叉之后用重物击碎脚踝,那种痛苦简直锥心,然后就挂着一直等到气绝身亡”karlie在阿富汗见过不少这种惨案,但是也没有哪一起可以比得起这桩


“Calvin Harris,绰号枭凯,是苏格兰黑手党出身,曾在大毒枭anja rubik手下做事,后来叛变,走私,杀人,贩毒……无恶不作,虽然知道这样说不合适,但是我觉得这种人渣死了很解气”glass按着手里的键盘,给大家报告她搜集来的死者资料


“这种人的仇家那么多,随便一个都能置他于死地,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怎么找啊?”Derek也疑惑


“我看未必,凶手肯定是枭凯仇家,但是黑帮跟杀手要杀人的话一枪爆头最简单,何必大费周章布格局跟用那么复杂的杀人手法,甚至提前知会警察,别说是手刃枭凯,能有这种超常思维跟智商的杀手也绝对不多,所以我们要找到突破口”karlie摇了摇头,她咬了咬手指


“hey,kloss,缉毒队的Lieutenant Akin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需要我们的帮助,她正往这边来了”tree跟karlie招了招手


几分钟后,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女警督便风风火火走了进来


“非常高兴认识你,kloss警司”AKin友好的伸出右手


“幸会,阿金警督”karlie也十分友好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好久不见,alisha,你还好吗?”说着Akin回过头咧开嘴给了glass一个大大的拥抱


“还好,虽然现在见着尸体还是会吐,但是总比以前整天跟妓女毒贩流浪汉打交道强多了”glass吐了吐舌头


“晚上再跟你去喝一杯吧,我手头有很棘手的案子,听说枭凯被杀了,我赶紧过来看一下”AKIN解释


“yep!被人活生生开膛破肚,别说多惨了“glass耸了耸肩,在跟枭凯斗争那么多年都没能将他绳之于法之后,她实在没办法尊重枭凯,即使现在他是受害者


“那就麻烦了!”Akin脸立刻拧巴起来


“怎么了”karlie问


“枭凯是指证anja rubik的最佳证人,他跟kanye  west,以及另外一位毒枭Hans brown手下有大批的证据证人,可以让anja在牢里蹲到天荒地老,可是半年前一次鉴定,发现Hans brown在证物上有所遗漏,这让anja抓到机会提起上诉,后天就开庭,如果没有在场证人,anja将会大摇大摆的从牢里出来,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将付诸东流”Akin眉头深锁


“听起来是窝里斗,不用说,肯定这三个人到时候争地盘就能闹出不少血雨腥风”karlie低头沉思


“不用到时候,他们联手把anja弄进大牢之后就瓜分了anja原有的事业跟地盘,继续逍遥法外作威作福”glass唾弃道


嘟嘟嘟,手机铃声响起


“excuse me”Akin抬手抱歉道


“what?”大家一看,Akin接完电话脸青了一片,忙问怎么回事


“kanye  west死了”


“what!”


********************************


豪华别墅,一具170全身赤裸的男尸倒在血泊当中,胸前同样插着一把碳钢手术刀,下体的切口血糊一片,那双眼怒目圆瞪仿佛死不瞑目,嘴里,还塞着那被割掉的阳具,额头五官早就被砸的稀巴烂,右额还留下类似枪柄的凹槽,面目十分狰狞


“kanye west,绰号毒蛇,臭名昭著的毒枭强奸犯,出生于皇后区,纽约半区的大毒枭,15起强奸案的嫌疑人,24起杀人案的头号目标……可谓是劣迹斑斑,罄竹难书啊”glass翻着平板给大家娓娓道来


“到底是什么人才会这么心狠手辣?!”Barbara看着那具尸体皱起了眉头,即使作为见多识广的法医,这种杀人方式也实在残暴



“杀人还不算,还侮辱尸体,没有血海深仇真的干不出这种事”karlie看了看血泊,发现里面有一丝黑色短发,她欣喜的找来袋子,小心的装好


“这次凶手可就没那么谨慎了”Taylor露出微笑


“yep!我相信这够你验DNA了”karlie同样翘起了嘴角


“要去喝一杯吗?今天可是发生了很多事呢”karlie热情的邀约


“不知道诶,我怕喝醉了没人送我回家”Taylor微然一笑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送你回家,you know,我是警察,光是那警徽就能吓跑很多狂蜂浪蝶了”说着,karlie帅气的拉开西装,亮了亮腰间的警徽


“这么快就切入正题了?不先来两杯拉菲然后再夸一下‘你的嘴唇看起来跟我的很配吗’?”Taylor眯起了眼睛,眼里闪出狡黠的蓝光


“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这么说”karlie舔了舔嘴唇,离她更近一些,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你的嘴唇很美”karlie抬起她的下巴,压低了她的嗓音,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