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m hill|Powered by LOFTER
kaylor ,霉霉kk,同人,模特,深柜小姬佬,猫奴

因为你,我爱上了整个世界。


karlie沿着花岗岩的小路向家里走着,这是她每天都要经过的小路。早上,swift太太会牵着她去最近的全食超市买最新鲜的蔬菜,还有她喜欢吃的鱼肉,真是奇怪,作为一条成年的金毛犬,她更爱吃鱼。


我也许上辈子是个猫,她经常这样想。


karlie很乖,作为金毛犬她脾气一向很温顺,但是却没有其他的同类好动,比如隔壁kloss太太家的雪纳瑞,小小的,但是疯起来还真是没边,她只喜欢跟着swift太太散步,偶尔在家追着花园的蝴蝶跑,也会滚得一身都是树叶,但是比起浑身泥浆的Joe,karlie觉得自己还是一位淑女。


她的狗绳只是装饰作用,她很听话,swift太太从来不担心她会跟别家的狗打架,或者像那些傻乎乎的哈士奇往人家身上扑,她踏着金色的脚掌,稳健的踩在花岗岩的砖上,从容得像一位老太太。


swift太太住在纳什维尔,一个带花园的房子,门口种了许多银杏跟法国梧桐,karlie夏天喜欢在树荫下玩网球,玩累了去喝水龙头喷出来的水,她是一条憨厚又高大的金毛犬,看起来很有安全感,因此走在路上没少被人摸头。


“真是一个可爱的家伙”


“拿去吧,这种零食很好吃哦”


“good girl!”


她今天还是照常的从那条小路经过,路边篱笆上的蔷薇开了,很香,她抖抖黑色的鼻子,凑近了浅粉的花瓣,甜丝丝的,她情不自禁伸出舌头舔了一舔,粉色的舌头卷进了几片花瓣,心满意足的喝完花瓣上的露水,顾不上嘴角还沾着花,便离开了。


不过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不是说她今天是独自出门的,而是她感觉到了花圃的不寻常,一团白色的,映入眼帘。


karlie低下头,认真嗅嗅,她似乎觉得有点多余,因为躺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白色的猫,对,猫。


她看起来不是流浪猫,因为体型还算正常,毕竟karlie见过的流浪猫要么就脏兮兮的,要么就瘦骨嶙峋,见到她就飞扬跋扈。眼前的这只不仅带着慵懒,而且毛色还很漂亮,是家养宠物。


离家出走了吗?karlie歪着脑袋,看着眼前这只雪白的生物。


Taylor竖起耳朵,睁开眼,就看到眼前这只巨大的金毛犬!糟糕,她最讨厌狗了,不仅是因为她们热情的可怕,还整天追着要跟她玩,亦或是仗着体型欺负她。


Taylor眯起蓝色的眼睛,警觉的盯着眼前这个金色发光的大个子,好的,她看起来不怎么聪明,但是也没有那么多管闲事,至少还没有甩着大舌头给她舔一身口水,BTW,她们犬类的口水线条真的很发达!


Taylor慵懒的直起身,舔舔身上的猫,她饿了。


她不是流浪猫,但是昨晚,她被一对分手的情侣遗弃了。歇斯底里的情侣相互的摔打着屋内的东西,很不幸,没人愿意带着她,她从那个高档的公寓溜了出来,趴在了这个花圃底下。


“hey,你怎么在这呢?”karlie歪着脑袋,看了她很久,才吐出这几个字。她不想承认,她是被这个桀骜不驯的猫迷住了,她跟其他的猫还真不一样,至少不像那些胆小鬼一样,见到她就全身戒备,发出可怖的警告。


而且她的眼睛是蓝色的。这并不少见,她的好朋友,cara,那条永远精力旺盛的哈士奇,眼睛也是蓝色的。


“我叫karlie,住前面的那个房子,就门口种满玫瑰的那家,房顶是红色的那家。”karlie把脸凑近栅栏,犹豫了很久,觉得自己应该做个自我介绍。虽然她知道,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开场白。


她会不会觉得我很傻?


“天呐,她看起来可真呆!果然狗的智商都不高吗?”Taylor停下了自己舔爪子的动作,腹诽道。不过她看起来没什么威胁,毕竟很傻。


“Taylor”她冷冷的吐出一个单词。


“嗯?”karlie明显没反应过来,希望对方不要觉得这样盯着她很不礼貌。


“我的名字”Taylor翻了个白眼,果然啊!蠢死了!


“哦,Taylor,你是怎么到这里来呢?你家在哪?”karlie趴下来,爪子抵着栅栏,继续问道。


“我没有家了。”Taylor不悦。


“哦,poor girl!”karlie还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掌,她刚刚还觉得Taylor跟其他野蛮的猫不一样,这爪子一掌将她拍回现实。


“汪!”她躲避的时候忘记自己的嘴还卡在两条铁丝中间,结果……


nasty scar。karlie疼得一路狂跑,她漂亮的脸,多了一道血痕。


swift太太给她擦了药,贴了一个粉色的创可贴,上面有着hello Kitty的贴纸,本来她想起那只猫是应该生气的,但是想到那句冷漠的对白。


“我没有家了”karlie突然心软了,也许她只是心情不好,谁都不喜欢那种陌生的同情,况且,猫很骄傲。


那个家伙,也一定很骄傲吧!


饿,Taylor脑海只剩这个意识,她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宠物猫,还不适应外面的生活,她不可能因为饥饿去做抓蚱蜢这种事的,当然,扒垃圾桶这种事她更加做不出来。


因为饥饿,她听觉也下降了,连karlie靠近她都不知道。


要不是花丛中那双在夜色发出绿莹莹光的眼睛,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边呆了一个庞然大物。


Taylor露出利爪,发出防备的声音,她定睛一看,是那只蠢狗,所以,是趁她饥肠辘辘来报复吗?


“你下午打得我很疼”karlie放下嘴里叼着的袋子,开口道。


果不其然,是来寻仇的!Taylor心里冷哼一声!


“但是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karlie将那包鼓鼓的袋子推向她。


“我想你需要这个。”Taylor借着月光,看到了包装袋上印着的猫头头像,那是宠物猫吃的猫粮。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Taylor嘴硬得很,虽然她已经饿得头脑发昏了。


“不客气”karlie自动过滤她的话,兀自说着。


“我住前面的红房子,有梧桐树的那家,你有事可以去那里找我,或者,你想打架也可以找我”karlie回过头,说完便跑开了,她得快点跑开了,她不想听到Taylor拒绝她。


那包零食还是她拜托Joe去偷的,也不知道Joe那个家伙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被Meredith姐妹揍成了猪头,poor Joe!


Taylor撕开袋子,不管怎么样,她饿了,先活命要紧。


不过,她突然觉得那条狗没那么讨厌了,虽然还是很蠢!


那只骄傲的猫还是不愿意到她家去找她,每天晚上她都会趴在台阶上等,很久,等到月亮升起,再慢慢的降落,Taylor还是没有来。


不过Taylor对她没有那么冷淡了,愿意跟她多说话了。karlie去菜市场的时候会故意摇着尾巴,问那些喜欢她的摊主多要一点肉或者鱼,满满当当挂在她的脖子上,果然大家都喜欢她闭眼笑的样子啊!


她也不跟cara追着黄色的网球跑了,也不去找Meredith吵架了,甚至跟她一样不聪明的Olivia,也很少找人家一起晒太阳了。


她没事就出门,趴在Taylor旁边,陪她一起睡觉,或者闭眼憩息,什么话都不说。


karlie晚上不能呆在外面,她告诉Taylor,如果在外面害怕,可以来找她。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Taylor那样呢!Meredith你真的很野蛮!”挨了嘴巴子的karlie对着灰白猫大叫抗议!


“Taylor?哪个小婊砸!”Meredith突然不高兴的问道,怪不得最近老是不见狗影,原来有新欢了啊!


“Taylor是你的新男朋友吗?”Olivia慢吞吞的问,她一直以为cara是karlie的恋狗呢!原来不是吗?


“人家是女生啦!她的蓝眼睛很好看!”karlie跺脚喊道!


“哦,那是女朋友吗?”Olivia总是慢半拍,她一向对Olivia的智商是放弃的,不过她这次倒是没说错。


“笨蛋,这个蠢狗怎么会有什么女朋友!”Meredith抬手就是一推,为什么她的妹妹不能聪明一点。


“哎!你什么意思!”本来karlie因为今天Taylor跟她说话少了就有点郁闷,现在算是一把火点燃了!


“笨蛋,沙文猪!”

“蠢狗蠢狗蠢狗,你跟cara一样蠢!!!”


“汪!”

“喵!”


糟糕了,下雨了,Taylor看了灰蒙蒙的天,白天的时候就热得不正常,天上的云层也很厚,本来说熬过今晚,白天找个屋檐躲雨的,可是现在,出去的话可能会被雨点砸晕在半路,她不安的往草丛躲了躲,雨越下越大,开始往下渗水,她身上布满了水珠,她没去过karlie的家,不一定认得路,现在去找她,可能还没熬到门口,就被雨水淋感冒了。


完了!


“雨这么啊!”karlie趴在台阶上团团转,Taylor还没有来找她,可是这么晚了,这么大的雨,万一她被淋到了怎么办呢?


不等了,我去找她!


karlie以她最快的速度,跑完了人生最艰难的一英里,外面正在打雷,雨也越来越大,像是布满水珠的天空被撕开口子,哗啦哗啦往下倾泻。


她甩着舌头,跑着,雨点砸的她看不清路,她只有一个信念,找到Taylor!


“你应该来找我的!”Taylor蜷缩着,瑟瑟发抖,抬起头,看到了喘着粗气 的karlie,她全身也湿透了。


她想说什么,karlie没有给她机会,把她叼起来甩在背上,厚实的金毛就像床单,软软的,垫着很舒服。


“抓紧了,我们要起飞了!”karlie迈开步子,脚掌重重的踏在水面上,雨水将她的毛发压得踏踏实实,虽然很潮,但是Taylor依旧可以隔着毛发感受到那颗躁动的心,她真暖和啊!


“啊嚏!”karlie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swift太太拿着吹风机给Taylor吹干身上的水珠,可怜的两个家伙,都湿透了啊!


Andrea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湿透的金毛犬,背上还驮着一只白猫,抬起头的蓝眼睛就让她的心都化了。顾不上惊讶,赶紧拿了毛巾把两个小家伙擦干。


“这雨真大啊!希望不要感冒才好啊!”Andrea忙得不可开交,可惜她只有两只手,帮得了这只,就帮不了体型巨大的karlie,poor的金毛犬对着暖风机不停的打喷嚏,Andrea一边理着Taylor的毛发,一边抚摸着karlie的脑袋,老妇人的心简直要碎了。


“你出去就是为了救她吗?”Andrea亲吻着karlie的头,虽然是问句,但是她的语气却是无比肯定,怎么说呢,这只白猫却是很招人喜欢。


“我会留下她的,如果她愿意的话。”Andrea不停摸着喘粗气的karlie。


“你感冒了?”Taylor靠紧了她,她真的好暖和,但是不停的擤鼻子也是让人很担心,她可背不动这么大的家伙!


“也许吧,你洗完澡闻起来好多了!”karlie凑近,蹭了蹭她的背部。


“你是在说我平时都是脏兮兮的吗?你怎么敢……”Taylor回过头,瞪了她一眼。


“快睡觉,好困。”karlie抬起她的前爪,点点她的额头,Taylor鼓着嘴,靠着她结实的腹部休息了,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她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一个想写很久的脑洞,谢谢支持!!!!