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亲爱的,你回来啦”Taylor给了Elizabeth一个拥抱,她刚刚接到市长的电话,说什么Heather要过来做客,问方不方便。


“Morgan来干嘛?”Elizabeth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平时在学校已经一天的时间跟她都要低头不见抬头见了,现在回家还要见到她,有没有搞错!


“不知道哦,也许是为你而来”Taylor八卦的眨了眨眼。


“妈,不要开玩笑了”Elizabeth眼皮翻得怕是创可贴都翻不下来了。专门来找茬的她就信。


“Lizzy,不要过分散发魅力了哦”菲茨威廉咧嘴笑了,一副乖乖男的样子说出这种话真是欠扁啊!


“我说,Morgan该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Alison补刀,可是Morgan是哥的女朋友诶?她们家要上演姐弟喜欢同一个人的狗血戏码了吗?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喜欢你个头啊!”Elizabeth随手将脱下的外套套妹妹头上,疯了吗,今天个个起哄!


“我回房了,晚餐叫我”Elizabeth快步上楼,不然她可能待会要被气死。


“长得太好看果然就是有烦恼啊!”karlie看着女儿蹦跶上楼的背影花痴的感慨。


诶,那么你们有没有照顾过查理的感受?这样给姐姐拉cp他知道吗?


查理晚了点回来,他怕跟哥哥姐姐们一起回来尴尬,也不知道他在尴尬什么,是呢,哥哥可以有妈妈的吻,他什么都没有。


英俊的小伙子在校园的操场坐了很久,耷拉的眉毛像饥饿蠕动的毛毛虫,要不是他表情太过于伤心,他这样还真的有点滑稽呢!


“嘿”一声女声在身后响起,然后窈窕的身影便盘腿坐在了他的旁边。


“kloss跟我说你没回家”Heather淡淡的说,她给Elizabeth传了简讯,她知道查理心情不好就会席地而坐,什么话也不说。


“嗯,我是想一个人待会儿。”男孩摸着自己的膝盖,难过得五官都要变形了。


“发生什么了吗?你最近状态很差。”查理本来就不爱笑,最近就更加郁郁寡欢,连他最喜欢的梗都不接了,她虽然很欣赏菲茨威廉的稳重有礼,但是她最喜欢的还是说话贱兮兮的查理啊。


“你说,我是不是kloss家最差劲的小孩,所以妈妈不喜欢我了”查理抽抽鼻子,翠绿的眼睛就要滴出水来。


他不想让别人他是妈宝,也不想被别人认为六尺三的男子汉是妈妈的小男孩,可是事实上他却想念那个被宠坏的女人了,那夸张的口红印跟吧唧的亲吻声,还有karlie嫉妒的眼神,然后佯装无奈嫌弃再围观两个中年妇女脖颈交缠,唇齿相依。


他很羡慕哥哥可以得到大家的欢心,哥哥很帅也很绅士,笑起来简直要把四月的樱花给绽开。Elizabeth虽然不爱说话,性格也算不上很好(他经常吐槽自己的姐姐是一个生理期的猫咪)但是那张脸就足以让karlie的心无条件向她倾倒了。


妹妹Alison又是最小的,有着更多的照顾跟宠爱,相比之下,查理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


就连长相,在她们家要比较的话,他可能要去洗碗(破产姐妹的梗,家里长得最不好看的洗碗。)


哎,好气又好难过哦!


“我今天要去你家吃饭,走吧”Heather总算搞清楚了,原来是在争风吃醋啊!还真是……幼稚得可爱!


“我现在还不想回去……”坐在地上的查理还一脸委屈,不要,不要回去!


“来啦,你们家为了招待我还买了最好吃的菜呢,快,起来”Heather站起身,牵着查理的手,像哄着怕打针的小朋友。


查理开车的时候把事情始末一五一十的告诉了Heather,末了还委屈的扁了扁嘴,她承认他这样子很可爱,但是她还是忍住心里大笑的冲动,然后抚摸自己男朋友的背部安慰他。


“你们家的人还真是口是心非啊,小骗子们!”Heather腹诽道。


红色的保时捷驶入园林,tree跟Elizabeth早就在门口等着了,Elizabeth还是一副谁欠她钱没还的渣攻脸,依着门口的雕花柱子啃着苹果,一脸不耐烦,妈居然让她出门迎接,fong了吗?自己有手有脚是不会来嘛?


远远的Heather就看到交叉步的Elizabeth,那一脸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让她心里一阵暗爽,承认吧,Elizabeth,你还是喜欢我的!纽约小骗子!


果然是模特的后代,吃个苹果都要凹个造型,不得不承认她这样还蛮适合拍个硬照的,标题就叫(啃苹果的不羁少女),看在你那么好看又出来接自己的份上,我就姑且原谅你不礼貌的口是心非吧!


“姗姗来迟huh,请问公主你是掉了水晶鞋吗?”Elizabeth哼气着揶揄道。


又来了,查理扶额,这两个人就不能和睦相处吗?


“不仅如此,我还捡到了一个王子,shall we?”Heather露出标准的微笑,挽起查理的手,略过旁边叉腰的Elizabeth,优雅的踏进了大门。果然Elizabeth被气得不轻,看那红苹果上狠狠的牙印就知道了。


oh,我爱死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了!Heather心里给自己狠狠的比了个赞!她总算在跟Elizabeth的solo赢了一场,要不是上次在厕所被她压在门上动弹不得,她不会想到自己连体力都不占优势。


“很高兴见到您,夫人”Elizabeth看着跟自己母亲打招呼的市长千金,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像模像样呢!


“欢迎来我们家做客,Lizzy,带Heather先坐一下吧”Taylor朝Elizabeth招了招手,后者则是不情愿的磨蹭过来。


“这个家只能有一个公主,那就是我Elizabeth kloss本人。”才一会儿而已,妈就把她这个亲女儿给忘了么?


“oh?你确定不是Taylor kloss本人吗?excuse me,我需要一杯水,my dearest Lizzy,你愿意给我倒杯水吗?拜托了!”Heather双手合十,狡黠的朝她眨眼,要不是太了解她,Elizabeth差点就被她这副大家闺秀的模样骗过去了。


dearest Lizzy?你在叫谁啊!Elizabeth真的气得要昏过去了,旁边的查理早就憋出了内伤,哈哈哈,自己的姐姐也有今天啊,主啊,你终于开眼了吗?


“笑屁啊!”Elizabeth抬手就是一拳,结结实实怼在了弟弟的胸肌上,然后像个炸毛的猫怒气冲冲的去厨房倒水了。


“哎!”查理莫名其妙,我明明就没有笑好吗?看着沙发上的菲茨威廉跟Alison。三人交替眼神,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激怒Elizabeth是你们家的恶趣味吗?你们这样欺负长公主,karlie kloss知道吗?


karlie表示:我也喜欢看Lizzy生气的样子呢!


Elizabeth:妈,我要离家出走!


晚餐吃得还算愉快,Elizabeth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呢,微笑。好的,Heather Morgan真的很招人喜欢,至少现在kloss妇妇就喜欢得不得了呢!


谈吐得体,恭敬有礼,怎么看都不是那个动不动就找她麻烦的家伙啊!


你也一样啊,Elizabeth(吃瓜)。


晚上没想到她还要留宿,还要住Elizabeth的房间,哇,小公主要炸毛了有没有!家里那么多房间干嘛要睡她的床啊!


“Heather Morgan你很奇怪诶!”正在整理枕头的Elizabeth对着擦头发的人抱怨,你是爱上我了还是怎样!不仅要跟她当同桌,现在还要跟她睡一起,查理.克劳斯,你为什么不管一下你的女朋友!


“哦,这样靠近你,让你感到不舒服了吗?”Heather还是标准的笑容,她今天是尝到甜头啦,能够在她家压制Elizabeth还真是一件痛快的事!哈哈哈!


“不要讲这种奇怪的话,到底要干嘛?别说我家小饼干很好吃这种鬼话,我是不会信的。”Elizabeth也不是傻子,最近自己弟弟异常得很,她肯定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的咯!


“查理最近很不开心,你知道的吧”Heather关上门,秒变脸。


“嗯,然后呢?”Elizabeth耸耸肩,你是知道什么原因吗?


“你真是一个糟糕的姐姐……”



“wait?他怎么会因为这种事困扰?”Elizabeth明显不相信,查理诶,那个酷的要死的家伙,会粘人得因为Taylor的吻而不高兴吗?


“我也拒绝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真相是,他希望得到你妈妈更多的爱”Heather挑眉,嘴硬,你懂的吧!


“妈妈已经很爱他了,幼稚的家伙!”Elizabeth扁嘴,自己还真是一个不关心弟弟的姐姐啊!连Heather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自己浑然不知。


“Lizzy?”Alison敲了敲门,这么早就睡了么?


“怎么了?”听到妹妹的声音,Elizabeth急忙打开门,Alison抱着OliviaIII散着头发,乖巧的站在门口。


“我想跟你们一起睡”emm,亲爱的,你有考虑过身高吗?但是今天周五啊,可以卧聊,不睡觉也没有关系。于是Elizabeth愉快的答应了!


“额,你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宠物吗?”Heather瞟了一眼床脚的Meredith,又看了一眼Alison怀里的白猫,面露难色。


“怎样?”关你鬼事啦!Elizabeth脸红的抱起那只灰白猫,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所以为什么要让她在这过夜啦!话很多诶!


一晚上Heather真的是收获颇多,女孩子在一起话就会很多,大概把查理从幼稚园到高中的糗事都讲了个齐全,三个人在被窝里笑得打滚,也许是笑声太夸张,两只猫不满的喵呜了一晚上,可怜的查理,一晚上喷嚏就没停过,害得karlie以为他感冒了。


“我跟Taylor一样爱你,像爱其他孩子一样。”karlie拍拍他的肩膀,每一个人的爱不一样,需要的方式不一样。


不过她没想到查理会对Taylor这么敏感,真好啊,这个孩子一定也深爱着她的Taylor。


“如果你想要一个吻,请你勇敢开口”。


周一的清晨,孩子们依旧跟Taylor贴面然后出门,菲茨威廉依旧脸红小心的蹭着脸上的唇印,Elizabeth则是依旧扣着自己外套的扣子,对着那条粘人的金毛犬又亲又抱,Alison永远都是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直勾勾看着karlie跟Taylor谈情说爱。


其他人都挥手出门,只有查理还站在原地,踌躇着。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嘴唇嗫嚅着,紧张的看着旁边的karlie,后者则是用着同样色泽的眼珠鼓励他。


“妈妈……”他颤抖着开口


“怎么了,亲爱的?”Taylor慈爱的看着他。


“我可以……要一个吻吗?”191的大男孩捏着拳头闭着眼脸红的喊出声。


下一秒,他就如愿以偿,或者……太多了?


“妈,妈,可以了,可以了,”查理胡乱蹭着自己脸上的口红,一边向旁边的karlie使眼色求救。


上帝永远给你的永远比你要求的多啊,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