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金山每次都作大死,越写越长,我会尽快收尾的,因为想写出更好的文,所以会比以前更考虑情节的合理,换言之……我可能不那么频繁写肉啦!

大家且看且珍惜啊,不过哪天我心水来了,一样磁悬浮开的飞起啊!


表示没人评论很伤心,求评论啊啊啊啊!


“3月4号?”karlie如同失忆般错愕,往前倒退九个月……那不就是……!

 

不,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Taylor为什么没有告诉她?!

 

“那Lizzy,今年是五岁吗?”karlie不敢相信,于是镇定下来,用着不那么颤抖的声线问着小女孩,但是心里却是比谁都清楚

 

Elizabeth,这是她的中间名啊!

 

果不其然,Elizabeth的回答证实了她的猜想

 

“对啊,Elizabeth刚好五岁,哥哥也是哦”小女孩眨巴着宝石一样的蓝眼睛说道

 

Karlie犹如石化般怔在原地,她内心比打翻了五味瓶还复杂

 

此时她心里只有两个问题

 

第一,她要怎么补偿Taylor,第二,她要怎么才能获得她的原谅

 

 

中午的堵车给karlie一个喘息的机会,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Taylor,那个曾经被她抛弃,但是却为她含辛茹苦养大孩子的善良女人

 

18岁被迫辍学,顶着个大肚子,受尽不明不白的白眼……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她一直对自己十分满意,出众的样貌,惊人的智商与商业天赋,与生俱来的王者之风,让她受到足够的瞩目……但是在感情上,她一次一次扮演一个失败者的角色,这次更是输的一塌糊涂

 

她发现自己不仅无可救药的爱上了Taylor,还反而越来越离不开她

 

而现在她知道这两个孩子是她的,这种欲望也就更强烈,是了,她现在想过上每天睁开眼都能见到Taylor的日子了,她已经做好准备,余生都要跟她度过了

 

 

Taylor踏进店门的时候,脸色带着不寻常的焦急,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挂着几滴汗珠,闪闪发亮,她极力掩饰内心的波涛汹涌,并不想让karlie看出端倪

 

“oh my god,说好的在校门口等妈妈,你们为什么单独跑出来了?”Taylor蹲下来,直接绕过karlie,带着宠爱的责备

 

 

“是我带她们出来的,我见你那么久都没到,担心她们饿了,所以……”karlie急忙解释

 

“你怎么在这里?”Taylor也不想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更多是不想在孩子面前因为这件事闹得不愉快,她好奇的事karlie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对她的孩子这么了解?

 

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可是看她的表情,又不像是知道,否则她肯定会找她理论一番

 

想到这里,她又稍稍松了口气,是自己胡思乱想而已,她不会知道的,Taylor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耸着的肩膀瞬间放松了下来

 

“mom,mom是在生气吗?对不起,我们下次再也不乱跑了”一旁的菲茨威廉看到Taylor陷入沉思,脸色也十分苍白,以为自己惹妈妈生气了,急忙扯扯Taylor的手指可怜巴巴的道歉,那低眉垂目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极了

 

“oh,不是,妈妈没有在生气,只不过下次不要乱跑了知道吗?一定要等到妈妈来知道吗?”Taylor柔声的弯下腰,亲亲儿子的额头,都怪自己出门没找好点,被karlie有机可乘了

 

Karlie的心感觉都要融化了,多么母慈子孝的场面啊!

 

“你还没吃午餐吧,刚好我们还没吃完,一起吃吧”karlie试探的请求,Taylor刚开始有些犹豫,但是没想到两个孩子也希望她跟karlie一起吃午餐,她也就点点头算是默许

 

Karlie是不折不扣的素食主义者,但是为了迁就小朋友,她还是点了肉类跟沙拉,她很喜欢吃鱼,Taylor是做菜的好手,自然做鱼也不在话下

 

Karlie心里像装着一口烧开的锅,咕噜咕噜的冒个不停----她一辈子都没那么心惊胆战过

 

她紧紧攥着手里的银勺,小心翼翼的往嘴里送着沙拉,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想想她堂堂klossy的大总裁,什么时候这么小媳妇过?

 

她偷偷瞟了Taylor一眼,对方却不像她那么战战兢兢。她优雅的卷起金黄的意大利面,慢慢的送进那粉红的口腔,翘起的小拇指显得娇小可爱,眼光顺着她的手指将手腕折射成一片灿烂,她的头发在眼光下闪闪发亮

 

Karlie紧紧盯着她,Taylor小口小口的喝着白瓷杯的茶,她放下杯子,心满意足的呼了口气,沾了水滴的红唇显得更加娇艳,karlie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Oh god,她也实在太迷人了!

 

嘴唇饱满而富有活力,金色的唇毛伴着呼吸一动一动的,似笑非笑的嘴角更是充满着诱惑力,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美!

 

“阿姨……你也不喜欢吃芹菜吗?”Elizabeth好奇的问,karlie的盘子上方确实堆满了挑出的西芹

“oh,是的,我西芹过敏……”Elizabeth的声音让她稍微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急忙点点头答应,而后又尴尬的低下头,吮吸着杯里的果汁

 

“好巧哦,Lizzy也不喜欢吃芹菜……”菲茨威廉扑闪着眼睛,惊奇的说,奇怪,这个kloss阿姨总是有一股莫名的亲切感,而且连习惯跟他们都出奇的相似,真是奇妙啊!

 

“哼哼……”Taylor干咳两声,想趁早打断这个话题,这样聊下去,迟早要露陷的

 

“你今天怎么突然到这边来了?”Taylor问,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公司才对,开会或者投标,反正怎么样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我是特意过来的”karlie放弃了之前路过的说辞,那样未免显得太没有说服力了

 

“哦?”Taylor并没有很惊讶,她太了解karlie了,知道她迟早会问孩子的事,只不过她没想到她行动这么快

 

“你生气啦?”karlie伏下身子,小声的问,她是不是太鲁莽了,就像人贩子一样去跟踪她孩子,母亲都会警觉的吧

 

“嗯”Taylor淡淡道,她不想否认,她的确很生气,但是一方面她看到两个孩子毫发无损,而且似乎还玩的很开心?

 

“sorry,我不是故意干涉你的隐私的,我只是……”karlie突然手足无措,她只是好奇哪个人可以让她那么牵肠挂肚,甚至为她生下孩子,她嫉妒又恐惧,但是出于对Taylor的执念而想跟双胞胎处好关系而已,她没想到……

 

没想到,那个人就是自己!

 

“妈妈你在生气吗?Sorry妈妈,Elizabeth不是故意不听妈妈的话的”小家伙立马扁起嘴卖起了委屈,两个肉乎乎的小手也拳在一起相互戳着,真是看得karlie心都要化了

 

“no,no,no,Lizzy,妈妈不是在生你的气,妈妈只是……”karlie赶忙将小女儿抱过来,轻声的哄道,动作自然得让Taylor有些吃惊

 

“妈妈只是怪我没有让她带你们先去吃饭啦”karlie转转眼珠,哄着这个闹脾气的小公主

 

“妈妈只是在吃醋”说着,karlie朝她狡黠的眨了一下眼

 

Karlie kloss撩妹的速度比博尔特跑一百米都要快,佩服!

 

“对啦,妈妈只是在吃醋!”菲茨威廉心领神会,也赶忙帮腔,哥哥,你才认识了人家几分钟啊,就这么“胳膊肘往外拐”啦?

 

 

“是真的吗?”小女孩立马抬头,满怀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额,是啦,妈妈只是吃醋而已,因为你们顾着吃好吃的的没有等妈妈”Taylor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得随口应着,心里更加是愤愤不平,混蛋karlie kloss,到底是给孩子下了什么迷药,才这么会儿,两个小孩就帮忙来哄她了!

 

“对吧,karlie阿姨有没有骗你?”karlie满意的摸着小女孩的头发,真是柔软,内心又不得不心疼起Taylor来,照顾这两个孩子,她一定很辛苦吧!

 

Karlie kloss一直是被上帝多加照顾的人

 

比如为了迎合她可怕的控制欲及占有欲,赐给她殷实的背景跟庞大的财团;

迎合她的桀骜不驯,不屈居人下,给了她她出众的头脑跟无人能敌的才华;

为了教导这个被命运宠坏的孩子,上帝创造一个管得住她的女人

 

Taylor swift,在认识的第六年后,karlie kloss也终于臣服于她

 

她对这个女人充满感激跟敬畏,即使她当时有负于她,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带大两个孩子,但是从来没想过要麻烦过自己,怀孕,妊娠,生产,哺乳,甚至赚钱养家,她丝毫没有叨扰到她,即使到最后她纠缠不清,她也从没想过要告诉她这个秘密

 

 

Karlie觉得她很坚强,同时,也觉得她很残忍

 

可是,这种残忍让她想起自己当初的荒唐,就算当时Taylor说了,她也会不屑一顾的吧,毕竟她当时是那样的一个混蛋,搞不好自己会让她去打胎。想起以前的丧心病狂,karlie顿时捏了把冷汗,她不后悔当时不知道,如果知道了,可能会更糟

 

可是,到底是多大的绝望,才会让Taylor至今不愿意跟她提起这件事呢?想着,她的心又剧烈的疼痛起来

 

Karlie kloss不是一个容易改变心意的人,但是现在,她后悔了

 

 

 

下午的亲子活动进行得很顺利,两个孩子玩得很开心,特别是Elizabeth,缠着karlie不肯放手,最后还躺在她的大腿睡着了,karlie还很耐心的给孩子扇着扇子,像个慈爱的父亲

 

一直以来除了Austin舅舅,没有其他人会陪他们两个参加这种活动,第一次有这么可爱的阿姨陪同他们觉得很新鲜

 

主要是那奇妙的血缘关系,冥冥之中拉近了距离

 

 

令Taylor意外的是,karlie全程没有问她关于孩子父亲的事情,甚至意外的安静,karlie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然后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那微笑似乎带着……抱歉?

 

她以为karlie会追问各种缘由的,可是明显她白担心一场了。虽然不用拿各种事先准备好 的说辞搪塞karlie,但是她还是隐隐约约感觉不安,karlie出奇的安静了,这不像她

 

可是,这个安静又温柔的karlie,不知不觉将她最柔软的部分触动了

 

也许自己应该试着原谅她,就算是,就算是为了孩子,

她这么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