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I love you more with every breath,Truly madly deeply do..


“你毛好厚,真的不剃一下吗?好热!”Taylor几乎要把自己的眼皮翻下来了,蠢狗没事就要靠着她睡,热死了!那金色的毛发就像毯子,一下子扑她身上,窒息!


“不热啊,我可以散热。”karlie呼哧自己的大舌头,成滴的津液一直往下滴,真可怕,这对Taylor来说就像一场雨了!


“啊!你这个口水要掉我身上了!”Taylor抬起小肉垫就是一戳,真的是要气死她了,平时被她那热情的哈士奇朋友围着转就已经要气疯了,现在还有跟这个犬类混在一起,惹,口水啊!


“你差点又打到我的脸了,小心!”karlie眯着眼迟钝的躲了一下,上次抓到的血痕才刚消呢,这个猫真是野蛮!怎么能动不动就伸爪呢!十足野蛮女友!


等等?女友?karlie被自己一闪而过的念头咯噔一下,我怎么会那么想!


可是……上次她跟Taylor靠在梧桐树下玩树叶的时候,确实有那种感觉呢!那只体型肥美的白猫在她身上呼噜噜的时候,她真的有种岁月静好,时间静止的感觉。


她长得漂亮,冷漠的眼神,亮晶晶的蓝眸,虽然总是嫌弃她,她也知道自己不聪明,这个是没办法的事,自己已经尽量不让她生气了,虽然上次cara从院子里跑出来把Taylor追得爬上了围墙,Taylor为此生了她很久的气,不要她拱来的花瓣,也不要她特意留下的鱼肉。


最后还是Taylor看在她可怜巴巴无精打采的份上才跟她说话。


她不确定这算不算喜欢,也许是见她流浪产生的保护欲,可是,Meredith跟Olivia也是猫,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喂,你在发什么呆?不要以为发呆就可以忽略你流口水这件事!”想什么啊,老是走神,Taylor抬手又是一掌,这次可是打得严严实实!Taylor下手就后悔了,这次打得不轻,她以为那条蠢狗会躲开的!


“嗯?”karlie被一爪子打得回过神来,然鹅她什么都没有说,伸出金色的爪子轻轻点了一下Taylor,便起身往阶梯走去,连那金色的尾巴,都失落得像她耷拉的耳朵。


整整几天karlie都陷入莫名的沉思中,她很少这样。


她无精打采的靠在银杏树,看着掉下的扇形树叶发呆,空气中有着夏季午后独特的酸香,植物的味道,夹杂着蒸发的水分。


“唉ε=(´ο`*)))”karlie叹了口气,继续趴在树叶上眯着眼。自从发现自己的心意之后,karlie就陷入一股懊恼跟忧伤之中。


她不敢跟Taylor说,但是也无法去压抑自己的感情,她无法镇定自若的面对Taylor,喜欢更讨厌,都是掩盖不住的,也许她该好好的静一静。


她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懊恼什么,她在觉察自己喜欢上Taylor的时候突然很伤心,突如其来的。


Taylor让她这只100磅的金毛犬突然自卑的像只小蚂蚁。


Taylor蹲在围墙上,看着她发呆,嘘寒问暖的温柔派一向不是她的作风,但是那条大笨蛋的失落突然让她心里也酸酸的,而且突然间她们就生疏了。


没有主动的舔毛,没有黏糊糊的口水,睡觉时偶尔乱蹬的四肢,她以前明明很不喜欢这些。


她在生气吗?生我的气?Taylor心里突然也难受起来,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说起来自己真的没有对她轻声细语过,也不像橘猫那么会撒娇,隔壁的Olivia对她都很好,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刻薄呢。


她开始想念karlie的呼吸,karlie的厚实的肚子,还有她趴在背上的感觉,要是karlie不跟她说话,她又该骑着谁的背去散步呢?


也许我应该跟她说声对不起,Taylor想,至少她该主动跟她说话,像karlie刚开始那样。


“你为什么都要问我这么蠢的问题?”Taylor没好气的斜视,蠢狗总是问她喜欢吃什么,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天气,问她蝴蝶嗯飞蛾有什么区别,简直无聊透了!


“我只是想跟你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被嫌弃多了,karlie只能老实交代。


“这种事你只能做一次,知道吗?!”Taylor深呼吸,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猫的高傲让她真是饱受折磨。


她慢吞吞的从围墙下一跃而下,踏着拔泥腿般的猫步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狗面前,她知道karlie没在睡,那条笨狗睡着会流口水。


“蠢狗,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Taylor腹诽道,抬起她高傲的下巴蹭了蹭karlie的鼻尖。


她还没有醒过来,Taylor更大面积的磨蹭她的额头,像一只粘人的女朋友。


“嗯?”什么东西?毛茸茸的,软软的,还暖和,karlie睡得迷迷糊糊,好舒服啊,像一把梳子轻轻的按摩。


这味道怎么那么像Taylor?wait,Taylor?!karlie赶紧醒过来,看到正在拱她的白猫吓得眼睛都瞪大了,她甩甩脑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肥美的身子,雪白的肤色,还有那双清澈的蓝眼睛,Taylor!


她一个激灵的站起身,把自己都吓了一跳,Taylor从来不会这样的!


“Taylor,”她紧张的伸出舌头,看着眼前异乎寻常温柔的白猫。


“hi,karlie”Taylor瞬间平静下来,那双黑油油的眼珠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金毛犬正紧张的喘着气。


她突然安心了,karlie不是在生她的气,那么……就是


“那个蠢狗可能是喜欢你”Meredith漫不经心的咬着猫薄荷,然后像吸毒般打了冷颤,爽啊!


所有异乎寻常的疏远都事出有因,一种是因为喜欢,一种是讨厌。


很明显karlie对她不是讨厌,试问她的美貌还不够让人折服吗?那么只能是前者……


karlie喜欢她?她吗?


可是喜欢自己什么呢?她除了长得好看也没有其他的优点了。自己还整天欺负她,咬她的耳朵,抢她碗里的水,就连水床她也要去蹦一蹦,自己还恶作剧趁她睡着的时候挠的嘴巴,或者把衔来的狗尾巴草聊骚她的鼻子……


她心细如尘,大概知道那高大的金毛犬因为什么不高兴了。


她既高兴也不高兴,高兴的是狗子不是在生气,不高兴是那个蠢狗居然不亲自告诉她,反而戏精在心里上演了一场暗恋表白失败被抛弃的戏码!


凭什么这么想自己!过分!Taylor事后想起这个还有点气愤呢!


“你明天要跟我去采玫瑰吗?”Taylor淡淡的说了一句,太过温柔才不是她的作风。


“好啊好啊!”karlie楞了一下,马上扑下来,兴奋的汪汪叫。



“玫瑰是要献给最爱的人的。”Andrea对她们说过。


“等一下等一下……就要够到了!”Taylor踱来踱去,焦急的看着趴在墙上够着玫瑰的karlie。


“我来!”Taylor一跃而上,四肢踏在karlie的背上,伸出雪白的爪子勾着那带刺的长梗,早起的露水还很重,一个不小心,Taylor没勾稳,枝干因为突如其来的拉扯,剧烈摇动起来。


“嗷!”所有的露水像大雨一般倾泻而下,将一猫一狗淋成落汤鸡,那反弹回来的玫瑰藤还不留情的甩在了狗子脸上,疼得她哼哼唧唧,哼哼唧唧。


第一次的采摘以失败告终。


Taylor有点失落,但是当天枕着karlie还是睡得很香,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狗子不见了。


推开门,闯入她眼帘的,是鲜艳的红玫瑰,上面还有新鲜的露水,以及衔着玫瑰梗眯着眼笑着摇尾的金色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