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Karlie在漫长的过去中,曾经因为对父亲无尽的怨愤而让自己狂暴的脾气得到无限的延伸,她以此为由过度的放纵着自己的喜怒无常,让积怨左右着自己的理智,甚至伤害别人而不痛不痒,这也是Taylor最大的心结

 

 

知道真相的她却没有因为父亲的清白而松了一口气,原本以此为沃土的仇恨化成无尽的懊悔,并重新施压于自己的身上,她从未感觉如此颓唐

 

堂而皇之的仇恨,遮盖的是一个气度狭隘的心,在过去的岁月里,她一直装点她的忧郁和伤心,让其为荒唐的行径买单;如今这块遮羞布像被剥去外皮的心脏,千疮百孔的丑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她无地自容

 

没有了报复的理由,心中的仇恨也随着真相的揭开被尽数拔去,虽然如释重负,但是随之铺天盖地的内疚又将她尽数埋葬,她感到空虚,恐慌,那刹那她才发现,原来那可笑的误解曾经竟如此霸道的占据着她的内心,让她忽略父亲多年的丧妻之痛,仅凭自己的一厢情愿对他残酷的打击

 

她这一颗心,因为哀愁而悲苦,因为愧悔而沉重

 

 

长时间以来,她将Kurt kloss视作养大她的人,而不是那温暖的称谓“父亲”,虽然其他三姐妹给了Kurt不少精神的安慰,她的妹妹kimby,是个名副其实的开心果,即使是这样,Kurt的心依旧被伤的很深

 

是时候给个机会Kurt了,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Kurt接到她电话的时候,他正在书房整理东西,公司的大权交给karlie之后,他闲了很多,没事打理庭院的花花草草,偶尔上上俱乐部,开着车游走于各大体育球场,从未如此轻松

 

他没有续弦,妻子的红颜薄命让他伤透了心,他也许不是一个好男人,但是他是一个忠诚的男人

 

左手的无名指有点紧绷,随着年岁的增长,那枚戒指也不像原来那么光彩夺目了,他松弛的皮肤露出边缘的色差,金属的边框也有些斑驳,斯人已逝,戒指也就没必要保养了

 

Karlie约他见面的时候他有点吃惊,欣喜若狂的答应下来。这个女儿虽然过去总是伤他的心,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女儿依旧在他心中占有很重的分量

 

 

“你来啦?吃饭了吗?”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敲了敲敞开的门,Kurt抬起头,手里是陈旧的相框

 

“是,还没有吃,您呢?”karlie有点语塞,不自然的摸摸鼻子

 

“还没有,在等你”Kurt倒是不像她这么拘束,大大方方的回答

 

Karlie诧异了一下,随后嘴角弯起一个笑容,这真是她今天听到最棒的一句话了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所有的紧张与不安,都瞬间烟消云散

 

她有多久没回来了?一年,还是两年,她记不清了。但是当车驶入那宽敞的庭院的时候,她又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一切都没有变,一点没有

 

在踏进门口前,她是如此的忐忑不安,但是却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就好像鸟儿属于天空,鱼儿属于大海一样

 

这座房子,每一处都是母亲留下的痕迹,她热爱古董,别墅四处都是她珍藏的艺术品跟书籍,大堂上高挂着她美丽的自画像,显示着她年轻时的仪态大方

 

中国的瓷器,英国航海军团留下的家族银盘,做工精美的金器,路易十六的办公桌……每一件,都是母亲的珍爱

父亲用他特有的方式怀念着母亲,将之前的摆设一成不变,看着那些古董,那些花园她曾经精心照料的玫瑰,Kurt就感觉她还在身边,从未离去

 

如此明显的爱意,她后悔自己没有感受到

 

晚餐吃得还算愉快,Kurt也跟她说了会话,可是她情绪实在不算十分高涨,因此也没有继续聊下去

 

看到日渐老去的Kurt,她其实很心酸,特别是口袋插着的那跟钢笔,更是让她鼻酸,那只万宝路是妈妈当年在结婚纪念日送他的礼物,看起来充满了年代感,款式也不是那么流行了

 

“跟我去书房看看吧,妈妈很久不见你了”Kurt拍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了餐桌

 

她跟在后面,低着头,一言不发,豪华的别墅走廊挂着珍贵的画作,每一幅都是栩栩如生,价值连城

 

Kurt将已故妻子的骨灰盒放在书房墙边的桌子上,旁边是维多利亚时代最精美的台灯,沉重的盒子被擦拭得光亮如新,上方的黑白照绽放着最美丽的笑容

 

 

“你妈妈说想一直陪着我,真是个粘人的女孩不是吗?”Kurt宠溺的笑着,手掌小心翼翼的拂过那被玻璃片盖住的照片,像karlie透露母亲是多么的可爱

 

“是的,妈妈最喜欢粘着爸爸您了”karlie也笑了,手不自觉的也按了上去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看着对方出神

 

“sorry ,dad‘’karlie突然开口,她欠父亲一个抱歉,她做了太多过分的事,如今在妈妈的面前,她想把一切都释怀

 

“for what? ” Kurt似乎有点意外,微笑的转过头

 

“everything,我的自私,我的恶毒,我愚蠢的报复,以及对您的不体谅,我感到很愧疚”karlie瞬间便红了眼眶,Kurt没有打断她,只是静静的拍着她的背听她说下去

 

“我只是一股脑的宠溺在悲伤之中,将这一切都推给您,但是我从没有想过妈妈的死对您打击会有多大,您最爱的人,幸福跟欢乐的依靠失去了,您又会面临怎样的哀痛,这些我都没有考虑到”karlie哽咽的说着,双手扶着母亲的骨灰盒责怪自己当初的愚蠢跟冲动

 

 

Kurt眼睛也湿润了,11年了,他终于没有白等,在这百感交集的汹涌情感的交汇下,他也不自觉掉下泪来

 

“我从来没认识到您的孤单,没有考虑到您在妈妈走后要面对多少伤心劳神的事情,葬礼,追悼会……每一秒都是煎熬,您还要佯装坚强,在无比悲痛之中照料我们几个……这些我都没有考虑过,我真是个混蛋!”karlie说得声泪俱下,责怪自己的不争气,她本该陪他度过这些艰苦的岁月的,却因为无知与任性,伤了最爱自己的父亲

 

“oh,karlie”Kurt紧紧抱住了她,这对父女终于在多年之后一笑泯恩仇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我昨晚还梦见她了,在生日舞会上,我们还跳了华尔兹”Kurt笑着说

 

“i love you ,karlie”

 

 

 

“so,你跟kloss叔叔和好啦?恭喜,天知道你这个女儿有多闹心”cara跟她碰了碰杯,这些年来看着karlie没少跟家里人闹矛盾,虽然她也想调节,奈何那时候karlie实在是不听人劝,如今一切都完美解决,她也就不用操那个心了

 

“嗯,是这样,拜托,我也没有那么糟糕……”karlie嘬了一口果汁,她晚上要开车,回去陪Kurt,所以难得没有碰酒,老实说karlie这么听话懂事,cara是很不习惯的,不过现在这样也是好事,不然原来活脱脱被抢了老婆的凯撒

 

“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就不说了”cara依旧是一副英式嘲讽

 

“去你的”karlie白了一眼,恶作剧般揪了她的小辫子,对方龇牙咧嘴之后,她露出得逞的微笑

 

“你跟你的宝贝Taylor怎么样了,她还是这样一天到晚给你个冰山脸看嘛?”cara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气氛突然就down了下来

 

“worse……”说着karlie眉毛立刻弯了下来,整个人瞬间变得无精打采

 

“怎么了?”cara一看情况不太对,怎么了,到手的鸭子都能飞?

 

“她有孩子了,是她之前的爱人的”一想到Taylor的两个双胞胎,karlie感觉呼吸都被掐住了一半,怪不得对她那么恶劣,原来她早已心有所属

 

“what?”cara一听,嗓门一下大了起来,嚷得karlie迅速捂住她的嘴,她狰狞的粗眉毛扭曲成一团打结的毛毛虫,上下抖动

 

“对的,她有孩子了!”karlie放开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cara瞬间安静下来,内心是一万个莎哥奔腾而过,尼玛这剧情真是狗血过意难忘啊有没有!

 

 

“那你介意吗?我是说你介不介意那两个孩子的存在”沉默片刻,cara开口

 

“有点……”一想到Taylor在过去可能跟别人恩爱生子,她就觉得心很痛,认为这些都是报应,明明她都已经知错了,为什么还不给她机会弥补?

 

“你有没有想过跟她结婚……”cara还是想知道她的心意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但是……我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可能爱上我”karlie一想到Taylor,立马沮丧得要命,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让她如此牵肠挂肚呢

 

“其实,你爱她的人,又不是她的过去,再说谁没点过去呢,你自己先始乱终弃,你还指望人家为你守身如玉啊,再说要是真结婚,还买一送二,很划算好吧”cara开玩笑道

 

“话是这样说,我还是有点介意啦……”karlie掰掰手指,小声的嘟哝道

“成了吧,牛郎一样的种马,要不是措施得当,你还不得几打私生子”cara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fuck you !怎么说话的!”karlie抬手就是一掌,她怎么感觉自己交友不慎啊,交了个没事老是怼自己的姬友!

 

“照我说,你要真想跟她修成正果,那得先过孩子那一关,你要是想好过点,得先跟孩子搞好关系,要是关系搞好了,她们默认你是她们爸爸,那不就皆大欢喜了?”cara一语中的

 

“你是说,让我把她们当成自己孩子?”karlie有点懵逼,当便宜爹?

 

“不然咧?”cara又是一个白眼

 

 

 

晚上回去,karlie一直是心事重重,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想着cara的话也并无几分道理,既然她爱Taylor,想跟她重新开始,那为什么不能爱屋及乌顺便照顾她的孩子呢?思来想去,karlie还是觉得采纳粗眉毛的建议,决定跟双胞胎处处看

 

 

Taylor的生活非常单一而具有惯性,每天都是同样的时间吃饭睡觉,接孩子,在同一家超市买差不多的食材,在街角的蛋糕店准时买出炉的蛋挞,周末准点带孩子去采风或者野餐,身边的人也总是那三位,Derek,Nick,Austin

 

在私家侦探的帮助下,她对这三个人也算是有所了解,渐渐的因为对Taylor的照顾而感激起他们来

 

好吧,其实只是因为知道他们不是情敌,所以才松了一口气而已

 

Taylor曾经对她无话不说,现在也有所保留了。她告诉过她,自己有个弟弟叫Austin,可是她却不记得了

 

她说她最爱猫咪,很想以后养一只,她也没放在心上

 

她怕打雷,怕海胆……害怕黑暗的下雨天,这些她都不记得了

 

如今她什么都能记起来的时候,Taylor却不爱她了,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周三下午是学校的亲子活动,karlie早早的就来到学校门口了,她知道双胞胎会在11:13分准时在东校门等Taylor来接,她也特意放了Taylor一天假,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也会来

 

 

很快到了放学时间,karlie看着成群结伴却穿着同样制服的小朋友有点懵逼,到底哪个才是啊?

 

等了一会,一个长相帅气又高瘦的小男孩引起了她的注意,确切来说,是他牵着的小女孩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样的金卷发,一样的蓝眼珠,还有那可爱的小蝴蝶结,老夫的少女心都要冒泡了,真可爱!这是karlie见到双胞胎的第一个想法

 

“hey,Lizzy”karlie哧着小白牙蹲了下来,真是太可爱了,好想揉揉她的小脑袋,长得真像Taylor啊!

 

一见Elizabeth,karlie立马就被征服了,之前纠结的想法一扫而空,她现在只想快点跟这个孩子熟络起来,好天天跟她玩耍

 

“hi……”Elizabeth虽然有些警觉,但是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这是个很陌生的阿姨,不过她眼睛好好看……

“哦,忘记自我介绍了,Elizabeth,FitzWilliam,我叫karlie kloss,是你们妈妈的朋友”karlie一见哥哥明显有点紧张,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唐突了,赶紧向小朋友说明身份

 

“是吗?可是妈妈并没有提起过你诶”菲茨威廉还是很谨慎,一边牵紧妹妹的手,一边跟karlie保持距离,虽然她看起来很友善,长得也很好看,可是妈妈说过不能随便跟陌生人透露个人信息的

 

其实,他知道这个阿姨,妈妈经常说他跟karlie很像,因为他也不喜欢吃豆,吃西瓜喜欢放盐,吃苹果不喜欢削皮,他们都对小狗情有独钟,虽然家里已经养了两只折耳猫了

 

“karlie吗?那个高得像天花板的karlie?”Elizabeth一听显然很兴奋,妈妈跟她洗澡的时候总会提起那个很高很帅又很会……照顾人的karlie,而且妈妈经常说,karlie有着一双豹子般魅力十足的绿眼睛,现在看来,妈妈没有夸张哦,这个人的眼睛,真的泛着碧湖的绿光

 

 

“诶,Lizzy知道我吗?”karlie一听立马笑逐颜开,看来Taylor有提起过她嘛!

 

“嗯!妈妈经常帮我搓背,就会聊起你”Elizabeth用力的点点头

 

“不公平,妈妈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个?”fitzWilliam显然有点小吃醋,嘟着嘴有点小情绪了

 

“因为这是女孩间的秘密,哥哥”说着Elizabeth调皮的眨了眨眼睛,OMG,karlie感觉自己心都要化了!

 

两个小家伙就这样没心没肺的被karlie拐走了,亲子活动在下午,karlie带着他们两个先去吃午餐,为了不让Taylor担心,她还特意发了简讯,附上了双胞胎吃雪糕的照片,表示他们几个玩得很开心

 

Taylor按着喇叭,一把看着手表心急如焚,一边祈求前面的车能快点走开,正当心烦气躁的时候,却看到了karlie传来的简讯,一看上面的图片,瞬间吓出一身冷汗……karlie她跟孩子在一起?

 

她知道了?Taylor做着种种猜测,如果孩子跟她走得太近,秘密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不行,她不能让karlie知道!

 

 

Karlie则是跟两个小家伙有说有笑的,原本就心灵相通,有着共同爱好的她们更是特别聊得来

 

 

“我很喜欢金毛,可是妈妈说我们没时间照顾,所以就没有养,我超想生日收到一条金毛犬的”fitzWilliam托腮说道

 

“fitzWilliam很喜欢金毛?我也是诶,没关系,妈妈不给你买,阿姨给你买,btw,你生日什么时候,我到时候送你啊!”karlie笑着刮刮小家伙的鼻子,这小子,跟我还真是像!

 

等下……karlie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想法,像?我怎么会这么想?

 

可是,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相似的绿眼珠,一样淡棕色的头发,一样立体的五官,甚至眉宇间出奇的相似,karlie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该不会?

 

而下一秒,突如其来的回答更是让她震惊

 

“哥哥的生日跟我一样,都是3月4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