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短期合同结束之后,正主顾着避嫌没见面(其实早在床上滚了千百遍)

倒是两大cp邪教合体了(微笑脸),你找toni,我找小天使跟母鸡!

大家玩得不要太high哦!

 

今天作为短期教师的妖王带着小朋友去动物园看大猫了(因为要写作文),本着不要误人子弟兼淹死祖国花朵的初衷,我们还是玩得很愉快,但是看到关在笼子里的大猫们真的很心疼,大猫不能自由自在的在草原跟森林驰骋,就跟杀了他们没有区别!

 

所以我们就去钓金鱼啦!请不要叫我“金鱼佬,”谢谢!

 

想不到妖王是老师吧!哈哈哈哈!

 

 

“轻点轻点……哦哦哦,疼~~~”

 

一进门Elizabeth就被那暧昧的娇喘皱了眉头,really?大白天的也不忍忍,虽然她也不是第一次撞见了,但是好歹还没成年,不要整天在她面前上演这种少儿不宜的直播好吗?

 

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怎么叫的是karlie?难道……

 

两个人依旧陶醉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女儿,嗯嗯啊啊依旧继续,

 

“我回来了”Elizabeth绿着脸撞了下门框,干咳了一声,发情也要有个限度啊!

 

“Lizzy回来啦,等一会,我们还在忙”Taylor抬起头,一脸抱歉

 

“嗷,轻点啊!”下方传来karlie吃痛的声音,fine,这种状况看起来不像是sex,so,搞什么鬼?

 

“轻点就没有效了,忍一下啦”Elizabeth稍微走近了沙发,发现karlie正被Taylor压在身下,忽略那不可名状的体位,Elizabeth惊讶的发现karlie额前的大包,还有那……搞笑的齐刘海!

 

 

“what happen?”Elizabeth惊呼!怎么了,是被揍了吗?

 

“某人走路又晃神了”说着,Taylor既责备又心疼的看了一眼身下的长颈鹿,那门帘似的刘海正滑稽的倒向一边

 

事情还要从早上说起……

 

本来晚上累了一晚的karlie上班就心不在焉,再加上秘书请假跟女票去南美度假,身边连个打杂都没有

 

所以自然而然就发生了这种倒咖啡烫到手打洒浇到地板又踩到狡猾撞到门框的鸟事!

 

将近6‘3“的长颈鹿撞到那一瞬间几乎是蒙圈的,瘫倒在地上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等意识到脑袋上的大包时已经疼得龇牙咧嘴了

 

为了不让老婆发现,她赶紧到发廊做了紧急补救,偏分已经救不了那个凸起的大包了,所以……才剪了一个濑户早妃似的女优齐刘海!对kaylor本来就脸盲的路人,现在更分不清了!

 

怎样,剪个齐刘海是要去唱大姨妈吗?!

 

然而千山万水还是逃不过Taylor的眼睛,且不说karlie回家时候的蹑手蹑脚躲着她,还有那额上的门帘,亲爱的,虽然你颜值没法说,但是齐刘海你真的驾驭不了啊!而且你也是40几岁的人了啊!

 

 

正当karlie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松一口气,想拿块小饼干舒缓一下头痛的时候,身后传来的熟悉嗓音让她肩膀一耸!

 

“老攻,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Taylor倚在橱柜,看着满手拿着饼干正在狼吞虎咽的karlie,满脸狐疑

 

“额,我……我在吃东西啊!老婆,你怎么突然在身后叫人家,吓死掉了”karlie吧嗒着满嘴脆饼,唇边的饼干屑随着咬肌一抖一抖的

 

“是吗?为什么像个松鼠一样在偷吃?还有,你的发型为什么换了?”Taylor翘起双臂,蓝眼睛透露着洞悉一切的深邃

 

“没……没什么,突然想换而已,上班很累,很饿……”karlie瞪大眼睛,支支吾吾的回答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着我”Taylor一步一步的逼近她,眼睛一直死盯着她诡异的刘海

 

“老婆……没有,你多心了,嗷”karlie心虚的往后退,Taylor突然伸过手敲了下她的额头,疼得她下意识捂住了头

 

“这是哪里弄的?还说没事瞒我,这个大包是怎么回事?”Taylor撩起她的门帘,紧闭的双唇透露着韫怒

 

“老婆……”karlie满脸无辜的垂下了眉毛

 

“uhuh,撒娇没有用,说,哪里弄的”Taylor抿着嘴摇了摇头

 

没办法,karlie只能硬着头皮一五一十的交代

 

“老婆,我下次会注意的了,你不要生气”karlie圈起她,像个撒娇的孩子晃着她的腰肢

 

“penny不在你是不会请个兼职吗?这次是运气好撞到额头而已,万一下次……算了,不说了”Taylor依旧余怒未消,把脸别过一边

 

然而刀子嘴豆腐心的Taylor即使再生气也不会放任karlie头上顶着的大包不管

 

所以,为了给那只蠢萌到天际的长颈鹿消肿止瘀,又为了不让她乱动Taylor便把压在沙发骑在她身上给她敷熟鸡蛋,生气加上心疼,Taylor下了手劲儿,疼得她嗷嗷大叫

 

所以Elizabeth一回到家便看到这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场景

“爸也真是的,有空去发廊剪个这么搞笑的刘海还不如去医院包扎一下,BTW,这个刘海还能再搞笑一点吗?什么鬼啊那是”Elizabeth翻了个白眼,怕老婆到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你懂什么!齐刘海当年很流行的,连你妈跟莎哥颜值巅峰的时候都对这个发型情有独钟呢!哎呀,你爸我受伤了连句问候都没有,居然还笑话我的发型!Lizzy我白疼你了”karlie底气不足的回到

 

 

“呀呀呀,莎哥那个齐刘海是她最糟糕的造型没有之一,不是我说的,是她的儿子莎拉波夫说的”Elizabeth继续板着脸回道,莎哥那个高大威猛的儿子没少跟她吐槽莎哥跟卡米拉老两口没羞没臊的日常!当然,她也一样!

 

脸小的人请不要剪齐刘海谢谢!!!!!

 

“老攻~~Lizzy,你少说两句,现在赶紧找个临时工兼职一下,你这两天太忙了,身边没个帮手是不行的”Taylor看了眼冰山的女儿

 

 

“说的也是……要不老婆你来给我当秘书啊……”karlie笑嘻嘻的又开始了她的招牌忠犬笑,开始在盘算如何潜规则这位“秘书”了

 

 

“你想都不要想”Taylor伸手抵住了那条色狗嘟起来要索吻的嘴唇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想潜规则老娘?没那么容易!

 

 

“注意点”Elizabeth冷哼一声,怎样,她这个女儿存在感是这么低吗?晚晚隔壁的娇喘声就够她受的了,白天也不消停吗?

 

 

“不然,就Lizzy好了,你最近不是没什么重要的考试,刚好可以到公司体验一下生活的艰辛”Taylor突然来了主意,因为karlie对孩子们的溺爱,Lizzy长到17岁,还两手不沾阳春水,是时候让她去干些活体验一下了

 

 

“干嘛?不去,我才不要去老爸公司上班”Elizabeth立马拒绝

 

“你爸现在需要帮忙,Lizzy啊,你在她身边我比较放心啊!再说你不是一直好奇高科技”Taylor开始苦口婆心模式,Elizabeth最受不了她这样了!

“对啊,老爸我现在可是受伤了,你都17岁了还没挣过一分钱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开始赚钱养家了,更别说你妈,那时候她就抱着木吉他开始全球巡演,征服粉丝的耳朵了”karlie一改之前的态度,义正言辞的支持起Taylor来!

 

 

“你这个妻奴!”Elizabeth咬牙在心里默默说道

 

 

“不要这样咬牙切齿的看着我,Lizzy,我会付你薪水的”karlie揪揪她的脸肉,被女儿快手拍开!

 

“真是看不起人,什么会付你薪水哦!我现在是很缺钱吗?”Elizabeth气鼓鼓的嘟起嘴,一脸不平的看着那老两口

 

 

“那你的钱是哪里来的?我现在可是随时可以停用你手上所有的黑卡哦”karlie笑眯眯的拿出手机滑向网上银行的页面,对,丝毫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呢!

 

 

“可恶!那你要答应我的薪水要求”Elizabeth看着那亮着的手机屏幕不得不妥协,倔强的咬着嘴唇跟老爸做着抵抗

 

 

“说说看”karlie满意的收起手机,一脸慈祥的看着眼前的女儿,扮慈父什么的最可恶了!

 

“第一,薪水要跟你秘书penny姐姐一样高,第二,休想我下楼给你买便当或者跑腿,第三,不许四处宣扬我是你女儿!”Elizabeth愤愤的看着旁边在给Taylor顺毛的karlie,一副不甘心

 

 

“deal!你的卡暂时保住了,miss kloss”karlie一脸得意的低下头,一字一句的拉长尾音!

 

天呐!她生起气来也太可爱了啊!嘤嘤嘤!Karlie看着那张年轻的脸,嘴角扬起一丝邪恶的弧度!原来Lizzy生气这么可爱!

 

于是,karlie kloss又找到了新乐子!那张酷似Taylor的脸用来被她激怒真是别有一番恶趣味呢!

 

同病相怜的还有隔壁的莎拉波夫,当他知道莎哥要他周末去沃尔玛面前卖旗下新品功能饮料的时候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搞什么!

 

拉斐尔.贝勒.莎拉波夫看到眼前人山人海的妹纸,命苦的叹了口气!

 

顶着夏日的酷暑买饮料就很惨了,还要遭受那些妹纸的语言调戏!

 

什么“弟弟你好帅,胸这么大,可以摸摸吗?”这是什么鬼问题!!!

 

还有一些大妈胆大的直接就他身上蹭,还东摸摸西摸摸他的疙瘩肉,趁机揩油!气死人了!

 

要不是本着绅士风度还有老妈出门的万分嘱咐,他真的会一个砂锅拳上去!不用砂锅拳,一个掌风就能呼晕那帮妖冶贱货!

 

 

“拉法,记住,你是去推销的,不是去当少爷的,这是市场推广,要是搞砸了,你试试看!”想起出门时莎哥那张冰山脸跟那冷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拉斐尔就觉得不寒而栗!

 

之前莎哥让他去洛杉矶当“玛莎杯”超五赛的卖票工作人员他还颇有抱怨,现在好了,直接来个更狠的!拉斐尔突然觉得人生寂寞如雪,不由得怀念起在L.A戴着工作牌在球场四处乱逛的日子!

Elizabeth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Yes,karlie虽然答应她不告诉大家她是自己的女儿,但是那张脸跟介绍她用的诡异口气还是让大家都如梦初醒!

 

 

Oh,yeah!Miss kloss!这么明显,瞎子都看的出来啊!Elizabeth突然懊恼自己的大意起来!Karlie kloss简直是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啊!居然这么算计亲女儿!算你狠!!!!

 

可恶,又在使唤她了!Elizabeth跺了跺脚,一脸不情愿的挪着脚步!

 

倒咖啡,拖地,按摩肩膀……是把她当保洁阿姨吗?!气死我了!Elizabeth捏紧拳头抓狂!

 

“干嘛?”Elizabeth没好气的歪着头,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好了!尽情的折磨她好了!

 

“别一副苦瓜脸,去吃饭”karlie忍住笑,给她递了一张钞票

 

“那你呢”Elizabeth虽然在气头上,但是也没忘记自己的老爸没吃饭这个事实

“你妈会给我送”karlie漫不经心的回答,眼睛一直停留在手里的文件跟数据报表

 

“哦!”Elizabeth突然气泄了一半,没底气的应了一声

 

好吧,其实看到karlie工作认真到废寝忘食的地步,Elizabeth是有点愧疚的了!自己好像真的太无理取闹了……

 

 

搭电梯的时候Elizabeth一直想着karlie对她说的话,她确实是太娇生惯养了,来公司才半天,她就跟着karlie进进出出会议室好几趟,连开几场国际会议,一早上就打了50页paper她也确实压了一点火气,而且karlie还让她扫地打杂,所以她才那么生气。

 

好吧,她承认自己那该死的虚荣心跟自尊心在作祟!

 

满腹心事的Elizabeth心不在焉的走进对面沃尔玛,一进门便被蹲在麦当劳旁边玻璃门的莎拉波夫吸引住了。

 

将近两米的高大俄罗斯壮汉,缩在一个角落可怜兮兮的啃着手里的芝士汉堡,那小的可怜的分量都让Elizabeth怀疑他能不能吃饱!

 

“嘿,拉法,你在干嘛?”冰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拉斐尔茫然的抬起头,嘴里还吊着不那么好看的生菜!

 

Oh,god!还能再狼狈一点吗?Elizabeth尴尬的呲牙!

 

“Lizzy”拉斐尔像是遭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立刻蓄满了眼眶!一下子抱住了眼前的Elizabeth开始嚎起来!

 

“Lizzy,你要帮帮我……我麻……我麻”拉斐尔激动起来连话都说不清,只顾着捆着眼前的Elizabeth,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被自己勒成了白眼,只是自顾自的摇晃着眼前的好友!

 

“咳咳咳”Elizabeth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傻大个你有话好好说啊!你是要谋杀哦!

 

Elizabeth的咳嗽惊醒了拉斐尔,他急忙松手,手忙脚乱的乱拍着她的背,也不知道自己力气大,下手没个轻重,Elizabeth眼泪都被他拍飞了!

 

“你没事吧!”拉斐尔看着呛出眼泪半弯着腰的Elizabeth

 

“傻大个,我有事啊!”Elizabeth虽然内心蹦过千万头草泥马,都是脸上还是保持微笑,优雅的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她怕再说有事,拉斐尔又赏她几掌,他那个巴掌可比熊掌强多了!

 

 

等他平静下来之后,便一五一十的将莎哥“虐待”他的事告诉了她,Elizabeth倒吸一口凉气,好吧!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莎哥真是……突然觉得karlie是亲爹!

 

 

即使这样,她还是踮起脚尖拍拍这个大男孩的肩膀,鼓励他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Elizabeth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冒出这句活来,于是她给karlie发了简讯,不过她只说自己有事情要忙,却没说是要帮莎哥的儿子做推销,karlie也出乎意料的同意了

 

下午!

 

烈日当空,反扣帽子的Elizabeth忙得热火朝天,不仅卖出了很多新品,还帮拉斐尔赶走了不少讨厌的花痴女

 

“大妈,让让,这个帅哥有女票了,没错就是我,所以手放开,不要乱摸我男朋友的胸,谢谢!!!”Elizabeth绿着脸瞪着眼前浑水摸鱼的一众大妈们!一帮老不正经!

 

 

“Lizzy,你这样费德列森不会生气吗?”拉斐尔虎头虎脑的在她旁边耳语,为了帮他,撒谎说是他女朋友,这样不太好吧!

 

“你还想不想卖东西了!被她们抹胸很爽是吧!去啊去啊!揭穿我嘛!”Elizabeth白了他一眼!真是胸大无脑!

 

“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生气嘛”拉斐尔垂下了眉毛

 

“快点啦!你想今晚回去被你莎哥训是不是!”Elizabeth嚎了一声

 

“好啦好啦”拉斐尔赶紧回到正题,兜售着面前的饮料

 

 

“她会慢慢成长起来的吧!”Taylor透过外墙的透明玻璃,看着在人海忙碌的Elizabeth

 

“她会的”karlie搂紧她的肩膀,看着她们满头大汗的女儿露出欣慰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