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你属于我,我属于你,直到这个世界毁灭沉沦。


 “夫人,侯爵夫人到”Andrea坐在大厅内给自己的Kitty顺着猫,养一只体型巨大的牧羊犬还真是不方便,没法像其他小狗一样抱在膝盖上。


“oh!Taylor”Andrea听到仆人的呼报,急忙提着裙摆踩着碎步走出了大门,她的女儿,已经快一年不见了。


“夫人,kloss侯爵也在,您可以仔细打量一下,听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标致人儿呢!”没想到Andrea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oh,那个高傲的丹麦人吗?听说她谁也看不起呢!”Andrea怒气冲冲的扯着手套,她等会看到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一定要给她好看!


“还有Mr swift,我等会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说说他,是多跟自己女儿过不去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不可一世的丹麦人!”Andrea突然想起这桩婚事的始作俑者是Scott,瞬间气得跳脚。


karlie妇妇没有等在马车上,直接跟门卫打了招呼便进去了。


一踏进园林,便看见Andrea踩着小碎步提着裙摆匆匆忙忙的小跑出来,那样子真的有点像被赶着下单的鸵鸟呢!旁边的女仆撑着小伞,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喊着Andrea慢点,那滑稽的样子,让karlie忍俊不禁。


“你是在笑我妈妈吗?”Taylor转过头,眯起了蓝眼睛,内心却也在憋笑,妈妈,你像个被赶着去池塘的母鹅,好在她没有说出口,不然Andrea又要

 说她没良心了!


“你一点都不体谅我这可怜的神经,总是要惹我生气!”想起母亲的小题大做,Taylor赶紧甩甩脑袋,掐了一把旁边忍笑的karlie


karlie吃痛得正想说话,被Taylor的狐狸眼瞪了一下,赶紧乖乖的把那声抱怨咽回了肚子。


“妈妈,你跑得满头大汗呢,不知道我还以为是野猪闯进了我们家院子”Taylor拿出手帕,轻轻的给母亲拭汗,调皮的开了个玩笑。


“噗,哈哈!”karlie不合时宜的笑出声,被Taylor及时回头的白眼之后只能呲牙露出自己健康的牙齿。


“oh,你这个调皮的家伙,我为了你没跑好一段路呢!或许应该叫你爸爸换一个小一点的房子,mr swift又躲在房里看书了,这个家就是一直我在操心,女儿从丹麦千里迢迢回来都不出来迎接…… ”Andrea依旧在说着家里的琐事,叉腰埋怨着自己不尽职的丈夫。


“妈妈,跟您介绍,karlie kloss侯爵”Taylor觉得母亲说下去肯定又会没完没了,她赶紧打断Andrea,拉起karlie的手,给她介绍。


“妈妈,您好,第一次见面,不胜荣幸。”karlie弯下腰,礼貌的摘下自己的帽子,准备着吻手礼。


“oh,你就是那个……家伙啊!”Andrea哼了一声,不情愿的递出右手,低头瞟了一眼,长得倒是让人喜欢,可是一想到丹麦传回的风言风语她就瞬间收起自己的好感,她的Taylor貌若天仙宛若星辰,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在闺房冷落她!不识抬举的家伙!


“妈妈,我叫karlie”倒是演得很像,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呢!跟那个在家就毛手毛脚的家伙还真是判若两人!Taylor翻了个白眼。


“我让Jane做了好吃的,也不知道丹麦有没有把你饿瘦,晚上我们喝好喝的乌龟汤怎么样?”Andrea完美的忽略,挽着Taylor的手便絮絮叨叨唠起了家常,karlie耸耸肩,无奈的笑了。


没关系,晚上她们好好的在床上聊一下。


“那个kloss,听说什么人都看不起,她有没有欺负你,我一定要给她好看!”Andrea还是很气愤。


“妈妈,她没那么糟糕,您看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说着Taylor笑着转了个圈。


“她长得倒是不错,但是我看到她还是让人生气!”Andrea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位远方的来客。


“妈妈,你们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我保证,你马上就会喜欢她的,karlie是一个完美的对象。”Taylor轻拍母亲的手背解释,说着她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拄着手杖的karlie,好在这句话没让她听见,不然不知道要得意成什么样子。


她一点都不担心Andrea的偏见,karlie的魅力她非常有自信,加上,自己的母亲实在是一个容易改变心意的人,善变的女人啊


“最近我去了郊外,花开了真美啊!”Andrea牵着Taylor的手坐下,karlie倒也不恼,摘下手套便安静坐在一旁,吃起了小饼干,完全没有Andrea的冷落感到尴尬。


两母女许久不见,说的话自然多了一些,多半是家长里短的,karlie倒也跟着一起听,显得很耐心。


晚上Scott从宫里回来了,给了自己女儿大大的拥抱,比起Andrea,他对karlie还算有笑容,不过看到karlie全身佩戴的宝石,他还是有点皱了眉头,他嫌太招摇了。


“她确实是个很有钱的贵族,换句话说她长得也很出色,但是Taylor,如果你有什么不如意的,请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Scott跟Andrea一样,还停留在kloss妇妇不合的传闻中。


“爸爸,她只是不爱说话,是个很务实的年轻人,当然了,她是很高傲,但是有那种出身跟相貌,像牧师那么平易近人是不可能的。”Taylor扶着父亲坐下,给他点燃了烟斗。


“她可以保证你过上富贵的生活,但是Taylor,你爱她吗?”Scott扶扶眼镜,他原本只当做政治交易,却还是将Taylor的的幸福放在第一位。


“爸爸,我跟您保证,我们俩很幸福”Taylor抱住了父亲,亲吻了他苍白的额头。


“我很爱她,爸爸。”



“妈妈还是对你冷冰冰的吗?”Taylor解开头发,karlie给她掀开被子的一角,她顺势将披头散发的Taylor拉到怀里。


“是的呢,我的心都要碎了,你要帮我揉一揉吗?”karlie按住她的手,手掌直接滑进领口抓住了她的凸起……


“谁让你之前那么讨厌呢!你应该在我弟弟面前做足表面功夫,也许他就会帮你美言几句了”Taylor喘息着双手捂住心口,却没有制止那只宽大柔软的手掌,修长的手指还在捻揉着她的小红点。


“表面功夫我不擅长,你是知道的。”她可是行动派。


“妈妈可能会在你的红茶里面放灰尘,她可不能忍受自己的女儿受委屈。”Taylor后仰在她怀里,karlie将她肩膀的睡衣扯下,暴露更大面积的肌肤,karlie轻啄着她的锁骨,左手环住她,右手依旧在身下探索。


“没关系,你来补偿我就好了。”karlie将她放倒,一手掀起她的裙底,拇指直接按上她的私密,Taylor瞪大杏眼,惊异她的直接下流。


“色情!!!oh~~”Taylor羞耻于自己的不争气,实在太容易被她撩拨了,可是深更半夜的睡觉又好无聊……


“oh,my goodness,Taylor……”Andrea刚好从门口路过,只是睡不着想来看看Taylor,就看到这么……不堪入目的色情画面,她突然后悔了,看来两个人相处的不错嘛!


她要赶紧回房跟Scott汇报一下,她们俩现在在……嘿嘿嘿诶!



(看球看过头又不够时间写了,请大力给我美国女排打call,吹爆Kimhill!!!开心的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