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晚上7点多去应酬,喝了几杯红酒就开始头晕,许是太久不沾杯了,现在年纪大了也已醉,居然开始微醺说胡话,最后还是舍友来接的,真是丢死人了!


为了解救,老板给我冲了几壶大红袍,好么,现在酒解了,但是茶喝多了又睡不着,总之这一天过得啊!


评论最多的还是至尊红颜系列,所以先更!爱大家,出门喝酒需谨慎,我现在不知道明天上班要怎么面对老板,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啊!瞎!



皇帝高坐于龙座之上,朝臣低头弯腰,不敢直视

 

卡莉百无聊赖看着手里的奏章,脸上不露一丝波澜,平静的像一   

滩湖水,如此,殿下的大臣更加把头低得更低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毛琼看着卡莉哈欠连天,一挥拂尘

 

大臣们继续低头不语,这时百官之中,站出一名身穿紫袍的年轻 公子,双手作揖之后,跪倒在地

 

“儿臣有事要奏”

 

卡莉捂着嘴轻轻的打了个哈欠,定睛一看,是她的二女儿礼亲王,强忍睡意,起了手掌

 

“礼儿有何事要奏?但说无妨”

 

“儿臣是想为一人求情,不知母皇是否愿闻其详”礼亲王开门见山,不卑不亢的说明缘由

“那就要看看所谓何人了”卡莉一听来了兴趣

 

“是大理寺现在关押的西域美姬囧万德”礼亲王继续回答

 

“皇儿何以为一个胡姬求情?”卡莉抿起薄唇,似乎有些不满

 

“母皇且听儿臣解释”礼亲王一看卡莉脸色不对,急忙拱手

 

“说来听听”卡莉也不着急,示意她说下去

 

“此女子来京不久,不幸被人贩子拐入红楼,无意堕入风尘,奈何无依无靠,只得在烟花之地卖艺,以伺机出逃”礼亲王双眼含泪,似乎此女子已经历过太多让人潸然泪下的不堪往事

 

“听起来确实心酸,那她何以被关押在大理寺?”卡莉摸摸下巴

 

 

“这就是今天为何儿臣要找母皇的原因,潭州都督戴耶,行为不端,好色淫逸,无所不为,竟想逼良为娼,万德不从,他便霸王硬上弓,万德不屈,拼命反抗,他便手脚相加拳头相向”礼亲王是义愤填膺,慷慨陈词,恨不得将那戴耶碎尸万段

 

“谁知推搡之中,戴耶一不小心脚滑坠楼,当场身亡,红楼为了推卸责任,便把万德扭到官府,那大理寺卿贾诗婷昏聩无道,黑白不分,屈打成招,便活生生的定了这可怜姑娘的死罪,求母皇做主,还无辜百姓一个公道”礼亲王俯身在地,高喊万岁

 

“岂有此理,为官者不为百姓解忧,反而变身主人压迫良民,逼良为娼,屈打成招更是可恶至极,今日若不是礼儿上书,朕还不知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来人呐,将那大理寺卿打入牢中,礼儿,你便接手审理此案,如若那胡姬真属无辜,你便处理好她的下处,”

 

 

卡莉龙颜大怒,戴耶早在她登基之时就猖狂至极,她早就忍无可忍,要不是一直没机会下手,他早已暴尸荒野,为豺犬所食了!

 

 

 

卡莉很满意礼亲王的表现,大肆赏赐珠宝金银,以作褒奖,不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朝堂之上太子卡勒却始终一言不发,就静悄悄看着礼亲王欢天喜地的接旨,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往大理寺

 

 

一回寝宫,卡莉便看见泰勒满脸愁容的坐在梳妆台前,似乎若有所思,连卡莉到了她身后都没有发觉

 

 

“皇后~~~”卡莉坏笑的凑到她耳边,把晃神的泰勒吓了一跳

 

“圣君怎么还是小孩脾性,用这种把戏吓唬人家”泰勒回头,嗔怪的抚着心房,似乎在责怪卡莉的恶作剧

 

 

“明明是皇后自己想事情入迷,连朕进门都不知晓,如今倒要怪起朕来,莫不是有了,也开始耍赖皮了?”说着,卡莉还煞有介事的摸摸她那平坦的小腹

 

 

“圣君伶牙俐齿,臣妾说不过”说着泰勒也鼓起嘴来,佯装生气

 

“好了好了,是朕不好,不过皇后因为何事想得如此出神?是否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让朕参详参详”卡莉急忙搂住她,细心的哄着

 

 

“确有一事”泰勒一说便沉下了脸色

 

“说看看,没准朕有好主意呢”卡莉搂紧了她

 

 

“此事正与圣君有关”泰勒叹了口气,眉头锁得更深了

 

“哦?”

 

“臣妾听闻,今日早朝,圣君大肆奖赏礼亲王,甚至在朝堂之上夸了不少,欣喜之色更是言表,如此,才让臣妾担心”泰勒道出原委

 

 

“阿礼她明察秋毫,体恤民情,朕夸她几句一表鼓励,二表态度,至于赏赐珠宝,那确实是大手笔了些,下次朕会注意的了”卡莉一听,原来是嫌她铺张了,立马表态,下次绝不再犯

 

 

“臣妾不是说这个”泰勒又摇了摇头,见卡莉还不明白,她便继续娓娓道来

 

 

“圣君爱惜阿礼,放在心里便是,若要奖赏,稍遣薄礼也能尽到心意,但是却如此当着文武百官,毫不掩饰的夸奖,甚至体现出对其偏爱,百官会怎么想?朝堂之中,见风使舵,趋利避害的圆滑之士不少,如此一来,朋党勾结,各自为主,到时圣君将形同虚设”泰勒满脸忧愁,无子也愁,多子更愁,即使一母同胞,为皇位手足相残者从古到今就不在少数,这也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朕当时并未考虑详细,还是皇后思虑周全”卡莉脸色有愧,看到女儿成材她高兴过头了,现在想来,确实不妥

 

 

“圣君,而且我们已经有一位太子了,你这样,置太子于何地?太子身居高位,明明贵为皇储,却时常不安,皇储不安,于国不利,况且我朝历来立贤不立长,其余的孩子又都出类拔萃,你叫太子如何不担心,若成惊弓之鸟,以下犯上就指日可待了”泰勒道出利害

 

 

“朕……朕确实是大意了,那朕该如何?”卡莉惊出一身冷汗

 

“不必担心,太子与阿礼向来和睦,况且阿礼不是恃才傲物之人,断断不会因为圣君的夸奖就飘飘然,生出夺位的非分之想,且在太子那做文章,过些日子她便要迎娶太子妃,到时再看看也不迟”泰勒见她愁容满面,立马打消她的疑虑

“皇后果然聪慧过人,朕不如你!”卡莉叹息

 

“食君之禄,况且臣妾贵为一国之母,为君分忧是分内之事,圣君不会责怪臣妾自作主张的吧”泰勒坐到她的大腿,抵着她的鼻尖细声说

 

 

“朕高兴还来不及,得好好奖赏皇后”卡莉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个好主意

 

 

“是吗?要赏什么?”

 

“朕就赏你侍寝”说着卡莉就着藤椅剥开了她的衣襟,雪白的香肩立刻暴露出来,低胸的肚兜裹着的浑圆也溢出阵阵芳香

 

“你……不要在这里啦,会有人看见的啦……”她害羞的掩着胸口,可是卡莉那猛虎般的眼神早就将她剥得赤裸,很快散落的衣物跟压抑的呻吟代替了欲迎还拒的矜持

 

 

“王爷,听说今日陛下今日对王爷大加奖赏了?”礼王妃看着满屋的珠宝奇货没有些许喜悦,反而忧心忡忡

“是的,也就是为普通百姓伸冤,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母皇爱惜我,因而大肆奖赏以作鼓励罢了”礼亲王摆摆手,要不是端亲王昨日请她到府中一叙,她还不知道她这个妹妹惹出那么大的麻烦

 

 

三王爷端亲王早与那胡姬情根深种,奈何地位悬殊,正想法子为那姑娘赎身再做安排,不料半路杀出个搅屎棍戴耶,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却被此人害得锒铛入狱,性命堪忧,叫她如何不急?

 

 

礼亲王被妹妹哭诉得没有办法,才硬着头皮上书皇帝,一来,她也确实对万德的遭遇深感愤懑,二来,她也心疼妹妹,三来嘛,为民除害,沉冤得雪,也是她的本分

 

 

“王爷……那太子那边如何?”礼王妃对前些日子太子的荒唐也稍有耳闻,太子贵为嫡长女,恃宠而骄难免,而今自己却强出头,怕是会引起太子不满

 

 

“大皇姐?爱妃问这个作甚?”礼亲王还是不明就里,不过今日下朝的时候太子确实对她不似旧时亲热,她当时也只顾着万德的事,一心只想快点赶到大理寺去审理此案,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现在想来,确有不妥

 

 

“大热者死,王爷没听说过吗?如今太子德行有亏,加之日前顶撞皇后,继而激怒陛下,皇储之位正岌岌可危,虽然现在陛下看似无碍,实则考察太子,皇储之位动摇不稳,太子的心也就不能平静”礼王妃一言道破

 

 

“我从未想过太子之位啊!”礼亲王大骇

 

“王爷的心思臣妾知道,但是别人可不这么想,自古朋党之争,夺嫡之争大抵手足相残血流成河,臣妾实在不愿王爷淌这趟浑水,太子现在终日惶恐,一旦知道王爷会危及她地位,王爷也就危险了,那到时,臣妾该如何?四个孩子又该如何?”礼王妃泣涕涟涟

 

 

“爱妃……我不要这赏赐便是了,你别哭了啊”礼亲王急忙拿起方巾,轻轻的给她拭泪

 

 

“三妹,近来如何?”卡勒尝了口酒,虽然是上好佳酿,她却食之无味,自然也是心不在焉,做些客气的寒暄

 

 

“不好,臣妹的日子不像皇姐般清闲,听说母皇给你赐婚了不是?陆易斯才貌双全,太子这是娶得美娇娘啊!哪像我至今孤家寡人,连那心上人……唉,还是不说了”端亲王叹了口气,继续闷灌着酒

 

 

“你这人,哪有说活说一半的道理?故意气我不是?咱们是姐妹,有什么不能说的?”卡勒一瞪眼,一向对她无话不说的妹妹对她有秘密,她可不高兴了!

 

 

“说来惭愧,我与一胡姬私定终身,奈何为人构陷,害得现在苦守天牢暗无天日,我一向胡闹自在惯了,在母皇面前哪敢提这事?便求二姐给我做主,现在那姑娘是沉冤得雪,可是我们将来又该如何,我连一个名分都不知道能不能许诺给她,所以才闷闷不乐”端亲王一说,又是猛喝一通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卡勒恍然大悟,她正因为阿礼的事情懊恼呢,原来是为了三妹,这么一来,太子倒怪自己小人之心了,幸而没有闹出乱子,否则自己又要为误会姐妹,进而伤了感情而后悔了

 

 

“你别喝了,这事我给你做主了”卡勒一看端王那颓废的挫败样也于心不忍,正好她可以弥补一下,既然阿礼为她出头,那她也作为姐姐,更加应该帮忙了,而且成就一桩姻缘,好事一桩啊!就当是自己对阿礼的赔罪吧

 

 

 

“嗯,太子你方才所言可否属实?阿端真的要了那个胡姬?那为何不曾听人提起?”卡莉很是震惊,她倒不是嫌此女子出身微贱,只是皇宫贵胄出入烟花之地确实有失体统,况且那女子还惹过官非,堕过风尘,叫她如何答应这门亲事?

 

 

“确实属实,三妹早已与那女子私定终身,只是碍于皇家颜面,不敢声张,私底下也是偷偷见面,不过两人早已定下海誓山盟,情比金坚,还请母皇成全”卡勒跪倒在地,就差磕头了

 

 

“简直胡闹!且不说那女子来历不明,身份悬殊,就凭她曾是烟花女子,朕就不能答应!何况现在还深陷囹圄,牵连命案,太子为妹妹终身大事操心是好,可也别好心办了坏事!”

 

 

卡莉压住火气,本来知晓阿端跟女子有染就已经让她大为光火,现在居然还敢来讨这门亲事,简直是匪夷所思,不知所谓!

 

 

“母皇……”卡勒一时语塞,也想不出其他说辞,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卡莉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唉”卡勒垂头丧气的锤了一下地面,然后像只斗败的公鸡瘫坐在地板上,一筹莫展

 

“殿下不必如此灰心,也许还有其他法子呢”头顶突然传过一声清亮,卡勒抬头一看,那毛琼正笑眯眯的看着她呢!

 

 

“大学士有办法?”卡勒一看,赶忙拍拍身上的灰尘爬了起来,像看到希望一样扯住了毛琼的袖子

“殿下,有时候做事不必如此直接,所谓迂回取道,也是可行”毛琼笑眯眯的说

 

“大学士,别兜圈了,快说吧”卡勒急的都要把她的袖子扯下来了

 

“殿下,这普天之下,陛下最信任谁,又对谁言听计从?”毛琼指点迷津,一脸高深莫测,瞬间,卡勒就明白过来了

 

 

没错,这天下,还有谁能比自己的母后说话更有分量呢!

 

 

“母后,母后……您不答应儿臣,儿臣就长跪不起”卡勒耍赖般跪在泰勒的床前,她今日没上早朝,特意避开跟卡莉的见面时间,特此来突袭,只不过这个时间稍微尴尬,泰勒还在床上并未动身

 

 

昨夜又继续翻云覆雨,待到三更才睡,五更时迷迷糊糊的又要了一回,搞得她腰酸背痛,正想睡个安稳觉,没想到太子不请自来,直接赖在宫里不走,搞得她左右为难,两母子都不让她省心!真是气人!

 

 

“堂堂太子,竟像市井无赖般,母后尚未更衣洗漱,你就如此无礼,太傅是怎么教你的”泰勒气得直翻白眼,她现在赤身裸体不着片缕,本来被孩子撞见了就尴尬,偏偏这孩子还死犟,真是糟心!

 

 

“儿臣是为了三妹的幸福才出此下策,人生苦短,知己难求,儿臣不想三妹抱憾终身,郁郁寡欢,若不是在母皇那吃了闭门羹,儿臣也绝不敢叨扰母后,若是母后答应这事,再兴师问罪也不迟,到时儿臣一定脱帽谢冠,前来领罪”卡勒俯身,给泰勒施了一个大礼

 

 

“起来再说”泰勒叹了口气

 

“不,母后不答应,儿臣就不起来”卡勒倔强的摇了摇头

 

“你……罢了,本宫答应你就是了,但不保证陛下能答应,本宫只能尽力游说,膝下有黄金,下次别再使这无赖招数了”泰勒拗不过她,只得答应

 

 

“诺!多谢母后”卡勒大喜,赶忙俯身谢恩,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出了宫门,回宫跟其余姐妹商量对策了

“那圣君……这…… 算是答应了?”泰勒趴在床上喘息不已,那没脱尽的衣物还挂在身上摇摇欲坠,短促的呼吸跟泛粉的肌肤正表明这场性事的激烈跟急不可耐

 

 

“朕可没说答应……朕只说皇后要是愿意再为朕添一子,这事就有得商量,那要不要答应,还取决于你”卡莉迅速的进出着,将愉悦推向另一个高潮

 

 

“圣君可是国君,怎么可以这样骗臣妾,产子岂能一蹴而就?这不公平……啊,慢点~~“泰勒红着脸抗议

 

 

“那皇后答应,只要今后都好好配合朕,无条件与朕交欢,而且学习房中术好好取悦朕,这事,朕就随你意,如何?”卡莉抬起她的左腿,让她侧身躺好挺起臀部,继续耕耘着她的领地

 

 

“你……”泰勒还没来得及回答,那羞耻的身体反应就先让她坠入云端不能自拔,所吐皆是色迷之声,淫秽之音

 

“你不说话,朕就当你默认了”卡莉掰过她的下巴,将她的呻吟喘息尽数咽下,满室旖旎,直至天明

 

 

第二天,端亲王便接到皇帝亲下的诏书,立那万德为妃,只不过名头改了一改,变成西域出使的郡主,如此一来皆大欢喜,三王爷既抱得美人归,而卡莉嘛……

 

 

“慢点慢点……啊~~~~~”泰勒带着两串眼泪扯烂了床边的帷帐,为什么当初要这么轻易的让她得手?不对,根本是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好痛……呜呜呜

 

 

“我不想要了……”泰勒可怜巴巴的趴在她身上,小声的哭着说

 

“可以”说着,卡莉将她放倒,开始用舌头疼爱着她的下方,很快……那熟悉的呻吟又传进了宫外行走宫人的耳朵

 

 

“怎么样?”卡莉一脸紧张的看着帕子

 

“如盘走珠,恭喜陛下,皇后又有喜了”帕子拱手

 

 

“什么!!!!我不想再生了,呜呜呜,你这个坏人,”泰勒哭着喊着咬着卡莉的肩膀,什么嘛!说好不要再生了,现在又搞大她的肚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乖,生完这一个我们就不生了,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你有孕在身,情绪不能激动的”卡莉心里虽是一阵窃喜,但是嘴上还是得哄着那几乎要发飙的妻子

 

 

事无巨细的辛苦耕耘,就算是沙漠都能开出绿洲啊!何况那还是一块宝地,几乎把床单都滚烂的通宵性爱,想不怀孕还真的是很难哦!

 

 

“才不要相信你,生阿礼的时候就这么说了,结果呢……呜呜呜,我就是笨才会每次都上你的当,你最讨厌了”泰勒开始哭闹模式,好吧,现在是有点无理取闹了,但是孕妇都是这样的啦!

 

 

 

“所以,我们又要有妹妹了?”众亲王面面相觑

 

“这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卡勒打了打哈欠,真是身心都很累啊!

 

“我觉得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礼亲王神补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点点头,对啊!绝对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当然,闹过之后的泰勒也认命了,也开始乖乖的安起胎来准备待产,你知道的,就像之前的那样!

 

《完结撒花》呼呼呼!!!!

 

下一部就不写九子夺嫡了吧!大家观看愉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