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要知道,撕kaylor船员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Karlie居高临下在房顶看着草坪前嬉笑的两个人,那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年龄相仿,甚至笑起来的轮廓都相似,他们毫无顾忌的相互说笑,时而仰脖哈哈大笑,时而轻轻拍着对方的背部,显得亲昵又愉快

 

那个金发蓝眼的女人,此刻正眯着她最迷人的眼睛,得意得拿着手里的玫瑰戳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年轻的男子似乎没有因为玫瑰的尖刺而恼怒,反而笑嘻嘻的揉着那个女人的脑袋……

 

眼前的场景让karlie感到反胃,她一捏拳头,门口的玻璃立刻化为乌有,她再也忍受不了了,看到那个女人跟别人亲昵,她就觉得自己随时能气得杀光这个小镇的人,包括那个亲近她女人的男人

 

拿着手里鲜艳的玫瑰,Taylor兴高采烈的回了城堡,她踩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动听的调调,一蹦一跳的迈上台阶,告别刚刚从乡下来看自己的Austin,还收到了弟弟的花,她觉得特别高兴,可以暂时忘却城堡那位阴晴不定的伯爵大人了

 

Austin给她带了爸妈写的信,还讲了很多小镇发生的故事,比如达芙妮太太的小猪又去踩坏了隔壁琼斯先生的萝卜,邻居的芭芭拉跟呆啦结婚……这些都是她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城堡接触不到的

 

因为这个城堡的主人,她的伯爵,是个彻头彻尾与世隔绝的冷血冰山,oh,她本该就是冷血,因为她是活了好几个世纪的吸血鬼,是整个欧洲吸血鬼家族的伯爵

 

她是被karlie心甘情愿掳来的,好吧,并不是那么情愿,只不过是她没得选择

 

那一年,村里闹饥荒,粮食颗粒无收,她走投无路,才误打误撞闯进了这个小郡,她并不知道,这方圆几十里,都是这个吸血鬼的地盘,她记得第一次看见夕阳下karlie煞白的脸,鲜艳如血的嘴唇,泛着冷光的绿眼睛很是惊艳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几秒对方的倾世容颜,就饿得昏倒,在坠落之际,跌进了一个冷冰冰的怀抱,然后安心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她吃力的撑起,其实她是被满屋子的香味吸引的

 

“你醒了?”依旧是冷冰冰的声音,桀骜不驯的短发版掩着眼睑,嘴唇的血色因为屋内烛火的摇曳而显得妖冶无比

 

她看着金贵华丽的装潢,还有那柔软蓬松的被子床单,自己的粗布是显得那么突兀,她不安的将自己的腿慢慢腾出床铺,小心的抚平床单,慢慢的坐了起来

 

“谢谢你救了我”Taylor蠕动着嘴唇,她并不想其他脱水的病人,嘴唇干燥皲裂,她的嘴唇,依旧软嫩香滑

 

“事实上,我并没有打算救你”karlie毫不客气,一般对于生人,她不是吃掉就是吸完血再送走,这次直接带回家的,她倒是第一个,可是不知怎的,她对这双蓝眼睛的主人异常感兴趣

 

所以她拿救Taylor全村的性命为代价,让她成为了这座城堡的女主人,她尊贵的伯爵夫人

 

Karlie嫉妒人类的情感,她嫉妒情侣们旁若无人的亲吻拥抱,母亲对儿女的细致关心,对爱慕的人不加掩饰的爱意……

 

她简直嫉妒得要发疯,特别是看到Taylor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时候的笑脸,深深刺痛着她

 

她用了手段把Taylor留下来,但是她不知道是否能留得住她的心,那个女孩啊,跟别人不同,是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

 

在毁了第13个酒杯之后,karlie终于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下来,不是因为她真的忘记刚才发生的事,而是Taylor回来了,她不能冲Taylor发火,不能

 

哪怕她现在多想撕开她的裙子,把她抱到床上,任何狠狠嗜咬她娇嫩多汁的大腿,用力揉搓她的酥胸,在激情中咬破她的肌肤,在快感跟病态的愉悦中达到高潮……

 

看到Taylor进门,旁边战战栗栗的仆人松了一口气,庆幸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天知道为什么主人要发那么大的脾气,稍稍不慎,自己就有可能成为主人泄愤的出气筒,也是命苦

 

Taylor自然也感觉到不对,那阴沉的脸,那满地的碎玻璃,仆人抖成筛糠的身体,还有那嘴角掩饰不住的怒气,都告诉她,karlie心情不好,很不好

 

她将花温柔的插进花樽,拉了把椅子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韫怒的伯爵大人,不得不承认,她连生气都是那么帅,真是让人无法自拔!

 

“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是Joe做的牛排忘记给你淋上你喜欢的’番茄汁‘了吗?“Taylor轻笑看着因为极力忍耐而捏紧玻璃杯的人,说出一番让仆人飙冷汗的玩笑来

 

 

“没有”karlie没好气的回到,灌下一杯红色液体后重重的将酒杯摔在桌面上

 

“还在死撑呢”Taylor挥了挥手,Joe如释重负的拿着餐巾退下了

 

“我哪里惹大人不高兴了,我补偿”Taylor拿起桌上的高脚杯,熟练的坐上了她的大腿,即使karlie再生气,也不会拒绝妻子如此赤裸裸的示好,她稍稍偏了偏头,既不显得过于热情,也不显得生疏

 

“哼“karlie气呼呼的偏过了头,她只要想到Taylor跟那个男人嬉笑她就气得不行,火气一上来,她就不想那么轻易原谅Taylor

 

“怎么了嘛?是在生我的气吗?”Taylor抚上她的脸颊,凑近她,既温柔又甜蜜的贴紧她的鼻尖,丰满的嘴唇就要碰撞到那薄如纸片的唇了,呼出的鼻息都能透进对方的鼻腔,karlie不得不承认,即使吸血鬼没有体温,她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到房间突然升高的温度,搞得她身体也开始热了起来

 

“你明知故问”karlie翻了个白眼,她真的很嫉妒

 

“那你要我怎么补偿你呢?这样,还是这样?”Taylor轻轻拂过她的脸颊,擦过她的嘴唇之后也含情脉脉的把自己的嘴唇覆盖了上去

 

Karlie紧握的拳头因为突如其来的奖励而骤然放松,随后抱紧了她的腰肢,帝制长裙的宽松为此增加了便利,很快紧咬的双唇慢慢呼出暧昧的叫声

 

高潮来临的时候,karlie依旧小口小口的吸着她大腿之间流出来的蜜液,她生气极了,也兴奋极了,因而抽动的手指带着愤怒,让尖叫此起彼伏

 

赤裸裸搂着的两个人在午夜中慢慢睡去,闭眼前,Taylor问她为什么那么生气,她只是气呼呼的回答她不喜欢Taylor跟别人在一起过分亲昵

 

谁知道,此话一出,Taylor就噗嗤的笑出了声,她吻着那湿润的嘴唇,笑盈盈的说“他只是我的弟弟”

 

“没有人可以代替你,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